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视剧东坡家事分集剧情介绍(1-30全集)大结局

  2015年tvb电视剧东坡家事分集剧情介绍(1-30全集大结局),香港古装喜剧电视剧东坡家事剧情介绍:该剧以苏东坡的家庭故事为轴心,讲述了他的亲情、爱情故事。该剧由欧阳震华、万绮雯、王浩信、陈炜主演,已于2015年10月26日播出。

东坡家事海报

  东坡家事演员表

  角色演员备注

  苏东坡欧阳震华苏大人

  王润之万绮雯廿八娘,京官夫人

  秦少游王浩信苏小妹之夫,徐淑眉之前夫

  柳月娥陈炜河东狮,陈季常之妻,郡马之表妹

  苏大妹杨诗敏一扇轩东主,又名适柳

  徐淑眉李璧琦秦少游前妻

  苏小妹黄心颖苏家三小姐,又名适桃

  陈季常泰臣柳月娥之夫

  苏辙欧瑞伟苏东坡之弟

  琴操马赛宋代钱塘歌妓,辽国间谍

  韩元陈山聪

  江湖老千,韩太君之子

  王安石单立文丞相,王雱、王旁之父

  宋神宗张颖康宋神宗,皇帝,高太后之子

  赵昭玲李亚男寿安公主,高太后之女

  王雱李霖恩王安石之长子

  高太后韩马利赵顼、寿安公主之母

  岳妈妈吴香伦----

  田三川陈荣峻----

  洪四李家声秦少游之好友

  程子才罗浩楷----

  宋慧娇王绮琴苏迈之奶娘

  春风罗欣羚----

  春雪王舒锐----

  高贵张彦博----

  高兴何伟业----

  春月朱斐斐----

  吴氏区霭玲----

  吉祥丘梓谦----

  如意利颖怡----

  青松林健生----

  韩太君李丽丽----

  元吉容天佑----

  江万里杨瑞麟----

  春花黄匡翘----

  红梅谢文欣----

  小巧孙慧雪----

  韩素素吴沚默----

  东坡家事第1集剧情介绍

  闰之东坡互有好感

  宋朝才子苏东坡,带堂姨仔兼苏府厨娘王闰之到润州,找有名的酒楼试食,认识才子韩元等人共饮。闰之与东坡各自到白龙泉浸温泉,他们忽闻隆隆声响,吓得大叫,二人肉帛相见。离开白龙泉,闰之向东坡暗示要嫁他为妻,东坡仍思念亡妻,对其他女子不敢有非份之想。韩元又带东坡吃炒蟹,忽闻远处轰然巨响,众人以为是妖魔鬼怪将鱼虾蟹杀掉,只有东坡心中有数。东坡请皇上品嚐闰之在润州学做的一道新菜式“七国咁嫩”,皇上亲姊寿安郡主带同柳月娥及夫婿陈季常来试食,皇上试后大赞,赏赐东坡和闰之一对龙凤爆竹。寿安同样要求爆竹赏赐,皇上做好做歹叫东坡送一支予郡主,东坡不肯,认为郡主要了一支如同拆散鸳鸯,如鳏夫寡妇一样,令身为寡妇的寿安语塞。宴后,郡主召见东坡要取其爆竹,闰之为息事宁人,主动送给郡主,但意外将爆竹跌入火炉引致爆炸,郡主顿变成“黑炭头”。郡主要皇上惩罚他们,皇上知其姊刁蛮,借与大臣商议国事离开,郡主无法惩治东坡而激气。东坡幼妹苏小妹与婢女春花在大街上游逛,看到擂台上有男女对打,小妹不问情由上台打那男子,男子见小妹貌美如花便让她打赢,男子兄长即予小妹婚书,小妹才知一场误会,坚拒不嫁。一干人回到家,东坡儿子苏迈与皇上御赐乳娘娇姐在园中玩耍。东坡丧妻时,儿子苏迈年纪尚幼,所以对他份外痛锡,小妹更指东坡他日再娶,要得苏迈应允,娇姐和闰之听在耳内。韩元到京城向东坡提亲迎娶闰之,东坡视闰之如亲妹,他找闰之提及韩元到府向他提亲,时一阵风吹,东坡有沙入眼,闰之帮忙吹走沙粒,东坡慢慢张开眼,与闰之十分靠近,二人尴尬,东坡借故要帮闰之夹八字,速速离开。月娥向闰之道明,郡主知道韩元向闰之提亲,因曾被东坡欺负,决意要闰之嫁韩元,否则东坡乌纱难保。闰之为保东坡,答允嫁韩元;东坡知悉闰之愿意嫁韩元后,内心挣扎。闰之出嫁当日,东坡、小妹、月娥及季常陪她出门,一行人来到鼓庄,韩元已在恭候。众人吃过晚饭后,东坡看见韩元与闰之在后院约会,内心不禁酸溜溜。东坡忽然看见太君近身工人岳妈妈,扛著两个大木桶,好奇心驱使,暗随她来到后山一座独立房舍,东坡也跟踪入内。屋内阴森,忽然有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子从旁扑向东坡。

