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记

怀庆二年,夏。

皇宫,御花园。

凉亭里,一身青袍的魏渊坐在圆桌边,手里捻着棋子,沉吟片刻,道:“如今大劫平定,四海安宁,再过几日,我便辞官,带着太后云游天下去。”

石桌对面的怀庆皱了皱眉:“魏公,朕此刻正是用人之际,许宁宴不通政务,他要带着慕南栀游玩,朕懒得阻拦,可你怎能在此刻不管这一摊子的事。”

魏渊笑道:“朝中有王贞文看着,云鹿书院的读书人能力也不差,大奉国运往日会蒸蒸日上,人才辈出,陛下不会缺人手的。”

怀庆叹息道:“那是以后,远水解不了近渴,何况如魏公这般经天纬地之才可不好找。”

魏渊把棋子放下,道:“许新年有首辅之资,但还欠打磨,陛下要尽快外放,最好是丢到西域或东北,条件越差越磨砺能力。”

怀庆颔首:“王思慕刚有身孕,等她临盆,朕再外放许辞旧。”

魏渊看了她高高隆起的小腹一眼,道:“陛下也要保重龙体,以及腹中胎儿。”

怀庆闻言,忍不住就想起那个带着花神四处游玩的负心汉,冷哼一声。

那家伙离开前的一个月里,隔三岔五的夜宿皇宫,结果人走了,祸害留下来了。

这段时间怀庆既要操劳国事,又得注意腹中胎儿,尽管以她超凡之身,腹中胎儿等闲不会流产,可这毕竟是将来要继承大统的孩子。

宝贝的很,一点都松懈不得。

自打她有了身孕,虽说没有大肆宣扬,但也没瞒着,如今满朝文武都知道女帝怀孕了。

至于是和谁珠胎暗结,臣子们心里清楚,只是没人敢摆在台面上说,默认了女帝怀里的孩子,若是带把的,那就是将来的九五之尊。

魏渊笑道:“出去玩一阵子,总会回来,如今他已是武神,可助你延年益寿,避开得气运者不可长生的规则。

“将来子嗣长大了,陛下也可与他一起游历九州。”

怀庆叹了口气,捏着眉心:“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

许府。

“思慕,慢点慢点……”

黄昏里,婶婶扶着宝贝儿媳妇走在花园里,叹息道:“慕姐姐走了后,家里的花儿立刻蔫了吧唧,连给你赏景的地方都找不到。”

花园里虽栽满了各种名贵花朵,但相比慕南栀在时,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婶婶很不满意。

王思慕笑吟吟道:“娘,没事儿,采薇说我要多出来走走,不能在屋子里闷着。赏不赏花的,倒是无所谓。”

嫁过来后,她发现日子比自己想的要更舒适,婶婶这个婆婆,非但不与她勾心斗角,反而宝贝着呢,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而让她忌惮的许玲月早已出家,长居灵宝观,极少回来。

嫂子临安又是她的闺中密友,两人平素里好着呢,更不会有嫌隙,不会为争夺掌家之权勾心斗角。

婶婶小心翼翼的试探道:“我前阵子听二郎说,陛下有了身孕,可能是宁宴的?”

王思慕看向远处,远远的看见凉亭里,红衣如火的临安正与宫女下五子棋。

“八九不离十。”

她低声说:“娘,莫要在临安殿下面前说此事,她会不开心的。”

“思慕,来来来!”

临安招了招手:“你陪我玩一会儿棋。”

婶婶扶着王思慕走过去,低声道:“这证明宁宴是能生崽的,这是好事,临安迟早也会怀上。”

到了凉亭,王思慕说:“看时辰,也该用晚膳了,殿下,咱们去内厅下棋吧。”

这边前脚刚进厅,那边许二叔和许二郎回来了,日落的余晖里,两人手里各自拎着一袋青橘。

“铃音又不在家,你们买什么青橘,给谁吃?”婶婶抱怨道。

“给爹吃。”

“给二郎吃。”

父子俩异口同声,想了想,又改口说道:“晒干做成青橘饼,等铃音回来再吃。”

