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血石部落 第七章 蛮象大力诀

在部落深处,有一座老旧的石屋,已有九十八岁的石公住在这里,石公原先是血石部落战师中的一名战兵,后来年老无法突破,血气衰竭,就退出战师,负责入山采药,为部落负伤的族人治病。

萧易,就是石公在部落后数里外的大山中救回来的,这十五天里,萧易能够这么快忍住疼痛,顺利行走,石公的草药功不可没,虽然身体没恢复,但是萧易也知道自己的体质要比以前好了不少。

不过这些天,萧易也听石公说过,自己体质太弱,血气比他一个老人都略有不如,若是修行怕是难以寸进,炼血之境,能打通一条天脉就是奇迹了。

双手用力推开百十斤的石门,萧易鼻尖冒出一层细汗,科技大时代的人类体质就是这样,这些远古先民的体质,强横的有些离谱了。

“回来了。”

石屋内,一个略显佝偻的背影正在整理着一个个青色石罐,看到萧易进来,手中的药杵捣了两下,转身将一只青色石罐递给萧易,淡淡道:“里面的药汁都喝光。”

石公语气生硬,萧易并不计较,老人一贯如此,对谁都这样。看着手中石罐内黑黝黝的药汁,萧易嘴角发苦,这十来天,他每天喝的就是这个,奇苦无比,却能舒筋活络,令他疼痛稍稍减轻。

没有闭气,萧易大口喝光药汁,看到萧易的动作,石公干巴巴的脸上才微微舒展开来,不过随后又恢复如常,道:“族长没有同意,你不是我血石部落的族人,我部落的兵诀,哪怕是三流兵诀也不能传授给你,就算你想加入我血石部落,也要为部落猎杀一年的血食之后才能接受考核,而以你的体质而言,这是一个死结。”

萧易原本想要借助修行来化解肉身之中的异种气流,但是现在看来,血石部落并不肯传授他修行之法。没有开口,萧易只是看着石公,最后跪下来,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对于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尊严最重要。

石公叹息一声,伸手扶起萧易,道:“痴儿,你一人必定丧生荒莽古林之中,石公看得出来,你不是一般人,你有过去,从你的眼睛里,石公看到了死志,一个萌生死志的,或许族长不应该心存疑虑,你也不要怪他,我血石部落近十万族人,身在这莽林大山之间,异族环伺,需要顾虑的太多了,现在石公还有一个选择给你,只是这条路……”

老人微微犹豫,从怀中掏出了一张青黑色的兽皮,道:“这是《蛮象大力诀》,属于一流兵诀,是我早年与异族厮杀时偶然得到,可惜只有炼血卷,并且修行太过艰难,要求甚高,几乎难以贯通一百零八条天脉,蕴养天兵,而成就者,可拥蛮象之力。”

兽皮入手,萧易看着上面一行行古朴的文字,笔画古朴,头角峥嵘,这种文字很古老,萧易可以肯定后世绝对不存在这样的文字,不过不知为何,他一眼便看懂了所有的文字,似乎一股莫名的力量在朝着他的脑海传递讯息。

“修行有炼血,淬骨,融魂三境,炼化血之精华,强盛血气,贯通人体一百零八条天脉,凝聚周天气海,蕴养一百零八天兵,是为炼血,”石公自顾地讲述起来,“为抗百界大族,人族先辈创立战法,有三流兵诀,二流兵诀,一流兵诀之分,传说兵诀之上为法,所谓用兵御力之法,一旦领悟,人体潜能将融会贯通,我血石部落镇部兵诀为准一流兵诀,天火燃兵。”

“五方大地有荒兽,横行大地,力拔山河,吞云吐雾,强者于眉心凝聚荒星,一星者,可敌我人族炼血……”

石公的声音一直持续了两个时辰,萧易才算是对于整个人界和修行有了基础的认识,也知晓了修行的艰难,或许都可以入门,但是想要有所成就却是千难万难,否则整个血石部落数万族人,两千战兵,也不会只有族长是淬骨境了。

“好了,你休息吧,我去整理一些草药。”

石门缓缓合上,血石部落的晚上宁静而安详,透过石窗可以看到苍茫的天穹,明月距离大地很近,哪怕身在石屋之中,萧易也可以感受到这片大地古老的气息。

咚!咚!咚!