东坡家事海报

  东坡家事第2集剧情介绍

  发现真相东坡被囚

  为免众人疑虑,韩太君带大家来到后山房舍见“女鬼”素素。市集热闹,两个年轻人秦少游和洪四打角觝,赚取少量赏钱吃饭。后来听到车夫提及东坡会去末法寺参拜,少游在末法寺到处张贴诗句,盼东坡能看到,可惜他始终没来,只得小妹到此参神。少游得知小妹是东坡嫡妹,邀她对句,小妹未能接下去,少游要小妹带回去给东坡对下去,即与洪四火速离开。东坡仍苦思岳妈妈扛木桶到房舍的事,当小妹向他提及少游的恶行,东坡即想出破解谜底办法。小妹到市集找少游见东坡;小妹等人离开房舍时,东坡入屋调查,他爬上二楼推门进入房间,发现印制交子的工具,原来面前竟是个制假交子的工场,东坡正当难以置信之际,已被人用利刀架颈。在昏暗的监房,太君知道已被东坡识穿韩家印假交子之事,怕他涉露秘密,要东坡跟他们同流合污,不过要待韩元和闰之成亲后才放他离开。闰之整日不见东坡而心不在焉,月娥为她上头,季常提起闰之要记得送簪花给新郎,闰之谓忘记带。其实闰之有带簪花来,只是不想交给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而已。翌日,闰之还未见东坡出现,拒戴凤冠,太君使人强逼闰之戴上,然后押到大厅。大厅已挂喜帐红灯笼,周围布满家丁,气氛严肃,月娥看见闰之被押至大厅,已觉不妥,闰之表明没有东坡证婚,她决不拜堂。时东坡和小妹亦被人押到大厅,东坡向闰之打眼色,闰之会意,以发簪胁持韩元。太君怕她们误伤儿子,迫于答应放走所有人,东坡除了要太君备马车,还要押韩元做人质。来到分岔口,太君召唤的救兵已到,少游胁持韩元引开追兵,让东坡等人抄小路逃走。回到京城,东坡向皇上交代假交子事件,可惜捉不到太君,只找到马车残骸,并相信少游凶多吉少。皇上本打算用凸透镜引发天火,天色阴晴不定,引不到天火,皇上遂将凸透镜转送东坡。闰之不在苏家几天,娇姐已将厨房用品调得乱七八糟,故意令闰之煮食时不能称心满意。时娇姐已煮好一碗羊肉面送给东坡品嚐,东坡知道是娇姐杰作,有意让她坐镇厨房。厨房给娇姐抢去,闰之誓言要抢回来,重振主厨地位。

