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地人眼中的潮汕黑暗料理,也就潮汕人敢吃!

潮汕美食,或许没有川湘之味的香辣浓烈,没有江南细点的精致婉约,也没有西北饮食的豪放精犷,但却在百花齐放的中华美食中大放异彩,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一席之地。

有一句话来形容潮汕美食特别贴切:

“我去了潮汕旅游,一天吃了15顿。”

但我们今天要讲到的潮汕美食,都是潮汕美食届中的奇葩。苦、酸、辛、咸五味,各种意想不到的味觉搭配,

在在从小接触的潮汕人眼中,或许认为理所当然,但在外地人看来,恐怕就是匪夷所思了…… 水果酱油——大部分是谣言好吧

之前网络上有两句非常流行的话:

只要潮汕人喜欢,什么水果都可以蘸酱油!

地球人已经无法阻止潮汕人吃水果蘸酱油了……

甚至还有好事者拼出这样子的图片,直指潮汕。

谣言!谣言!谣言!

小肥妹在潮汕地区生活了十几年,从没有见过吃各种水果都蘸酱油的。

事实上,在潮州饶平等少部分地区有杨梅蘸酱油的习惯。据说是因为杨梅蘸酱油后,酱油味能中和杨梅部分的酸涩味,吃起来口感会更甜;另一方面,这样吃还会减少上火。

制作过程非常简单,只需要剥壳或者直接洗净,蘸上酱油就可以吃了。

而据传闻,荔枝蘸酱油的吃法在福建地区比较流行。酸甜咸的口感很开胃,蘸酱油可以中和酸涩味,还可以起到消食、去热的功效,一定程度上能缓解 “荔枝病”,蘸了酱油荔枝是可以吃,但是不能多吃。 鼠壳粿——没有老鼠好吧

小肥妹有一外地朋友,本来就对潮汕美食很忌惮,第一次听到小肥妹带来鼠壳粿,吓到跳起来。

“这...这是用老鼠壳去做的吗?会不会有毒啊?!”

哈!事实上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你会不会有点毛骨悚然?

放心,其实鼠壳粿是一种植物来的。这种植物叫鼠壳草,用它做成的粿品就叫鼠壳粿了。

饥荒年代人们采摘鼠曲草充饥,后来有人将鼠曲草作为原料,采取传统做壳桃粿的方法做出了鼠壳粿,味道鲜美且具有消积健脾开胃之功效,是潮汕地区春节期间家中必备的传统小食。

在潮汕地区,过年过节祭祖时,很多家庭自己动手做鼠壳粿,都会用鼠壳粿当贡品。

老鼠尼——还是跟老鼠没有关系

“老鼠尼”这道菜,光听名字就能把人吓到腿软。

多少人因为它的名字望而却步,

然而小肥妹告诉你真行

胆大敢吃的

最终都会变成它的死忠粉!

这么猎奇的名字但是材料却是相当普通,是米制品之一。它是由木薯粉、地瓜粉、糯米粉等手工制作的半透明粉,爽滑中略带嚼劲,吃法跟粿条一样可煮可炒。

老鼠粉名字的由来是粉两头尖,中间粗,很像老鼠的尾巴,其实和老鼠没有半毛钱关系。

潮汕血蚶——越恐怖越诱惑的吸血鬼美食

生腌,是潮汕人对海鲜任性而智慧的做法。

食材新鲜自不必说,腌制时间控制在20小时以内,腌料掩盖浓腥,足够杀菌,又不至于太过深入,保留最鲜美的滋味。

其中的登峰造极的代表就是血蚶。

生腌血蚶是一道潮汕人的年菜。别小瞧血蚶,作为一登上年夜饭大圆桌的生腌菜,血蚶凭借曾经被当作货币使用的辉煌历史,得到了讲意头、重口彩的潮汕人的青睐。一粒嗑完,一掰二翻,“蚶壳钱”堆满桌!

做生腌,要用个小一些的血蚶。70度热水烫一下捞起,酱油、蒜头、花椒、辣椒、芫荽、料酒,生猛地将血蚶全面覆盖,4个小时后即可食用。

鱼露加胡椒粉——魔性的酱料搭配

小肥妹带北方的朋友来潮汕吃猪肚汤。汤上了之后,小肥妹熟练地准备酱料,到了满满一碟鱼露。

“啊?”朋友诧异地问道,“为什么不是辣椒酱,这东西太咸了...”然后小肥妹又往碟子里撒入胡椒粉。这一举动把朋友吓倒了。

“这..这...这合适吗?又咸又辣的?还能吃吗?”……

潮汕一带吃东西很讲究味碟,往往每家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胡椒粉于味觉中归辛部,鱼露当属咸部,这两者搭配都有刺激味蕾,帮助人体会中国味之独特的只可意会难以名状的“鲜”。

腐乳饼——美食届的马太效应

腐乳饼是一种具有魔力的潮汕小吃,因具有一股腐乳香味而得名的一种饼。喜欢的人特别喜欢它,嫌弃的人就越发厌恶它。

喜欢它的人认为,腐乳饼用料奇特多样。它以精面粉制成饼皮,尝起来柔润清香,馅里面甜里带着特殊的香味。

嫌弃它的人则认为,腐乳饼咬起来是硬的,尝起来是咸的。外皮是素的,里面却是荤的。馅里还含有让人难以接受的白肉。

我们在品味美食的同时

也品味到潮汕人民的辛劳与智慧

这是属于潮汕的小生活

属于潮汕的特殊情怀

朋友们,千万别吓到

潮汕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