被骗222万元的富婆真相信“乾隆”长生不老吗?

5月22日,一名冒充“乾隆皇帝”在深圳行骗的男子刘乾珍在深圳中院出庭受审。2012年左右,被害人郑某想开办村镇银行,经人介绍认识了刘乾珍。刘谎称自己是乾隆皇帝,吃了长生不老药,活了300多岁,掌握着清皇家的大量资产。后来,郑某被刘乾珍以运作皇家资金以及购买玉白菜为由骗取222万元。

又是乾隆皇帝,又是皇家资产,又是翡翠白菜,简直就是一部清宫剧。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就是这样一个道具粗糙、演技拙劣的骗局,居然还真的钓到了“大鱼”。这一事件被媒体报道以后,不少人调侃富婆的“脑贫”,认为其被骗“超出了正常智商人群的想象”。一个破绽百出、极其拙劣的闹剧,竟然真的找到了“接盘侠”,还顺走了200多万元。此前,另一个自称金融大鳄索罗斯弟子的骗子也骗走受害者4000万元。

然而,骗局没那么简单,更不能归结于被害者的智商。其一,当事人并非没有怀疑过“活了300多岁”的假“乾隆”;其二,无论是假“乾隆”,抑或是另案处理的另一个骗子万某,相关方共同指向的目标是“大清皇家的大量资产”。

假“乾隆”自称“掌握”这些资产,万某则称“只有通过他才能将皇家的钱解冻出来”,而富婆郑某则被选中投入“启动资金”,以解锁这笔庞大资金。这其实是一个连环套,每一个人都在局中,有着相应的利益诉求。“乾隆皇帝”是真是假,已经不重要了,或者,至少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

你可以说这是一种贪欲,也可以说是一种认知谬误,但在强烈的“代入感”驱使下,郑某已经深陷其中,很难抽身了。同样的认知,也出现在传销中。很多时候,深陷传销的人并非不了解危险,但因为巨大的逐利冲动以及“击鼓传花”式的诈骗模式,很多人往往会产生“自己例外”的幻觉,相信自己可以脱身,进而全身心投入。

可见,假“乾隆”之所以能够成真,关键仍在于抓住了某些人的特定心理。你盯住了“皇家资产”,而我在意的只是你的“启动资金”。某种程度上,这已经成了一种“共谋”机制。

当然,在这一过程中,也不可避免地暴露出个体的某种“认知失调”。换言之,一件事情扯出的矛盾与冲突越是突出,则越是会使人更加坚定地“信其有”。这也是谎言与骗术每每扫荡人心、掳掠财物的心理根源。尽管社会上不乏种种破解骗术的宝典,而骗子仍可以大行其道,也与此有关。

说到底,当一个社会总残留着侥幸的土壤、作伪的空气,或者侥幸者每每多有斩获,就不可能彻底荡涤行骗行为。理性不会从污泥浊水中自动生长出来,诚实也不会从诸多无底线、少廉耻、乏努力的恶行中绽放出璀璨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