东坡家事海报

  东坡家事第3集剧情介绍

  东坡如愿迎娶闰之

  月娥向闰之献计,煮东坡喜欢的美食,便可重掌「煮」权。闰之明知羊肉价格上涨两倍,也要买东坡爱吃的羊肉,谁知娇姐亦同时端出另一款羊腩煲。大家对娇姐的羊腩煲赞不绝口,闰之的羊腩煲乏人问津。北宋时期,羊肉主要靠辽国供应,辽国减少运送,羊肉价格因而飞涨,皇上和王安石(单立文饰)、东坡,以及诸位大臣商讨。皇上向东坡诉苦,御厨厨艺不及他家的厨娘,要他送一名厨娘入宫教授御厨烹调菜式。东坡找来厨艺了得的闰之和娇姐作比试,说明输的一位须入宫当厨娘一个月。为了出奇制胜,闰之走入东坡书房,欲找他的饮食札记。闰之发现东坡最怀念儿时娘亲煮的红烧猪肉,却没有记载材料和煮法。月娥认为猪肉是下贱食物,劝闰之不要烹调。闰之认为东坡母子情深,他再吃到红烧猪肉,肯定会开心。闰之向苏大妹(杨诗敏饰)与小妹埋手,惟她们年纪小,对红烧猪肉的味道印象模糊,只记得咸中带甜,以及有姜、葱作配料。闰之专诚到月娥家试煮,竟把月娥家的猪肉煮清光,闰之再到市集买猪肉,却被周围的坊众无故指骂,又向她掟菜头和垃圾,令闰之狼狈,东坡突然出现,拖闰之逃离市集,闰之既惊慌又感动。比赛当天,娇姐和闰之在厨房使出浑身解数烹调。当闰之试味时,觉得猪肉味道偏甜,知道盐罂的盐被人换成了糖,她气极了。在大厅中,娇姐已送上她炮制的佳肴,东坡和两个妹妹大赞不已,娇姐胜券在握。轮到闰之,她的红烧猪肉递到东坡面前,东坡三兄妹不只赞好吃,还有似曾相识的感觉,东坡更觉得吃到娘亲煮的味道。东坡进厨房了解,发现娇姐载厨馀的木桶全部都是鱼虾蟹壳,超出成本预算。东坡判娇姐输,娇姐不忿入宫,故意将手往灶头烧伤。东坡邀皇上和安石到一间平民酒楼试新菜,百姓闻风而至一睹龙颜。闰之端出一碟红烧猪肉,皇帝一试赞不绝口,百姓听闻皇上对红烧猪肉赞赏,大家开始转食猪肉,羊肉价格因而回落。闰之对入宫做厨娘,仍是耿耿于怀,她欲送东坡簪花,未料他看到簪花,即借故回书房工作。闰之气极,将簪花抛至远处,却无意中掉在东坡跟前,他无奈拾起,向闰之表明他拒绝原因。早上天色明媚,闰之终坐上花轿,如愿以偿出嫁,由大相国寺方丈主持婚礼。在众亲友见证下,东坡和闰之交拜成为夫妻。闰之在新房等了良久,东坡带醉回到房间,为闰之揭开红头巾,谁知东坡瞬间倒床熟睡。苏迈在后院玩投壶,时东坡与闰之来到,苏迈称闰之为细姨,重申他心中只有一个娘亲。闰之终如愿以偿出嫁,在众亲友见证下东坡和闰之交拜成为夫妻。

  东坡家事第4集剧情介绍

  少游打角觝享誉京城

  为离间苏迈和闰之关系,娇姐有意无意提及后娘不会善待非亲生儿,令苏迈对闰之留下坏印象。东坡带闰之游览百花园,却遇上安石、叁川和万里叁位大人携同夫人一起游园,安石邀东坡加入一同游玩。众人来到亭园,见有两句题诗,两句的第叁个字皆从缺,他们邀请叁位夫人玩填字游戏。大家推举闰之首先作答,虽有东坡提点,但她只能勉强应付,东坡决意教闰之学习对句。闰之出身卑微,根本没有读书机会,她与月娥还经常受主人虐待,幸得郡主为她俩赎身,她才可以投靠堂姊和苏家,东坡决定将教闰之对句责任交予儿子。闰之不懂对句,苏迈要惩罚她,娇姐教闰之带苏迈去市集玩避过惩罚。娇姐却告诉苏迈,后娘起初会讨好他,提示他不要上当,苏迈点头明白。到市集,有辽人贩卖奴隶,其中有奴隶「大只奴」困在木笼内,苏迈用钱买石头掟他,闰之不忍,给主人银両,让人别向大只奴掷石头,还买了馒头给他吃,大只奴感激。东坡向皇上汇报,盼终止买卖奴隶,但安石反对,认为是辽国事不宜插手,皇上将此事搁置。少游和洪四到大相国寺门挂单借宿,洪四发现少游的神主牌,知道是东坡设立的,少游估计东坡误以为他死了。少游在酒楼听到说书人正在讲东坡和韩太君的事,并夸大东坡救人事件,对少游只字不提,洪四看不过,跟说书人理论。小妹听到,以为少游吹捧自己,目的想借东坡扬名。少游不甘被小妹屈辱,誓言会靠自己发奋。少游和洪四来到表演杂技场所的瓦子楼,懂得打角觝的少游,使出浑身解数,不消数回合打赢了比赛。他的俊脸吸引不少女观众,还为他改名玉面郎君。小妹不信少游厉害,将「拉筋软骨散」药包倒入茶壶内。少游喝过茶后出场,果然上场不久,全身乏力输了角觝。东坡将玉面郎君打角觝一事说得口沫横飞,皇上听得心痒痒要看比赛。来观看玉面郎君不只有微服打扮的皇上和东坡,还有闰之、月娥及乔装而来的小妹。这次角觝,除了少游和黑面神比赛外,还同场加演辽国奴隶大混战。东坡看到少游,方知他未死;在同一时间,大只奴和两个奴隶走到台前见人就打,东坡发觉不妙,命太监保护皇上。东坡发现小妹在场,又听到闰之叫声,命少游带小妹离开,并往保护闰之。谁知大只奴已站在他面前,闰之劝大只奴不要伤害无辜百姓,突见横梁快要下坠。小妹被少游撞至一拐一拐走路,又在医馆门前碰到他,少游告知东坡在瓦子楼见到他,更要到府相聚,少游即时除鞋,逼小妹守信舔鞋底。

