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来了请闭眼电视剧大结局分集剧情介绍1-24全集

霍建华,马思纯,张鲁一,王凯,章龄之,尹正主演的根据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他来了请闭眼》近期将播出,主要讲述的是全球著名犯罪心理学家薄靳言在破解一个个离奇案件的同时收获爱情的故事。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他来了请闭眼演员表

角色----演员----备注

薄靳言(Simon)----霍建华全球著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

简瑶(Jenny)----马思纯薄靳言的助手

谢晗----张鲁一冷漠残忍的鲜花食人魔

李熏然----王凯热血刑警

尹姿琪----章龄之薄靳言的姐姐,企业高管

傅子遇----尹正薄靳言最亲密的好友

简萱----曹苑简瑶妹妹

梁凯文----郭晓然

蔺漪阳----尹子维

韩雨濛----崔心心

苏北----张骁晗

霍小璐----杨梓墨

郭晓玲----潘若瑶

赵滢子----陈楚月

魏思远----陈俊豪

阮明淮----曲昱曈

他来了请闭眼全集剧情介绍

神秘的犯罪心理学专家薄靳言(霍建华饰),招募大四学生简瑶(马思纯饰)作 为翻译和生活助手,他一方面用自己的高智商和专业知识教导简瑶,将她培养成探案助手,二人携手侦破青少年连环失踪等棘手凶杀案件;另一方面,在朝夕相处中薄靳言对简瑶渐生情愫,而他高智商低情商的巨大反差也给这段情愫增添了不少波折与乐趣。二人感情逐渐升温之际,危险也在悄然降临。数年前,作为马里兰大学犯罪心理专业最年轻教授的薄靳言,在美国时曾追查轰动一时的“鲜花食人魔”案,为了保护人质,自己也成为受害者,被囚禁半年,饱受折磨。为了脱身,他伪装出热爱犯罪的第二人格,获得罪犯信任。因为“食人魔”谢晗(张鲁一饰)在他回国后破获的第一起案件里留下讯息,他在第二起案件设置陷阱,差点将之抓获,也因此惹恼谢晗,利用他身边人的软肋,将简瑶劫持,而这一切竟只为了逼迫出薄靳言所谓的第二人格。为救简瑶,薄靳言在好友李熏然(王凯饰)傅子遇(尹正饰)等人的帮助下,与谢晗巧妙周旋,不惜身败名裂,佯装公开“第二人格”,再次获得谢晗信任,终于救回简瑶,也惩治了这个变态杀人魔。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他来了请闭眼角色介绍

薄靳言(Simon/Allen)演员 霍建华

男,26岁。全球著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曾任美国马里兰大学客座教授,回国后在公安部从事研究和案件顾问工作。他自幼丧母,跟随父亲去了美国。又因为智商极高、一直跳级接受学校教育,年龄比身边人都小,所以情商很低,非常不善人际交往,尤其是没有与女人接触过。

他外形俊朗,西装革履,似翩翩公子。但其实性格傲慢、自负,与人交往经常以冷幽默出言讽刺。擅长犯罪心理推理,特点是快速、犀利。但同时也很注重物证研究,踏实仔细,只是嘴上不肯承认。他在美国时曾追查轰动一时的“鲜花食人魔”案,险些将罪犯抓捕归案。但因为了保护人质,自己也成为受害者,被囚禁半年,饱受折磨。为了脱身,他伪装出热爱犯罪的第二人格获得罪犯信任。

回国后,他在家乡清城市养伤,结识年轻女子简瑶。先是产生好奇和依赖,指定她为自己的助手。后在朝夕相处中,两人坠入爱河。因为食人魔在他回国后破获的第一起案件里留下讯息,他在第二起案件设置陷阱,差点抓到罪犯。但也因此惹恼罪犯,利用他身边人的软肋,将简瑶劫持。为救简瑶,双方斗智斗勇,薄靳言不惜身败名裂方信任,佯装公开第二人格,再次获得对方信任,终于救回简瑶,也令罪犯殒命。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简瑶(Jenny)演员 马思纯

