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 紫金战名 第三百三十六章 重归远古!(大结局)

噗!

忍不住咳出一口带着混沌色的战血,萧易退后,这太惊人了,以他而今的战力,九转圣人也不能只靠气机就将他轻易击伤,但是眼前这口刑天大印显然超出了常理,甚至萧易有一种荒谬的感觉,这大印中复苏的气机,比之此前他所见到的几位王者更加惊人,即便是那为他们种下灭魂丹丹毒的剑王,也远远不及,这是源自生命层次的威压。

轰隆隆!

一声雷鸣,萧易浑身一震,这熟悉的雷音,与刚刚百界雷霆汇聚时一般无二,他可以想象,此刻黄泥洞外,百兽岛上空定然早已雷云密布,这一道雷音,是直接响彻在他的灵魂深处。既而,他眉心发光,黄金战名显现,属于人界的意志自主降临,催促他出手诛敌。

“诸天的传承者,你要对我出手吗……”

就在萧易心神震动之余,一道近乎伟岸的声音在前方响起,刑天大印发光,轰的一声,击穿了虚空,打开了一条光怪陆离的通道,一切都在扭曲,无论是光还是虚空,这样的力量,简直可以贯穿九天十地,八荒六合都没有敌手。

“你是谁!”萧易沉声道,如临大敌。

有脚步声响起,平淡无奇,却好像踏在百界的脉络之上,扭曲的通道内,一道雄健的身影迈步走来,时光碎片在身边飞逝,这是极其惊悚的一幕,行走在飞逝的时光中,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才拥有这样的伟力。

“吾乃不周山紫微宫天帝座下,五大刑天之首!”

缥缈却雄浑的声音穿透了一片片时光,在黄泥洞天中响起,瞬间,虚空生电,漆黑的闪电千丝万缕,齐齐劈向刑天大印。

轰!

虚空破碎,如一片烂布,四分五裂,而刑天大印铿锵作响,火星四溅,任由闪电劈杀,却不损分毫。

五大刑天之首!

萧易倒吸一口凉气,不周山紫微宫天帝,他想到了种种传说,都是后世科技大时代流传下来的古老神话,这样的人物,难道在遥远的过去,比这近古更久远的时代真实存在过?

很难想象,古老的地球,久远的岁月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又衍生了怎样的变故,宇宙在后世科技探究中,遥远的过去又是否如预测的一般,这一切,都已经偏离了萧易过去的认知,打破了诸多既定的规则。

锵!锵!锵!

黑色闪电呼啸,化作长矛,大钺,飞剑,大戟,诸般兵刃齐现,斩向刑天大印,这是一场可怕的攻伐,杀气透虚空,每一击都洞穿这百兽岛的坚固空间,扭曲的时光中,那身影愈发清晰了,萧易分明感到,弥漫在空气中的百界意志在颤栗,这令他难以置信,到底是怎样的人物,才令得百界意志如此抵制与抗拒。

此时,来自人界意志的催促更加强烈了,相比于其他百界意志,人界意志几乎浩瀚无尽,尽管如此,在萧易的感应中,也捕捉到了一丝极细微的忌惮。

不错,就是忌惮,作为百界生命源地的人界,诞生的意志有多么强大不言而喻,就是这样的存在,掌管天道运转,也对来人产生了忌惮,那飞逝的时光中,平静的脚步声愈发渗人了,萧易深吸一口气,不再犹豫,他身负黄金战名,受到人界意志眷顾,人界意志降临,他不可能不出手,否则遭到人界意志摒弃,前路迷茫,只有永恒的黑暗。

轰!

下一刻,萧易浑身迸发出来汪洋一般的气血,丝丝缕缕的混沌气自周身的每一处毛孔中喷发,瑞气如织,庞大的气机宛如一头沉睡的古荒龙,一下苏醒过来,整个黄泥洞天都开始震动了。

嗡!

黄金战名自眉心处浮现,诛天转动,一股宛若源自太初的拳意自萧易身上升腾而起,他迈步如龙,身若天鹏,拳头如一口神锤砸落下去,不足八尺的身影在此时似乎无限放大,玄黄小世界在身后浮现,缓缓转动,大地母气垂落,如一片天河倾泻而下。

铛!

一声巨响,火花迸溅,萧易的拳头被刑天大印挡住,两者之间迸发出璀璨的光,一股惊人的气浪以两者为中心,朝着四方席卷开来,既而,黄泥洞天剧震,一条条大裂缝撕裂开来,天光渗透,可见雷电交加,整个百兽岛都笼罩在了天怒中。

这是一次大碰撞,萧易出道以来,这是他遭遇过的最强敌手,或许说并非是一个人,一方大印,来自遥远的过去,绽放在了现在,迸发出了无量神能。

哐!哐!哐!哐!