东坡家事海报

  东坡家事第5集剧情介绍

  季常义助大妹解困

  少游和洪四拜会东坡,他才知道少游到京城考科举,盘川用尽才打角觝赚钱,赠他银両和米饭,全遭少游拒绝。少游离开苏家,忽见婢女春雪追出,送少游一盅红烧猪肉。躲在一旁的小妹,拿起丫叉报复,反被少游戏弄,十分狼狈。自嫁了东坡后,闰之要管理苏家日常开支,她想交回给大妹管数,月娥赞成。扇子店老板向大妹透露,他要回乡有意出让扇子店。大妹对店铺有兴趣却无资金,打算向东坡借。在回家途中遇见猪肉荣还钱,大妹一看刚好是扇子店的顶让费。闰之跟苏迈读书已有一段时间,东坡要来考她和儿子,他先要闰之背诗经,却要东坡和苏迈提点,才勉强过关。至于苏迈,东坡考他较深的金刚经,苏迈认为父亲偏心,娇姐煽风点火,中伤闰之,又提议戏弄她,苏迈赞成。闰之找小妹追问她订猪脚的事,小妹承认,但认为月娥多管闲事;月娥向猪肉荣追收欠款,猪肉荣表示已将欠款给了大妹。东坡、闰之和月娥等人到大妹的店铺查究,大妹承认私下取了猪肉荣的钱顶让店铺,东坡责大妹不问自取是为偷,大妹扬言叁日内交还。小妹为大妹向东坡求情,但见东坡向皇上呈递的公文指市易务借贷缓慢,明白兄长借大妹的事借题发挥,以质疑新政,小妹知道东坡的苦心,愿意帮忙隐瞒。大妹为借钱烦恼,遇见旧情人季常,他愿意以入股形式注资扇子店,待她手头松动,还钱时便当作退股。大妹拿钱还给闰之,适逢月娥也在场,大妹透露是朋友入股店铺,月娥怀疑是季常出手帮忙。月娥向丈夫大兴问罪,季常死口不认。闰之不慎踏到地上一滩油渍跣倒,东坡见苏迈在附近偷笑,觉得是儿子所为,表示要他打手板。苏迈指自己刚吃完油条,说父亲冤枉他,边哭边走。大妹向东坡赔罪,指地上油渍是她倒泻鸡汤所致,她还未来得及清洁,闰之已跌倒,她愿意接受惩罚。此时娇姐入来指苏迈不见了,东坡始知怪错儿子,立即派人到处找。苏迈在大街被街童踢蹴踘踢倒,更被街童围攻要抢他的百宝箱,幸少游及时出现制止,他奇怪苏迈在街上流荡。苏迈指自己离家出走,少游使计劝苏迈回家。东坡自知不对,向儿子赔罪。闰之要为苏迈抹面上污迹,苏迈初时不肯,经少游劝戒才让闰之抹脸,众人意外。东坡见苏迈对少游言听计从,决定请他为闰之和苏迈的老师。