女,22岁,外国语大学的应届毕业生。清秀、温婉、洒脱、坚强。她的父亲是刑警,年轻时因公殉职,对她的性格造成较大影响。她具有强烈的正义感,观察力也很敏锐。她的生活非常精致。经常花很长时间,去寻找、挑选一件自己喜欢的小东西,小女人味儿十足。但每每在关键时刻,又像男人一样坚韧、果断和独立。

她在毕业前夕,担任薄靳言的兼职翻译,进而成为他在清城一认识和信任的人。当案件发生时,被指定为他的临时助手。她在一起又一起案件里,凭借自己细致的观察力和亲和干练的性格,为薄靳言提供帮助,同时也对他动心。无奈他生性幼稚、不解风情,令她始终心怀忐忑。在这个过程中,她也从薄靳言口中的“菜鸟”成长为犯罪心理方面的专业人士,就此坚定了自己的信仰和人生道路。对于青梅竹马李薰然,简瑶始终当成哥哥,也因他的失踪而痛苦。在与薄靳言相知相爱后,简瑶不幸被食人魔谢晗劫持。在谢晗逼她写遗书时,她看似柔弱无助,实则机智地将关键信息隐藏在书信里,最终协助薄靳言破案。获救后,简瑶与薄靳言有情人终成眷属,两人继续谈情说案。她曾对薄靳言的第二人格有过怀疑,但最终选择相信他的纯洁正直。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谢晗演员 张鲁一

美国华人富商之子,自小父母离异,母亲不愿意带他离开,父亲花天酒地,令他遭受到较多的家庭冷暴力,造就了冷漠残忍的性格。他非常聪明,曾考入普林斯顿大学文学系。但因已经扭曲的性格无法与正常人相处,与院方产生矛盾,愤然离去。后又对犯罪心理学产生兴趣,自诩为专家。在他的成长过程中,犯罪行为一直未停止,并且越演越烈,最终演化为“鲜花食人魔”。

在美国与薄靳言交手后,他深信其第二人格Allen的存在,并将其视为伙伴和精神依托。因此暗中追随薄靳言回到美国。他沉迷并且擅长犯罪,不仅在薄靳言破获的数起案件里留下挑衅讯息,还亲手实施一系列残忍犯罪。他制定了全面的计划,案件的压力、痛失简瑶,以及媒体的压力,妄想逼出薄靳言的双重人格,但他低估了薄靳言的意志和正直,最终反而被薄靳言拉入圈套里,跳楼结束了生命。但至死,他也不曾悔悟,并且对自己的变态执念保持坚定。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李熏然演员 王凯

男,28岁。与简瑶从小一起长大,父亲是刑警,从警校毕业后就进人警队继承父亲衣钵。他外形英俊、漂亮,乍一看是位非常架鹜的青年,实则具有刑警铁血、坚韧的特点。擅长玩枪,枪法极准。性格也很自负,是警队的杰出人才。为了破案,可以长期潜伏在脏乱差的环境,酷似城市游侠;在面对罪犯时,会爆发出惊人的毅力和战斗力。

他是传统刑侦手段的忠诚簇拥者,并且精于此道,也因此与擅长犯罪心理推理的薄靳言产生观念上的矛盾。而在破案过程中,他逐渐接受了薄靳言的理念,但面子上不肯承认。在被谢晗劫持后,他凭借胆大心细的个性,为薄靳言等人留下破案线索。同时凭借倔强的求生意志,在谢晗手中存活下来。他从小暗恋简瑶,但屡屡因为阴差阳错错过。而在简瑶大学毕业,他终于决心追求后,薄靳言却出现,与简瑶越来越亲近。这激化了他与薄靳言的矛盾,也刺激他向简瑶表白。但简瑶拒绝了他,令他黯然神伤,只能寄情于工作。即使从谢晗手中获救,看到简瑶与薄靳言相许一生,他依然无法抹灭心中对简瑶的爱意。但他表面上装作放弃了这段爱情,只在心里默默守护她,同时也成为两人共同的好朋友。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傅子遇演员 尹正

男,30岁。毕业于马里兰大学医学系,医学院最优秀的博士生,是一个完美的优雅王子,几乎囊括了一个男人能有的所有优点:高大、英俊、成绩好、家境好、脾气好。作为薄靳言最亲密的好友,也是一的朋友,他能看穿他的寂寞,甘心为薄靳言忙前忙后。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尹姿琪演员 章龄之

