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血石部落 第九章 脱胎如玉

大地震动,两千血石部落人族战兵挥动战兵,杀入三千青甲仙兵之中。

电闪雷鸣,狂风呼啸,三千青甲仙兵铁枪舞动,有闪电相随,风刃切割,裹挟天地之威。这是一种震撼,真正亲临这样的战场,萧易没有热血,没有战意,只有最初的震撼,握着断枪的手用力,指节发白。

两千人族战兵,每一个身上都浮盈淡青色战气,他们血气冲天,骨矛怒劈,赤红着双眼,两千人汇聚在一起,血气如汪洋大海般涌动,战气似海啸惊天。

这就是人族的力量,属于人族的战气,掌握人体奥秘,贯通肉身天脉,衍生血脉战气,非人族血脉不可修行。

“杀!”

片刻后,萧易身边,再次有近千名血石族人冲出,这些血石族人虽然修为不足以成为战兵,但是一身天脉也至少贯通了七条以上,一口战兵在手,轻易可以挥出七千斤的巨力。人体肉身一百零八条天脉,每贯通一条,可拥千斤之力,战气铿锵,无坚不摧,一百零八条天脉贯通,聚周天气海,可拥十万八千斤巨力。

呜!

一杆青色铁枪自萧易身边洞穿而过,淡青色战气澎湃,劲风呼啸,凛冽的风压令得四周许多观战的血石族人呼吸一滞。

“是石雷!”

有人惊呼,只见一名少年龙行虎步,黑发乱舞,手握一杆青色铁枪,一步跨出就是数丈,朝着百丈外一名青甲仙兵杀去,正是那少年石雷。

“萧大哥,你小心,不要冲动。”

石雷的声音远远传来,他浑身战气涌动,青色铁枪笼罩青辉,与一名仙兵铁枪猛烈碰撞。

锵!

火星四溅,青色战气搅碎风刃,将那仙兵周围的雾气一下撕裂,刹那间,以两人为中心,一层透明气浪扩散数丈,卷起尘烟。

“好小子,十二条天脉,石雷这小子战气又见涨了,这一枪起码有十二钧巨力!”

“比一般刚入伍的战兵都要强上一筹,只要经历血战,必可成大器。”

部落山墙前,越来越多的血石族人怒吼上前,虽然修为不高,但是数量不少,打通七八条天脉的,转眼间便有两千人冲入沙场。

一直过了一炷香,萧易才勉强平复下心绪,他不是杀手,没有抹杀过生命,初入这个世界,他的心还未平静。

凝神静气,萧易默默观想蛮象图,一头青鳞蛮象出现在脑海之中,长鼻席卷,横扫四方,巨大的象躯如一座大山镇压在心头,隐约间,萧易感到浑身的气血都开始沸腾起来。

镇定了心神,观血战沙场,萧易的气血也被勾动了起来,这一刻,萧易感到,体内那一缕金黄的荒龙血气,慢慢融化,如蚕丝般的血气精华开始渗入四肢百骸,原本只是堪比血石部落普通十岁少年的体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强盛起来。

这是一种升华,在科技大时代,随着机械发展逐渐退化的人类体质,在远古岁月荒龙精华的融合下,再次绽放出了炽盛的光。

轰!

远方,两股强烈的气浪冲天,浩瀚气势哪怕是三千青甲仙兵都无法遮掩,那是两名血石族人,他们手握赤色战矛,身体蓦地拔高,筋骨齐鸣,眨眼间由八尺暴涨到丈二,深青色战气燃烧,磅礴的血气升腾,仿佛两口巨大的火炉,瞬间与那三名青甲仙族展开大碰撞。

三名青甲仙族,坐下异兽咆哮,水气成箭,撕裂空气,他们手握青色铁枪,仙气缭绕,冰冷杀气冻结水气,方圆数十丈,点点冰凌凭空凝结,朝着两名血石族人破空激射。

“千夫长!”

山墙前,无数血石族人精神一震,两兵交战至今,两大千夫长终于出手,此刻,两人战气澎湃,撕裂长空,赤色战矛迸射出丈长的深青色气芒,粉碎冰凌,将三名仙族千夫长的杀气瞬间切割。

血气漫天,每一名血石族人都战到发狂,他们浑身浴血,战气几乎燃烧起来,百丈外,石雷与一名青甲仙兵激战,青色铁枪横扫,一块块千斤巨石炸成齑粉,除此之外,还有十数名血石族少年也进入沙场,他们战法稚嫩,却血性满腔,悍不畏死,十数名战兵护持在四周,只放普通仙兵与他们交手,伍长以上全部阻隔在外。