  东坡家事第6集剧情介绍

  爱上闰之少游送花

  播出日期:2015。11。02(一)

  少游教闰之和苏迈读书时,借意送花给闰之,娇姐看在眼内。这天少游带闰之和苏迈到湖边钓鱼,乘机讲卧冰求鲤故事,指主角王祥为后娘求鲤鱼,暗示非所有后娘都会刻薄非亲生儿,闰之感激。东坡与高贵到大妹扇子店对面水果档买水果,故意让她听到应替扇舖取名「一扇轩」,传达千里姻缘一线牵之意,大妹决定按东坡意思换店名。

  东坡闰之发生争拗

  大妹到寺院求神,除求保右生意兴隆外,还求自身和姻缘签。季常到店舖探望大妹时看中一扇,大妹赠该扇作为感谢他入股店舖的利息,月娥看见季常手上扇上所题的情诗,追问来源,月娥闻言醋意大发。季常到苏家还扇,东坡见到扇上的诗非大妹写的,认为月娥无理取闹,月娥横蛮指大妹对季常仍有意。东坡与闰之到房中本想安慰大妹,却见到她手中的签文,也认为大妹想嫁季常作妾侍。大妹道出店舖的钱是季常借给她,送扇只作还利息,对季常只作朋友看待。东坡不准大妹再见季常,闰之不值东坡所为,二人发生争执,娇姐看到暗自欢喜,她向闰之表示同情,认为东坡应体谅她,闰之觉得有理,决不向东坡低声认错。

  少游闰之互相倾慕

  娇姐送衣物被铺到书房,东坡大叹闰之以前很听话,言听计从,娇姐乘机说闰之与少游眉来眼去,似有异心。东坡生气,要娇姐代为留意,一旦发现他们有异样即向他汇报。娇姐鼓励少游追求闰之,因她喜欢了东坡,若果少游与闰之成为一对,她便可重夺东坡。少游找娇姐协助,娇姐觉得计划可行,因而堕进东坡设的圈套……

  娇姐心虚漏夜逃亡

  小妹突然到西厢找闰之,她入房后见到少游与娇姐坐在床上,用被盖住身体,以为他们发生暧昧行为,气极之际,发现闰之的鞋放在床前,认为少游曾对闰之有不轨企图,少游人急智生,打晕小妹。娇姐害怕起来,决定与少游离开苏家,留书弟弟。二人来到渡头,少游不小心跌倒,娇姐竟不管他死活,独自上船逃亡……没有娇姐照顾,苏迈顿感失落,闰之用心照顾,苏迈仍认为她是虚情假意。东坡听到决意开导儿子,他向苏迈承诺会全心全意保护他,不容许有人刻薄儿子;苏迈坦言只会拖东坡的手,不会拖其他人的手,闰之闻言感到失落……

东坡家事海报

  东坡家事第7集剧情介绍

  苏迈闯祸闰之相救

  播出日期:2015。11。03(二)

  为免闰之对苏迈的说话耿耿于怀,东坡要闰之做个开开心心的苏夫人。少游教苏迈学习,小妹躲在旁边偷看。少游见苏迈体弱,教他打角觝强身健体。经过一段时间训练,苏迈体质明显改善,小妹带水果慰劳,少游不敢领情。少游脱去外衣,耍了几下拳法,吸引多位少妇要聘少游为角觝老师,小妹看见她们对少游热情,赶她们离开。安石的二公子王旁经过,看见苏迈跟少游打角觝,好奇驻足观看,少游邀他一起学习。王旁迟了归家,为免遭父亲责骂,称与书友争拗父亲的科举改革新政,王旁讲得头头是道,安石安慰。

  闰之代苏迈饮符水

  王旁和苏迈在练习角觝后,互相吹嘘皇上御赐父亲礼物,苏迈不甘示弱说皇上御赐巨大毛笔,王旁要看过才相信。苏迈翻箱倒柜仍找不到皇上御赐毛笔,决定改装龙凤爆竹鱼目混珠。苏迈向王旁递上他改造的巨笔,王旁不信,从苏迈怀中取出凸透镜仔细检查,引致爆竹爆炸,王旁脸和手被炸得熏黑。东坡带妻儿负荆请罪,安石夫妇正考虑处置苏迈,忽见王旁惊慌走出大厅,躲在枱底,大夫指王旁患失心疯,道士认为只要苏迈饮了符水,王旁便有救。王夫人带道士来到苏家,逼苏迈饮符水,闰之扑前救苏迈,饮下符水即呕吐大作。王夫人怕搞出人命,立即离开。