薄靳言的姐姐,32岁。虽为企业高管,但生性较为自私。在公司发生谋杀案时,她请求薄靳言低调处理,只为保护公司和自身利益,在富有的未婚夫被谢晗劫持后,她为求自保,不敢声张,眼睁睁看着简瑶被抓走。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他来了请闭眼第1集剧情介绍

☆、1.怪男人

鸦青色的天空掩映着远山,薄薄的雪堆积在林间小径上。空气微寒而清爽,人若行走其中,很快会感觉到身体仿佛被松枝和雪的气息填满,冰冷又惬意。简瑶在大路旁下了公交车,又拐上石板小径走了十多分钟,终于看到前方山坡上,一幢灰绿屋顶的欧式小别墅。自简瑶有记忆起,这幢别墅就矗立在城郊的山腰上。二十多年过去了,即使拿今天的审美眼光来看,这幢错落有致的建筑一点也不过时。只是多年来,这里都是无人居住的,小楼孤零零的坐落山间,永远黑灯瞎火。简瑶小时候,还有人吓她说这里是鬼屋。长大了才隐约听说,这里曾是某位海归知识分子的家邸,后来那人的妻子病死,他也带着襁褓中的儿子,再度远赴重洋。而今天,别墅的灯光却重新亮起来。原本斑驳的外墙,新刷了漆,满墙绿色的爬山虎。门口的青苔和野草,不知何时清理得干干净净。简瑶是英语系大四学生。今天来这里,是因为中学老师介绍的一份兼职翻译工作。酬劳不错,但是据说这里的主人很挑剔,之前介绍了不少人,都没看上。所以她一放寒假,老师就找上了她这位得意弟子。简瑶摘下绒线手套,上前敲门。应门的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人,穿着薄毛衣黑西裤,高高瘦瘦,眉清目秀。看到她,男人面露笑意:“简瑶?”她的脸颊冻得有些发红,一呵气全是白雾,显得眼睛湿漉漉的:“是,我是简瑶。您好。”“快进来。”男人侧身把她让进屋子里。这完全是一间欧式古典风格的屋子。层层叠叠的暗紫金线窗帘、大弧形靠背的丝绒沙发、银漆扶手的长椅,还有壁炉里熊熊的火焰,显得老派而静谧。波浪一样的深褐色木楼梯通往二楼,楼上安安静静,似乎没有人。一有些突兀的地方,是所有窗户都装上了埕亮的金属栏杆,窗帘遮蔽得严严实实,没有一丝阳光透进来。这时男人已经在洗脸台前洗好手,挽起袖子,给简瑶泡了杯热茶,在她对面坐下。他身上有股淡淡的气味,挺熟悉的,但简瑶一时想不起在哪里闻过。男人的笑容很亲和:“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傅子遇,这里的主人叫薄靳言,我是他的朋友。我们在寻找一名翻译,将他的一些文章,翻译成中文。”简瑶点点头。这个薄靳言,不知跟当年的主人是否有关,抑或已经物是人非。傅子遇从茶几下一叠纸和一支笔递给她:“那就开始吧。坦白的说,我们需要测试一下,你是否胜任这份工作。半个小时的时间,请把这篇英文文章翻译出来。”简瑶翻了翻资料,抬头问:“有电脑吗?”傅子遇摇摇头,露出无奈的笑容:“靳言喜欢手写的东西。”“行。”简瑶拿起纸笔,埋头开始翻译。傅子遇起身去洗了洗手,没再管她,一个人靠在窗边喝茶去了。

