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重出江湖 第218章 鹰钩千铊尺

气质男打量了一眼廖学兵,生平第一次感觉到了一种无力。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力感。对方明明似乎好无力量,可是那蓬勃的杀气却布满整个空间。对方明明平淡似水,可是那骨子里的滔天愤怒却充斥在每一个表情的起伏中。

气质男笑了,脸上挂着诡异的笑,他心里很清楚,对方恐怕是这一生中碰到的最强的对手,抱拳,鞠躬,致以最正宗的武道敬意是对对手最高的敬意。鞠躬完后,道:“廖先生,我叫刘飙,亦是你的故人之子。”

“喔。”廖学兵抬起头,扫了一眼气质男,道:“真像,但愿你有他当年的实力,否则我劝你还是趁早离开,看在故人的份上,我不想伤害你。”

气质男刘飙摇了摇头,道:“哈哈,廖先生,十年前你便在中海盛名滔天,相比来说,我虽算是后生,不过既然来了,自然得有点收获才能离开。今日前来找你,既是为偿朋友一个情,更是为家父当年之诺而来。”

旁边,跟随刘飙一同前来的小喽啰早已不耐,虽然刚才廖学兵一击震惊全场,不过他们曾见识过刘飙的强悍,就连魔鬼筋肉人斐克纳都不曾是刘飙的对手,何况于谦谦君子的廖学兵。在他们看来,廖学兵也不过是习练了几年功夫的小白脸而已。

江湖的新陈代谢迅速,一年足够遗忘许多人,更何况代有才人出,作为新生一代的混混,自然是不知道十年前在中海声名鹊起的廖学兵有多么可怕。毕竟廖学兵在公众场合下出手的次数已经少到可怜了,即便是最近几年。

廖学兵自然没有理睬喽啰们的聒噪,道:“小子,既然是故人之子,那你就得恭敬地称一声叔叔,算了,当年跟你父亲的话不过是句玩笑话,你父亲也只是一招之差惜败于我手下。没想到他竟然全家远遁欧洲。你走吧,对你,我没有战意。”

气质男刘飙倒是知书达礼,点了点头,道:“廖叔叔,如果你不想战,那么请你放弃秋思居,让我带走林思逾,这是我的底线。”

廖学兵大笑:“哈哈,从来没有人敢跟我谈所谓的底线。既然你如此自信,非要与我一战,那么当年我对战魔淫牛用了十招,今天你只要在我手下走过三招,不光你的条件悉数答应,我也任凭你处置,如何?”

“当真?”

“当真。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请讲,如果你没走过三招,我要你向我投诚,随我降服中海的魑魅魍魉。”

气质男刘飙没想到廖学兵竟然会提出这个条件,不过倒是对自己的实力充满自信,倒是也没有迟疑,道:“好,如果你走不过三招,我便向你投诚。”

廖学兵猫了一眼对方,一脸的胸有成竹,压根没把刘飙放在心上,从兜里掏出一根河水,旁边的提琴杀人王林天立即谄媚地给他点上,心满意足地吸了一口,道:“不错,自古英雄出少年,虎父无犬子,希望你真的青出于蓝,出招吧。”

气质男刘飙不再絮叨,出于对廖学兵的敬意,他从怀中掏出了他的兵器,一把七十公分左右的尺子,不过这尺子极为怪异,在尾部坠有一根铁线,尚有一个铁铊,前段呈尖刀样,还留有刀刺,银光闪耀,凶残气息扑面而至。这尺子,远近俱佳。近处,尖刀舞动处,一旦琢上人体怕便是杯大的雪窟窿;远了,铁铊砸上,细细一看,铁铊也是极为怪异,尚有尖锥,怕是沾上了,也不好过。

廖学兵眼见战魔淫牛的儿子刘飙竟然没有选择其父亲的赖以成名的狂暴赤手搏击,而是亮出了兵器,倒也不得不高看了对方一眼,眼神盯住刘飙缓慢舞动旋转尺子呈现出的铺天盖地的铁铊影子和刷刷刀光,脸色变得凝重。

“千尺凝一。”

刘飙大吼一声,手上尺子骤然提速,几乎在瞬间便提至极致,快到巅峰时,若不是他人在朝廖学兵不断逼近,甚至会误以为他根本就没有动尺子。可是谁能知道,在短短的时间内,他的尺子至少摆动了上百下,已经带起强烈的罡气,铺天盖地,几乎封住了廖学兵全部的空间。

这时,刮起了风,一个放在桌子上的塑胶杯子飞了进来,跌进了刘飙舞动的尺子空间内。

只听到一阵细微的哧哧声过后,塑胶杯子已经变成数十小片坠落在地。

“哇。”

目睹这样的惊人局面,旁观的众人顿时倒抽一口凉气。

原来那银光形成的幻影并非是假的,而是尺子的刀尖形成的刀影。那化成椭圆形圆弧的黑影,怕是铁铊造成的吧。

这样的恐怖速度,远近全封闭的无差别攻击,若是一旦被笼罩,怕是两米之内皆无所逃,只有等死的命。

看来他赢下魔鬼筋肉人斐克纳也不算是怪事,现在在场的人中当时也有在的,回想一下,若是当时气质男跟魔鬼筋肉人斐克纳对战时便使用这般霸道、妖艳的武器,恐怕魔鬼筋肉人斐克纳连小命都是难保。

见识过气质男刘飙的狂暴锤拳,没想到他更厉害的竟然是这种怪尺,望着场内,对一旁的人道:“难怪帮主舍得花两千万请他帮忙,真是物有所值啊,有这人,何愁大事不成?”