一连数十击,萧易长啸,若天鹏俯击九天,又好像古老的巨人在摄拿日月,到最后,他整个人如一头荒龙再生,龙拳爆发,喷薄出一缕又一缕混沌光束。

顷刻之间,他将一生所学演化到了极致,在黄金战名的加持下,一身战力攀升到了此生的最绝颠,最后,一切神形都合一了,只剩下了一道身影,那是诸天神形,看不清面容,却好像亘古不朽,站在混沌初开的起源之地,他一拳抬起,向前遥击。

咻!

一道拳气如浮光,清蒙蒙一片,仿佛洞穿了古老的时空,浩大的拳意甚至超出了萧易的想象,他整个人沉浸在了这一拳中,体悟拳力,把握拳意,渗透拳心,隐约之间,他似乎生出了一种熟悉感,来自那行走在时光碎片中的身影。

轰!

拳气撞击在刑天大印之上,发出一声振聋发聩的颤音,宛若古神庭的天钟撞响,浩荡的音波席卷,被一股无形之力催动,刹那间传遍了诸天百界。

“远古的钟声,终于响了。”

“太古、远古、上古、近古,四个时代的因果终于要了结了吗?”

“看不透,看不清,生死和命运,到底掌握在谁的手里,大帝吗?还是诸位皇者?”

百界深处,传出许多呢喃之音,一些隐世的大人物罕见地苏醒了,散发出了往日震慑诸天的气机,甚至惊动了各族大帝级的人物,因为在他们久远的记忆中,一些人应该早已离世了,没想到还存活在世间。

……

百兽岛上。

萧易止住了攻伐,他察觉到了异样,自己似乎触动了什么,抬头看,黄泥洞天早已崩塌,显露出属于百兽岛的天空,金黄大日不见了踪影,只剩下了色彩斑斓,光芒扭曲的穹顶,一片又一片属于时光的碎片显现,若雨点般坠落大地。

时光如雨,天钟镇世!

萧易神情凝重,他已经明白,这是真的生出了大变,一场远远超出他想象的变故,由他亲手拉开了序幕。

“到底是什么人,为何我如此熟悉?”

萧易喃喃道,死死地盯住了那行走在时光碎片中的身影,此刻,他胸口发热,沉寂已久的石镜开始复苏,这是前所未有的,石镜残破至今,这是第一次主动复苏,一股难言的玄妙气机传递出来,天穹之上,时光雨更剧烈了,一片片,若晶莹的花瓣,倒映出山河日月,春夏秋冬。

轰!

下一刻,萧易浑身一震,一道金光自石镜中射出,瞬间洞穿了层层时光雨,深入到了不为人知的时空深处。

咔嚓!

一道清晰的声响,天穹裂开了,光雨如瀑,又是一条扭曲的时光通路被打开。

咚!咚!咚!

有清晰的脚步声响起,一道同样模糊的身影,出现在九天之上,萧易眼中神光迸射,石镜打开了通路,来人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那身影却无比的熟悉,那是属于他的,大圆满未来身!

萧易竭力想要看清未来身的面容,时光雨中,那修长的身影如隐没在层层水波中,似梦幻泡影,然而气机却仿佛可以撕裂天穹,崩溃大宇宙。

但不管未来身的脚步声如何宏大,都掩盖不了时光碎片中那雄健挺拔的身影,清晰的脚步声响彻在诸天百界,任凭刀枪剑戟,诸多雷罚兵刃攻杀,也不能撼动分毫。

轰隆隆!

或许是默契,也许只是巧合,下一刻,两道身影几乎在同时挣脱了破碎的时光之路,天地剧震,百界摇晃,萧易震动,他捕捉到了人界意志颤抖的声音,仿佛雷雨夜簌簌发抖的百兽,他第一次感到,一界意志的生命与情绪,天道无情,天道有情。

“百界英杰,重归远古!”

甚至来不及看清两道身影的面容,萧易只看到两只铺天盖地的大手按落下来,即刻,坚固逾神铁,流淌混沌气的战体开始消融,玄黄小世界瞬间瓦解,大地母气崩碎,轮回意志也逐渐沉沦。

我不甘心!

萧易发出无声的嘶吼,这乱世之初,他尚未登临极颠,石镜更未修复,断去的时空通路也未能再次打开,他怀念过往,他铭记未来,他思念属于科技大时代的尘烟尾气,市井喧嚣。

眼前逐渐黑暗,最后,他隐约看到两道模糊的身影并肩而立,两只大手横推过百兽岛,撕裂了冤魂海,贯通了人界,覆盖了九天十地,最后出现在诸天每一大界的天空。

无数光雨凌空飞起,有龙太子敖乾,有金阳天女,有星辰之子,元化天站在古老的神光柱前微笑,也随着升空而起,投入到大手之中。

啾!

金乌啼鸣,一头黄金神乌展翅,近乎覆压了小半个妖界,帝气如海,贯穿了虚空,这是金乌妖帝,他逆空而上,神羽如剑,刺破了九天。

噗!

大手落下,粉碎一切,没有什么可以阻挡,帝血染虚空,滴落百界大地。

瞬息之后,复苏的皇者气机开始蛰伏,天穹扭曲,显现出蜃影,一片古老的星空缓缓浮现……

【全书完】【部分结局见新书《紫极天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