——

“死者被杀,手足均有捆绑痕迹,多处撕裂性伤口……”简瑶翻译了几句,有点意外,抬头望去,傅子遇一脸淡然。简瑶以前翻译过的偏门资料不少,所以也没有太惊讶。只是过了一会儿,就遇到了不认识的词组,而且放眼全文,这种生僻词汇还不少。于是她开口:“有专业词典吗?”傅子遇笑笑,指指一旁的书架:“随意使用。”简瑶很快找到几本词典,眉目舒展,开始对照翻译。“hanges,性窒息;parentiside,弑亲……”她认识才怪。终于翻译完全文,又检查了一遍,时间刚过去二十五分钟。傅子遇似乎有些意外她的速度,接过扫了眼,说:“你等一下,我拿给他看看。”说完转身上楼。原来薄靳言人就在楼上。简瑶坐在沙发里,安安静静的等。很快傅子遇又下了楼,他在水池旁又洗了洗手,拿出手绢擦拭干净,这才在她对面坐下:“他还在看,需要点时间。”“好的。”两人闲聊起来。傅子遇微笑问:“你在B市念大学?”简瑶笑答:“对,明年毕业。”傅子遇点头:“不错。聊了这么久,你还不知道我是做什么的。”他顿了顿,笑呵呵望着她:“猜猜看?”他比简瑶年长几岁,又彬彬有礼,简瑶对他第一印象很好,笑答:“医生?”傅子遇眼中的笑意陡然更深:“你是怎么看出来的?”简瑶能猜对也挺愉悦,目光落在他修长白皙的手指上:“我也是瞎蒙的——我看你洗了好几遍手,很爱干净。你身上还有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而且你的手指看起来……很像医生。”“谢谢!我把这话当成是夸奖。”他说。随即双手十指相抵,快速翻飞,就像两只灵巧的蝴蝶在起舞,只看得简瑶眼花缭乱。这么一来,两人倒是熟络不少。又聊了一会儿,话题回到薄靳言身上,傅子遇叹了口气,说:“我过些天就离开这里,有些不放心靳言。说实话,他的性格有些孤僻。”听他评价素未蒙面的薄先生,简瑶只礼貌的笑笑,没搭腔,也不追问。傅子遇看她一眼,又说:“他回来这么久,一个朋友也没有。我敢打赌,你们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回来的。”简瑶笑意不变,还是没打算接话。可傅子遇似乎聊兴正浓的望着她,等她回答。如此热络的态度,令简瑶心头飞快闪过一丝怪异的感觉。但她也无暇深想,于是顺着他的话题答:“他是去年回来的吧?”傅子遇:“你怎么知道?”“去年我放假回家,路过这里的时候,没看到有爬山虎。刚刚进来的时候,爬山虎已经有四五米高了。我家爬山虎一年大概就长这么高。”不知不觉,两人聊了半个多小时,傅子遇低头看了看手表,微微一笑:“这样吧,时间不早了。你先回去,我再跟靳言商量一下,晚点给你电话。很感谢你今天能过来,如果他决定用你,会跟你签一份工作协议。你需要在这里连续工作二十天,所有翻译工作必须当场完成,资料不能带进也不能带出,内容必须保密。另外,他最近在静养,不喜欢有人打扰,所以未经允许,你也不能上二楼。其他细节,签协议的时候再说。”

——

简瑶从别墅出来时,已经邻近傍晚,太阳终于从云层中露脸,金黄的阳光遍洒山岭,满目都是晶莹剔透的树叶和落雪。简瑶对自己的翻译心里有数,感觉这份工作把握挺大。虽然雇主至今未露面,挺神秘,也隐隐透着古怪。但到底是老师介绍的工作,应该可靠。走到数米外的山坡上,简瑶又回头看了一眼,微微一怔——二楼的窗前有个人。那人穿着纯黑的西装,笔挺如刀裁,身体高挑修长,十分醒目。只是背光,看不清脸长什么模样。

——

简瑶一走,傅子遇就“噔噔噔”上了二楼。比起楼下的温暖优雅,这层只有一条狭长幽深的走道,通往数个密闭的房间,白生生的墙面没有任何装饰,显得阴森又清冷。尽头的房间门虚掩着。傅子遇一把推开门,就往门板上大刺刺一靠,全无面对简瑶时的优雅斯文,而是大吼了一声:“Fuck!”这一嗓子吼得响亮又畅快,令窗边原本低头看书那人,挑眉看他一眼,然后……继续专注看书。傅子遇也不在意,先从桌子上拿起简瑶翻译的那叠资料,往那人怀中一丢,说:“翻译准确、文笔优美!”又从口袋里掏出样东西,那是张细白光滑的纸,上面赫然用黑墨水手写了几行字:“Question1:傅子遇的职业?Question2:我搬来这里多久了?……”正是傅子遇跟简瑶闲聊时,让她“猜”的一些话题。他把这纸往桌上一拍:“你的这些问题,她也全分析对了。这回这个翻译,你满意了吧?”那人嘴角浮现浅浅的笑,却不置可否。傅子遇怕他又挑剔其他的,几乎是斩钉截铁的说:“你要是还不满意,自己翻译得了。还有,我不是你的助手,过几天就要回B市,别再指望我给你跑腿。”那人这才从书后抬头,十分怪异的看他一眼,慢条斯理的答:“我的时间,不是用来做这些无聊的事。”傅子遇被他说得一堵,又无可奈何,转而嘟囔道:“你是钻研杀人的专家,她只是个小翻译,干嘛还要考察人家的观察能力和思维能力?害得我绕着弯问问题,估计人家心里觉得我是个话唠……”那人朝他露出个特别温和的笑:“显而易见,我不能让太蠢的人翻译我的作品——一个思维不敏锐不细致的人,注定只能翻译出字面意思,无法理解细节的精致,和文字背后浑然一体的灵魂。”傅子遇有些无语,但也习惯了,又好气又好笑的问:“这个简瑶能理解你的灵魂吗?”那人兀自出了一会儿神,低头继续看书:“没人能理解。”