廖学兵站起身来,眼神始终盯着幻影中的尺子,道:“小子,这是你刘家祖传的鹰钩千铊尺吧?当年战魔淫牛曾说因为他早早破身,无法修炼纯阳罡气,以至于无法使用鹰钩千铊尺才惜败在我手下。今天,既然你亮出鹰钩千铊尺,想必尺法已经大成了,实力自然已经远超你父亲战魔淫牛,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明白即便是这种霸道的怪异武器,对我来说,也是没用的,让战魔淫牛输得心服口服。”

刘飙笑了,道:“家父与你之战已成往事,今日乃你我之战,胜负未分之前,光逞口舌之利也是没用的。廖叔叔,你是前辈,要是你认可我这个对手,请你亮出兵器。”

廖学兵收起笑容,心里十分明白,眼前的气质男刘飙实力怕是远超当年的战魔淫牛,从他舞动鹰钩千铊尺的从容就可见一斑,内行人看门套,旁人不知那铁铊有多重,廖学兵则是心知肚明的,那铁铊怕是用极为罕见的陨铁打造而成,小小体积恐怕便有数十斤重,面色凝重地从怀中掏出啄木鸟小刀,道:“小子,我从未对小辈使用兵器,不过你这兵器确实怪异,舞动开来,所有空间悉数封死,我想要徒手取胜怕也没有希望,那我倒也不托大了。不过,既然我使用了兵器,那么刚才的三招减为两招,两招之内,我没有把啄木鸟夹在你的脖子上,便算我输。”

刘飙笑了笑道:“听家父说,你跟人单挑从未使用武器,能让你亮出武器,这是我的荣幸,不过听家父说过,廖叔叔最拿手的武器并非小刀,如果您把我当成对手,请使用你的拿手武器。”

廖学兵笑了笑,一口气洗完嘴上叼着的河水香烟,悠长地吐出长长的烟雾,道:“看来你父亲跟你说了不少。能不能逼我使用我最拿手的武器,亦取决于你的实力,如果你第一招让我刮目相看,那么我自然会换武器。”

“好。”

两人你言我去,看似絮叨不断,实际上不过是转瞬的时间。一片刀光剑影舞起,刘飙已经逼近廖学兵,铁铊舞动形成的黑色圆弧即将笼罩廖学兵。

这时,廖学兵一直凝望刘飙的眼神收了回来,手握啄木鸟的右手动了,不过只是简单的一式上划。

哐当!

一声震天巨响爆起。

是啄木鸟碰上了铁铊后碰撞的爆炸声。

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廖学兵的身影鬼魅般的揉进了刘飙舞动的黑银圈起的弧光中。

外人不知内幕,刘飙自然不会不知,此时眼中露出了巨大的惊惶,以两寸许,不足一斤重的啄木鸟磕开数十斤重的铁铊,这需要何等的臂力,脑门上顿时窜起数十道黑线,看来他能赢下以力量见长的父亲倒也并非取巧。

惊惶归惊惶,刘飙倒也没有慌乱,手一紧稳住铁铊飞出带起的窜劲,尺子立马变转动为尖刀直送,简单的一击直掏黄龙,目标便是刚刚掠进自己舞动尺子所形成的黑银圈起的弧光空间的廖学兵心脏部位。

此时,廖学兵刚刚用啄木鸟磕飞铁铊,气血上浮,脚步不牢,若是被刺实,恐怕就要命丧当场。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手,廖学兵丝毫没有慌乱,右手啄木鸟轻轻抛出,左手闪电般地握住,低吼一声,便在尺子前端的尖刀即将刺向心脏的瞬间猛力拍向了尺身。

碰。

火光四溅过后,廖学兵的身躯连连摆动了数下方才稳住。反观刘飙则足足退了三步才稳住身体。

第一招,比拼力量,即便是修炼了纯阳罡气,刘飙仍然稳输给廖学兵。

目睹这样的场景,旁观者终于明白十年前纵横中海无敌手的廖学兵是何等的剽悍。十年过去,宝刀犹未老。

“再来!如果您想要赢我,看来只有用您最强的兵器了。”

刘飙年轻气盛,一招不成,自然不会就此罢手,更何况这一招算得上半斤八两,战了个平手。他带来的人也是齐声喝彩,能跟中海的王者战成平手,刘飙的实力自然在他们眼中早已惊为天人。

秋思居的人则喜忧参半,喜的是刚才虐了整个秋思居的气质男也并非天下无敌,忧的是,要是老板廖学兵下一招不能取胜,便算输掉了。

“你的实力,用啄木鸟足以。”廖学兵笑了笑,让人完全看不出的深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