……

南疆。

大劫平定之后,经过蛊族七部商议,与大奉达成协议,蛊族自此归顺大奉王朝,朝廷往南疆迁了六十万百姓,建立了布政使衙门,改南疆为“宁洲”。

划分六州十郡三十八县。

宁洲布政使衙门每年要向蛊族缴纳一定的赋税,此外,六州之中,有一州的统治权归蛊族所有,叫蛊州。

蛊族在蛊州享有最高自治权,只听命蛊族首领和蛊族组长的命令。

值得一提的是,蛊族的族长是许铃音。

这与许七安无关,只因为许铃音是蛊神传人,身怀蛊神灵蕴。

蛊神殒落后,遗留下来的灵蕴与许铃音体内的七绝蛊无比契合,融入其中,沉眠在小豆丁体内,等待着这位新一代蛊神成长。

许七安事后怀疑,蛊神培养许铃音,是有两手准备的。

祂若是成了,一切好说。

若是败了,许铃音就是祂的传人,将蛊术传承下去。

蛊族族长在蛊州颇有名气,蛊州民间流传,只要给这位族长献上美食,她就会满足信徒一个愿望。

很多年后,蛊州,乃至整个宁洲,蛊神庙遍地开花,随处可见。

在后世成为香火最鼎盛的庙宇之一,仅次于儒圣庙。

……

司天监。

褚采薇打开通往地底的铁门,一路往下,来到最底层。

她照例去检查了走廊尽头的牢门,打开第一重封印,从透气窗里看去,幽暗的密室里盘坐着六道身影。

从左往右,分别是伽罗树菩萨、琉璃菩萨、萨伦阿古、纳兰天禄,以及乌达宝塔和伊尔布两名灵慧师。

自超品死后,这几位超凡强者便被许宁宴关押在司天监地底。

一连几年,无人问津。

当然,褚采薇此番前来,并不是为了他们,而是来迎接杨师兄出关的。

她关上气窗,重新做好封印,扣开了杨千幻的铁门。

铁门自动打开。

“手握明月摘星辰,世间无我这般人!”

低沉沧桑的声音里,褚采薇看见负手而立的白衣身影。

几年不见,杨师兄的声音愈发成熟了……她欣喜的想。

“采薇师妹,没想到只有你来迎接我出关,哼,他们是不是嫉妒我,不想看到我成为顶天立地的超凡强者?”

杨千幻大声狂笑道:“但是没关系,今日杨某破关而出,定要扬名立万,让中原,让西域,让巫神教,让南疆蛊族知道,司天监又出了一位超凡强者,哈哈哈哈!”

褚采薇挠挠头:“杨师兄,你闭关的几年里,发生了很多事。”

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句话,杨千幻莫名的耳熟,心里涌起不祥预感。

他沉默了一下,道:“都发生了什么?嗯,没记错的话,我闭关前,大劫即将来临……”

褚采薇“嗯”一声:“但那是好多年前的事了,佛陀死了,巫神死了,蛊神也死了,世上没有超品了。”

杨千幻身躯一震,颤声道:“那,那许宁宴呢。”

“成武神了!”褚采薇说。

杨千幻扶着墙,半晌无言,道:“你,你说什么?!”

“成武神了呀,许宁宴平定大劫,力挽狂澜,斩杀了世间超品,现在大奉一统九州,四海安宁。啊,对了,钟师姐已经晋升阵师了,不过她没来迎接你出关,是因为她怀孕了。

“宋师兄当然还在炼丹室捣鼓他的炼金术,孙师兄带着袁护法去了东北,在那里另立门户,创办了新的司天监,制衡巫师组成的巫教。

“还有还有……”

褚采薇喋喋不休的诉说里,杨千幻贴着墙,缓缓滑倒在地。

……

灵宝观。

穿着羽衣,素面朝天的许玲月,盘腿坐在蒲团上,听着洛玉衡讲道。

因为大哥的关系,她总能得到道首的青睐,传授至高的人宗心法、剑术,许玲月也没让洛玉衡失望,已经已是六品阴神境,阴神可出窍远游。

天赋可怕到令人咋舌。

传道结束,洛玉衡淡淡道:“待你晋升超凡后,可让你大哥替你压制业火,武神领域内,天地规则无效,此后业火再不能威胁到人宗,你比本座要幸运。”

清丽脱俗的少女,脸上完全看不出开心的情绪,细声细气的“嗯”一声。

洛玉衡又道:“檀玉很喜欢你,前日里求到本座这里,希望准许你与他结成道侣,你自己是什么想法?”