他来了请闭眼剧照

☆、2.熏然其人

这次放假回来,简瑶一个人住在警察大院的老房子里。那是父亲生前全家人的住所,母亲再嫁后,就一直空置着。已是傍晚时分,院子里许多人家都亮起灯火,饭菜的香味远近萦绕。而不远处的警局办公大楼,也有不少窗户亮着灯,警员们还在忙碌。简瑶一打开家门,就见妹妹简萱咬着个苹果,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扭头一见她,嘟囔:“你怎么才回来?我都等半天了。”简瑶随手把包丢在她身上,在她身边坐下:“我去面试了,刚结束。你不是下午才到家吗?我以为你要在那边多睡会儿。”她说的“那边”,是继父单位分的房子。事实上,姐妹俩绝大部分的童年和少年时光,都是在那幢房子里度过的。她们跟继父的关系也很好。只是那边房子不大,简瑶成年后,就提出住到这边来。有时候简萱也会两头跑,不过逢年过节,全家人都是在一起。简萱也在外地念书,今年大一。今天刚挨了十多个小时春运硬座回到家里,浑身懒散得不行。可一听姐姐提到“面试”,她来精神了,翻身坐起盯着简瑶:“我听妈说,你去‘那里’面试了?”简瑶微微一笑:“嗯,我去‘那里’面试了。”她把面试经过简单说了遍,只是因为保密要求,没提翻译的具体内容……谁知简萱的神色却变得有些高深莫测:“所以——你还没见过那个……薄先生的真容?”“没啊。”简瑶望着她,“怎么了?”“唉。”简萱忽然拍了拍她的肩膀,用非常凝重沉痛的语气说道,“姐,你要有心理准备。我应该是见过他的——他长得实在太吓人了。”简瑶一怔,脑海中条件反射浮现出二楼那个挺拔男人的身影。长得吓人?简萱立刻讲了来龙去脉。原来她去年清明节回家,有一次跟同学去山涧钓鱼,路过那幢别墅,看到了站在二楼的男人。那时简瑶人在B市没回家,所以不知道。时间过去将近一年了,简萱还对那“惊鸿一瞥”记忆犹新。她有点恶寒的说:“他瘦得只剩皮包骨,眼睛凹下去,皮皱巴巴的——好像个骷髅……不,像妖怪!后来还有一次,我同学说好像在街上又看到他,戴着口罩,看不到脸——估计他也是怕吓到别人吧。”简瑶听完,只是沉默不语。简萱意犹未尽的说:“总之良心建议:如果那个人就是薄先生,以后你遇到了,不要看他的脸。”简瑶失笑:“那也不用。既来之则安之,他也吓不到我。”

又聊了一会儿,简瑶看时间差不多了,抬头望向对面的警局办公楼。某个她熟悉的窗口,灯还亮着。她说:“晚上叫李熏然一块吃饭。”简萱却说约了同学,风风火火走了。于是简瑶走到窗口,给李熏然打电话:“熏然,是我,简瑶。我回来了。”电话那头的男人沉默了几秒钟,然后简瑶就看到对面那个窗口,遥遥出现个人影。“先把脑袋伸出来,验明正身——我有望远镜。”他不紧不慢的说,但声音里已经有了笑意。这头,简瑶也笑了。