  东坡设局找寻真相

  这日东坡又与妻儿来见安石,还带备一支巨型爆竹,准备在安石面前炸苏迈,王夫人不相信东坡会炸亲儿,就给他点火。闰之抢去爆竹,宁愿自己被炸,苏迈见情况危急,衝向紧抱闰之指愿与后娘同死,闰之听闻苏迈叫她后娘,已感动得忘记手上的爆竹,王旁突然出现……皇上与安石和各大臣商议政事,安石提倡统一养蚕业,东坡认为应先了解农民的反应,皇上决定由东坡负责调查。东坡派少游回他家乡视察养蚕业,小妹以监察为名,跟少游同去养蚕村。他们来到养蚕工场,即发现蚕宝宝离奇死亡。

  少游小妹误入古墓

  少游与小妹到后山草丛调查,却误入古墓,并遇上其中一位蚕娘莫鑫,原来她是一名盗墓者。她花了数月时间,最近才打开墓门,并透露中了机关,双脚受伤走不动。少游愿意扶助,几经辛苦,三人终于找到出口。离开古墓,莫鑫取出从古墓盗来的血玉,小妹要告发莫鑫盗宝物,莫鑫先发制人,用银针刺晕少游和小妹,然后逃之夭夭。少游向村长和盘托出古墓的事,指莫鑫沾了古墓的秽气感染蚕宝宝才发病死亡,建议封闭古墓。晚上,村内举行祝祷会时,小妹芳心已倾向少游……

  东坡家事第8集剧情介绍

  月娥表示要入股一扇轩,终逼大妹和她签约。东坡满意少游的养蚕调查报告,决定将各州的养蚕调查一并交由少游处理。

  月娥带风水师到一扇轩看风水,以催财为名挂上一把巨型扇。季常悄悄告诉伙计元吉指巨扇是催病阵。

  王雱到访一扇轩,后大妹应约到丞相府欣赏扇子;月娥得知王雱身分后妒忌大妹结识有权有势的朋友。大妹约王雱与东坡相见,王雱向东坡表示他凭本领应考科举,东坡欣赏答应二人婚事。

  王苏两家会晤,王夫人要求东坡五千贯嫁妆,东坡赞成,但他要王雱高中后才成亲,到时双喜临门。安石也赞同,王夫人即为大妹插钗作实。

  东坡减少应酬,欲变卖古玩筹措嫁妆费,却碰到战友万里在鹿鸣苑设宴炫耀……

东坡家事海报

  东坡家事第9集剧情介绍

  月娥不值东坡经常出外留宿,要为闰之发声;月娥与季常来到苏家吃河豚,但东坡被万里和三川捉去替石太医饯别,闰之感失望。

  皇上与安石、东坡等人议论政事,东坡向皇上提出提高妇女财政地位,皇上准他做调查报告。东坡带醉回房,闰之气东坡不守诺言没有减少去鹿鸣苑;苏迈知道父亲和后娘吵架,想当和事老。

  月娥坐镇一扇轩,监视大妹并设局试她与季常。东坡入宫遇见郡主和月娥,月娥故意向东坡挑衅,郡主叫他们二人打赌,在十五月圆夜前,令季常踏足鹿鸣苑。

  月娥要季常签下契约,并打算锁他在房中直到十五月圆……

  东坡家事第10集剧情介绍

  东坡欲救出季常,但潜入屋不久后被陈府家丁包围。早上月娥突接到郡主的令牌召她入宫,月娥见到郡主后才知道上了东坡当。

  小妹在十里亭等少游回来,突然见一辆马车行近,上前竟发现是三哥苏辙和妻子史密从外地回京。因科举在即,皇上召苏辙回京命他为知贡举拟定试题。

  东坡禀告养蚕报告,却遭安石质疑,东坡无言以对愿意再做调查;东坡不满少游擅自改动报告内容,反对少游与小妹往来更决定要辞退他。

  少游和小妹倾诉心事之际,洪四带同信封而来,指出是今年试题要他熟读内容,但少游拒绝作弊,将信封交与小妹保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