许玲月淡淡道:“弟子一心问道,没有半点儿女情长的想法。”

洛玉衡深深看她一眼,道:“本座要静坐,你且退下吧。”

待她走后,洛玉衡扫了一眼屏风后,淡淡道:“出来吧。”

一身青袍的许七安笑嘻嘻的走出来,把洛玉衡打横抱起:“国师啊,咱们双修这么多年,是不是该考虑子嗣了。”

洛玉衡轻轻哼了一下:“看你表现。”

……

地宗。

宗门重建祥和宁静的深山中,道观坐落在云雾缭绕的山林里。

身穿玄色道袍,头戴莲花冠的李妙真,盘坐在案边。

“蓝莲掌教,这是京城送来的信。”弟子恭敬的把信递上来,然后退了下去。

“主人,谁寄来的信?”边上,替她绣衣的苏苏凑过来。

李妙真展开信封,信是李灵素寄来的,说是她的第二十胎侄儿出生了,希望她这个当姑姑的去吃酒席。

李灵素自从被天宗逐出山门,便成了朝廷的狗腿子,在京城自立门户,创立神霄派。

广收弟子,香火旺盛。

神霄派主修雷法和双修之术,很受达官显贵的青睐,混的极为不错。

信上还说,他打算召集天地会成员,多年后故友重聚,希望李妙真一定要来。

“那是不是要去见狗男人?”

苏苏气啾啾道:“主人,这么多年了,他也没来看我们。”

李妙真看她一眼:“你是不是巴不得去京城给他做妾?”

自大劫平定,苏苏便放弃了鬼身,托体重生。

“哪有!”苏苏才不承认,哼哼唧唧的。

李妙真转头,望向蹲坐在窗边的橘猫,道:“金莲道长,您的意思呢?”

当年金莲道长把杨恭的残魂交给她时,还有一缕他自己的魂魄,这些年,李妙真闭关不出,温养魂魄,终于让金莲道长复苏。

可惜目前还没办法替他重塑身躯。

橘猫抚了抚猫须,笑道:“你才是地宗道首,我只是一只猫,你自己决定吧。”

李妙真想了想:“九色莲藕未曾结出莲子,但许宁宴身边有花神,肯定有多余的莲子,正好趁着这次机会,去司天监向宋卿要一副躯壳,助你彻底重生。”

苏苏掩嘴轻笑,没拆穿李妙真。

金莲道长笑道:“甚好!”

……

十万大山,封印之塔。

许七安与神殊席地而坐,一人一壶酒。

“大师,你可要替我劝劝她,她要是去京城,那人、妖两族一准而开战。”许七安愁容满面。

神殊表情肃穆,淡淡道:“九尾狐就这性子,不闹腾才奇怪,你早知道她是这样的性子。要怪就怪美色当头,把持不住。”

“瞧你这话说的……”

许七安没好气道:“你自己当年不也一样美色当头,把持不住。现在好了,她非要去京城当正室,我怎么办?

“平时我一掌也就镇压了,可她现在携子自重。

“我与你说,京城可是一个是非之地,她去了也不见得能占到便宜。”

神殊想了想,道:“既然如此,我去吧。”

“你去?”许七安审视着他。

神殊淡淡道:“去凑凑热闹。”

“……”

这时,塔门被推开,小腹微微隆起的银发妖姬,莲步款款入内,绝美的脸庞勾勒着颠倒众生的媚笑:“夫君,咱们何时去京城?”

她的身后,是八位妍态各异,貌美如花的狐狸精。有成熟御姐,有清丽少女,有沉重熟|妇,有婉约美人,有妖娆艳女……都是陪嫁丫头。

放过我吧……许七安捏了捏眉心。

(全文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