石公曾经说过,仙兵伍长,需要贯通三十六条仙脉,对应人族三十六条天脉,百夫长需七十二条仙脉,千夫长则需贯通全身仙脉,凝聚丹田紫府。是以,一名仙兵伍长,足以杀死所有的血石族少年。

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萧易观想蛮象图,青鳞蛮象镇压心神,金黄色的荒龙血气持续渗透到肌体皮肉当中,那鲜血愈加鲜红,每一息,都能清晰感到气力在增长,这种感觉很玄奥,萧易可以精准地知晓自己拥有的力量,借助蛮象图,他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每一寸筋肉,皮膜,乃至骨髓。

点点金黄色的血气渗入鲜血,渗入皮膜,渗入筋肉,渗入骨头,乃至更深层次的骨髓,仿佛浸泡在滚热的泉水当中,萧易的肌体逐渐生出了一层玉质的光泽,乃至散发出来了淡淡的清香,只是这清香被四方血气一冲,一下就消散了,根本无人察觉。

手中的断枪越来越重,怕是足有两百斤了,但是在萧易感来,却仍是比之前轻了一点,可以轻松挥动了。

“有正常血石族人的气血力量了。”

萧易眸光一凝,不过那一缕荒龙血气的力量对于如今的他来说,仍旧是浑厚无比的,哪怕仅是发丝粗细的一缕,对于科技大时代的人类来说,都足够几次脱胎换骨了。

荒龙血气持续渗入,融合进肉身的每一个角落,隐约间,在萧易脑海中,阵阵龙吟声不绝,这龙吟藏有一种古老而苍凉的气机,意识中,那青鳞蛮象的形神都颤动起来,仿佛随时都会消散。

心神一凛,萧易努力观想蛮象图,铭记每一寸象体,维持住蛮象的神形,仿佛被龙吟声触动了一般,这一刻,在萧易脑海中,一头青鳞巨象甩动长鼻,有席卷九天之势,象鸣惊天,四根象腿如天柱在碾动,猛烈践踏,沛然大势震动人心。

一股无形音浪在传递,进入肉身的每一处角落,萧易浑身酥麻,他可以看到,全身骨骼变得更加晶莹,黄金血气融合更快,这也是观想蛮象图的好处之一,借助荒兽形神淬炼肉身,荒兽乃是蛮荒异种,石公说,荒兽不同于百界大族,它们生于人界,肉身强横,直到老死也只修兽身,借助观摩其形神,可以凝炼血气,坚韧筋骨。

三百斤!四百斤!五百斤!

黑色断枪的重量不断增加,黑黝黝的枪身泛着冷幽幽的金属光泽,丝丝缕缕冰冷的气息散溢,而随着断枪重量增加的还有萧易的体质,从来没有哪一刻,萧易会感到这样强大的体魄,仿佛一头巨象在体内咆哮,浩瀚的血气在涌动,萧易好像听到了江河奔腾的声音。

一千斤!

断枪一直增长到了千斤才止息,握在萧易的手中依旧不重,直至此刻,那一缕荒龙血气才完全耗尽,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袭上心头,除了强大的体魄气血,方圆百丈纤毫毕现,数里之地,声音清晰入耳,乃至萧易观想蛮象图,照见肉身一百零八条天脉,一条天脉猛烈跳动起来,仿佛随时都会融会贯通。

青甲仙兵持续后退,大地之上留下血与骨,残破的铁甲,碎骨屑纷飞,不时有一两名仙兵被洞穿颅骨,形神俱消,不过两大血石部落千夫长却被压制,三名仙族千夫长,青色铁枪交织成闪电雷网,仙力似瀚海巨浪,坐下麒麟马长嘶,气血如山,与三名仙族千夫长融为一体。

冷哼一声,天穹之上,石之轩端坐万里驹,右手抬起,一口燃烧着淡蓝色烈焰的铁矛出现在手中,这铁矛甫一出现,周围的空气猛烈扭曲,磅礴的战气瞬间锁定了三名仙族千夫长。

“天兵!族长的天兵战矛!”

有人惊呼,只见石之轩左手黑铁棍直指三名仙族千夫长,右手铁矛猛地掷出。

轰!

战气轰鸣,浩瀚气息贯透三千丈,这一矛太过惊悚了,几乎在瞬间达到了三名仙族千夫长面前,空气被撕裂,轰隆一声,击碎了三口青色铁枪,余势不减,直接洞穿了一名仙族千夫长的胸口,再贯透其坐下麒麟马,将其钉在地上。

“退!是人族淬骨境强者!”剩余的两名仙族千夫长齐齐色变,他们身形暴退,坐下麒麟马发足狂奔,蹄下水气凝云,眨眼间就是数十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