数名血石族人披着青色兽皮甲,或手持黝黑木弓,或紧握青色骨剑,灰色铁枪自窗外走过,他们身上血气浓重,眸光锐利,在黑夜之中熠熠生辉,比月光还湛亮。

这是血石部落的战兵,石公说,每个部落都有战师,像血石部落,就拥有两个千人战师,每十人为一伍,由伍长带领,十伍为一队,由百夫长牵头,千人为战师,以千夫长为尊。每一名部落战兵,都是至少打通十条天脉的强者,是以整个血石部落,也只能凑齐两千之数。石公说,除了千人师之外,还有万人战师,不过在方圆万里之内都见不到,千里方圆,就只有他们血石部落,而人界大地太广袤了,像他们这些小部落,很多时候都只是各自为战。

深吸一口气,萧易摒弃杂念,石公的药汁很有效,又短暂抑制了他肉身的疼痛,不过只是暂时的,若是不能根治,将是永远的羁绊。

盘坐在石床上,青黑色兽皮在膝上铺开,蛮象大力诀,一门一流兵诀,甚至比血石部落的镇部兵诀天火燃兵还要更胜一筹,不过只有炼血卷,将整块兽皮阅览一遍,萧易眸光一凛,石公说的没错,这蛮象大力诀实在是太苛刻了,炼血境需要吸纳血气,壮大肉身气血,贯通天脉,凝聚战气,普通人贯通一条天脉需要的血气,若是修习蛮象大力诀就需要足足十倍,再强的体质也没法弥补十倍的差距。

当然,这蛮象大力诀一旦修成也是十分强大,可拥有蛮象之力,所谓蛮象,乃是一种荒兽,至于有多强大,石公也不清楚,不过据石公所言,哪怕是一星荒兽,也足以与族内的两大千夫长一争高下,甚至唯有族长出手才能猎杀。

片刻后,萧易将兽皮上所有的文字口诀铭记于心,兽皮上记载的,除了蛮象大力诀的炼血卷外,还附有一门蛮象枪法的前三式,不过这枪法没有贯通天脉,衍生战气时施展起来,只是徒有其形,不能展现威能。

深吸一口气,萧易开始凝视兽皮正中的一幅图,这是一头蛮象,与后世的大象近似,比猛犸象更加雄壮,粗壮的象腿如四根天柱,两根象牙如两口天剑,锋芒毕露,浑身上下更是披着一层厚厚的鳞甲,这幅蛮象图十分逼真,那一片片青色鳞甲熠熠发光,随着萧易的凝视愈发真实起来。

蛮象大力诀的第一步,就是要观想这幅蛮象图,勾动自身血气,感应人体一百零八条天脉,并开始打通第一条天脉。石公说过,体质强盛者,初次修行,依靠自身血气便可打通不止一条天脉,体质越强,打通的天脉就越多,越弱,甚至第一条天脉都需要吸纳大量血气才能贯通。

这一点萧易却是有所耳闻,比如石雷,在血石部落少年一辈中便是体质卓绝者,只有寥寥几人可以比肩,初次修行便坐关四天,依靠自身血气贯通了四条天脉,修行两年以来,而今已经打通了十一条天脉,超过了加入战师的底线,只等成年,便可成为一名人族战兵。而当今血石部落第一强者,族长石之轩,当初更是直接打通了六条天脉,震惊全部,后来勇猛精进,终于打破桎梏,晋入淬骨境。

凝视蛮象图,萧易的脑海中,逐渐勾勒出一头雄壮的蛮象,因为是初次观想,蛮象的形体并不清晰,随着时间流逝,萧易目光扫过蛮象图的每个部分,两个时辰后,一头通体青鳞,雄壮高大的蛮象最终烙印在了脑海之中。

这刹那间,萧易脑海中,那蛮象好像活了过来,它仰天长吼,象鼻高昂,浑身青鳞闪烁青辉,丝丝缕缕沧桑古老的气机弥漫而出,随着这气机弥漫,萧易隐约看到了自己的身体内部,一片血色世界,一百零八条天脉连接四肢,充斥四肢百骸,除此之外,萧易还看到自己的血肉之间,一缕缕淡金色的气流在荡漾,这气流霸道,充斥在每一寸肌肉|缝隙之内,隐隐透发出来一丝古老,尊贵的气机。

“果然是它们!”萧易陡然睁开双眼,一缕淡淡的青芒一闪而逝,“现在我知道,我体内的那些气流,其实就是龙蛋精华,只是太过强盛了,虽然当初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我逃过一劫,但是现在看来,依然不是我所能炼化吸收的,只能等我修为强大再慢慢炼化,却不知道要至何年何月。”

深吸一口气,萧易眼中闪过一抹坚定之色:“不管如何,只要有希望,既然没有死,我便来看看这世界到底是怎样,我也不听那四人一面之辞,我既然能来,也一定能回去,总有一条路在我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