李家和简家是世交,李熏然比简瑶大四岁,两人从小玩到大,可谓是真正的青梅竹马。后来李熏然考上警校,见面就很少了。他毕业后又分配到外地,正好简瑶也念大学,就更难见面。算起来,已经有三年没见了。天色已经全黑,一盏盏路灯像浮动的明珠,一直点缀到长街的尽头。夜色暗柔而朦胧,李熏然就靠在警局门口的那根灯柱下,一身笔挺的警服,似笑非笑望着她。简瑶微笑走近他。到了跟前,正要说话,他颀长的身体却忽然往前一倾,伸手把她抱进怀里。“好久不见,简瑶。”他轻声在她耳边说。简瑶没想到他会突然抱自己,微微一怔,笑着伸手回抱住他。两人就在附近找了个小饭店,李熏然挑了个靠窗的位置,一扇雕花屏风与外间相隔,自成幽静独立的空间。他哗啦哗啦翻着菜单,简瑶就看着他不说话。他也不抬头,一边指挥服务员下单,一边说:“怎么?外国语学院见不着帅哥啊?”简瑶非常认真的答:“的确。”李熏然嘴角浮现笑意。他的长相是那种很端正的英俊,眉目乌黑、唇红齿白。也就是人人看到他,都会觉得小伙子很精神漂亮。但他从小就是个挺拽挺傲的人,这使得他的英俊看起来不那么好亲近。简瑶觉得,当了几年警察后,这种气质更明显了。他看起来更硬朗,也更冷峻。点好了菜,他一只手扶着椅背,一只手指点着桌面,盯着她一会儿,又笑了:“过几天带你去钓鱼?”两人小时候就经常漫山遍野的跑,钓鱼挖菜,不亦乐乎。“好啊。”简瑶也双手支着下巴望着他,“我在学校还加入了钓鱼协会,我的技术现在非常惊人,你做好心理准备。”李熏然大笑。过了一会儿又问她:“找男朋友了吗?”“没。你呢?”“也没,忙死了。”

饭刚吃到一半,李熏然手机响了。他接起讲了几句,神色变得凝重。挂了电话,他就拿起外套摸出钱包:“局里有事,我得走了。你自己慢慢吃。服务员,结账。”简瑶也拿出钱包:“我来吧。”李熏然笑笑,服务员过来了,简瑶刚想掏钱,他一把摁住她的手,力气大得惊人,动都动不了。等服务员找零的时候,李熏然想起正在办的案子,朝简瑶招招手,让她脑袋凑过来,低语道:“最近咱们这儿,可能有个拐卖组织在活动,专拐青少年。你和你妹虽然超龄了,不过还是当心点。这事儿还在查证,没有公开。”简瑶一愣,又听他说:“这事儿是这样的,也是你哥们儿我发现的。上个月我整理案件档案,发觉去年全市,还有下边区县,一共失踪了九个人,数字比往年高一倍。”简瑶听得蹙眉,接口问:“然后?”“然后我就做了个统计。九个人里,居然有八个是13-18岁的青少年,而且失踪地点都是在市里。这事儿就悬了。”他低声说,“根据局里记录,我又问了老刑警,这几年的确有拐卖组织在附近活动。他们很可能是被拐卖到黑工厂了。”简瑶眉头蹙得更重,李熏然拍拍她的肩膀:“我会破案的。”

简瑶把他送到小店门口。李熏然走出一段,一回头,发觉简瑶还站在原地,安安静静望着他。此时夜色已经深了,天上的月色和地上的灯光,朦脓交织仿佛已溶在一起,路上行人稀稀疏疏。李熏然看着简瑶,她穿着浅黄色毛衣、深色裤子,乌黑的长发披落肩头,越发衬得整个人白皙而娉婷。“进去!”他远远吼了一声,简瑶点点头。他转身,搓了搓双手,嘴里呵出口冷气,迈着大步走了。

晚上简瑶向妹妹转述了李熏然的话,只听得她紧张兮兮,连说明天就去买防身工具。姐妹俩说了半宿的话。临睡前,简瑶想,刑警一忙起来昏天暗地,跟李熏然的钓鱼之约,只怕要无限期推后了。再想到白天的面试,眼下把这份工作干好最重要。第二天早上,简瑶还在厨房做早餐,快递就上门了。简萱签收了拿给她:“同城的。”简瑶打开一看,果然是傅子遇寄来的工作协议。她仔细看了遍,没什么问题,翻到最后签字页,却是一怔。甲方的名字已经签好了——“薄靳言”。简萱好奇的探头过来:“妖怪寄来的?这字怎么样?”简瑶答:“字如其人。就算他是妖怪,也是个很有风骨的妖怪。”简萱:“哦哦哦——”简瑶从包中拿出签字笔,刚想签名,笔尖触到纸面,又停下。她拿过来张白纸,演练了十多遍,这才提笔一挥而就,将自己名字签在他边上。

他来了请闭眼第2集剧情介绍

王叔儿子小金给薄靳言送鱼后失踪,王叔带着一群人到薄宅找人。一群人看到一楼某个房间里的人体标本,惊慌失措地认为薄靳言杀了人。赶到的李熏然分析了情况后,认为薄靳言疑点太多,必须询问他。此时李熏然的父亲李局长赶到,众人这才得知薄靳言是公安大学犯罪心理系副教授。薄靳言答应李局长协助调查失踪案,并且指定要简瑶当助手。

他来了请闭眼第3集剧情介绍

薄靳言对罪犯是一个居住在本地的连环杀手的断定令警方产生犹疑。到达潼市后,薄靳言第一时间来到警局做简报,其运用侧写对罪犯进行的剖析令在座警察疑虑重重,而薄靳言告诉警方失踪的孩子们很可能已经遇害,找到尸体就能够进一步完善罪犯的画像。薄靳言在警方调查的同时对失踪少年的真正失踪事件进行了准确推测。

他来了请闭眼第4集剧情介绍

第一个被杀害的少年并不能确定身份,意味这个孩子失踪后并没有人报案,大家只能靠孩子留下的遗物进行寻找。不经意间,简萱发现孩子遗物里的文具盒自己曾经见过。简瑶找到了文具盒的出处,薄靳言却要求她自行找寻进一步线索。薄靳言让简瑶统计学生们的住址,同时,李熏然查询凶手使用工具也有了进展。

他来了请闭眼第5集剧情介绍

高冷的薄靳言被简瑶姐妹俩带着一起去海边放烟花,简瑶还邀请了薄靳言回家里过节。在简瑶家,李薰然就孙勇案件的一些疑问,尤其是那组数字请教薄靳言,但薄靳言听到数字的疑问却不直接回答,似乎在回避些什么。

他来了请闭眼第6集剧情介绍

薄靳言作为市场总监突然空降简瑶的新公司,让简瑶和一众同事倍感意外,同时简瑶还被直接任命为薄靳言的秘书。简瑶为此十分气愤,向薄靳言要一个解释,殊不知,薄靳言的到来除了为简瑶,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查案。公司女员工王婉微的意外自杀,让有意之人给公司冠以黑幕操作,更令人不解的是案件还牵扯着尹姿琪的未婚夫蔺漪阳。

他来了请闭眼第7集剧情介绍

李熏然借调到江州刑警队,来简瑶家做客,黯然地发现薄靳言跟简瑶交集甚密。在王婉微的墓前,麦晨告诉薄靳言他一直暗恋王婉微,并在她出事当晚曾向她表白,王婉微当下没有立刻答应,麦晨回房喝了酒就睡着了。同时傅子遇也查出了王婉微出事当晚的日记,证明麦晨所说不假。根据细节,薄靳言推理出王婉微有毒瘾,进而推导出在尹姿淇的公司里,有一个贩卖毒品的网络,让尹姿淇报警。

他来了请闭眼第8集剧情介绍

简瑶去参加party前,薄靳言事先给她装上了窃听器。简瑶在裴泽家借口去洗手间来搜查毒品的痕迹,发现马桶水箱里的塑料防水包时,裴泽敲门打断了她。众人陆续离开,裴泽关了电闸,把简瑶按倒在地,简瑶呼救,薄靳言和傅子遇先后跑了上去。薄靳言给裴泽打了麻醉针,发现了裴泽准备的蛋糕,原来今天是简瑶的生日。

他来了请闭眼第9集剧情介绍

持续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