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平台 > 角落 桃花,花,桃 > 正文

命犯桃花(民间故事)

2017-08-07 18:26 御马坊 关键词:桃花,花,桃

林瓶儿是个大学生。她长着一张苹果脸,留有两个小辫,身材修长,穿一款百褶短裙,活泼可爱。

祝小彗是她的同宿舍好友,两人情同姐妹,整日形影不离,有时连见男朋友也要一同出现。

虽说林瓶儿长的美丽动人,但她也有她的烦恼。起初学院的学生会主席阎尚志一直在追求她,她也觉得和阎尚志在一起挺风光的,但不成想最近又有一个叫万丰的男子闯入了她的视野。

万丰是她在一次老乡会上认识的,是个电脑经销商。他风度翩翩,又善于取悦女性,加之兜中也确实有几个钱,三下五除二就把林瓶儿收入囊中。没过多久,林瓶儿这棵校花就被万丰这头“猪”给“拱”了。阎尚志不知从哪里得知了这个消息,他觉得自己被林瓶儿耍了。为了得到林瓶儿,确切一点说是林瓶儿的身体,他死缠烂打,心想:哪怕让林瓶儿陪我睡一个晚上,至于以后她跟谁好,自己都不会再管了。

林瓶儿对阎尚志的动机十分清楚,她多次告戒阎尚志:不要再来纠缠我,我已经有新的男朋友了。你的条件那么好,可以再找一个啊。但阎尚志哪里听得进去,继续对林瓶儿进行骚扰。

为了摆脱烦恼,林瓶儿让算命先生给自己算了一卦。算命先生掐指一算,说她今年命犯桃花,要妥善处理男女关系,不然恐有血光之灾。林瓶儿闻言,心中十分恐惧。

一周后,恰巧是“五一”长假,祝小彗见林瓶儿神不守舍,就邀她到老家去玩。林瓶儿早就听说祝小彗的爸爸以前是个大干部,在稍微偏远一点的山区有一套很大的房子,早就想去见识一下,再加上她最近心情不好,正想出去散散心,就当即答应了祝小彗。

……

“五一”到了,林瓶儿和祝小彗一起回家。他们先是乘公共汽车,一路上有说有笑。而后她们又坐了一辆“摩的”进山。

进山后,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气温开始急剧下降,各种动物的叫声不绝于耳,林瓶儿这时竟有些害怕了,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踪她们。她问祝小彗什么时候能到,祝小彗说:“就快到了。”

傍晚时分,她们终于到了祝小彗家,一个叫作“桃花峪”的小山村。

见了祝小彗的父亲——祝平津,林瓶儿不禁被吓了一跳。这哪里像一个退休的老干部,除了皮肤白皙,衣服还算整洁外,一张布满褶皱的脸以及脏乱的头发与农村的邋遢老头无异。更为严重的是,他那一双幽深且泛着异样目光的眼睛令林瓶儿发自内心的感到害怕。

晚上,林瓶儿没有和祝小彗住在同一个房间,因为祝小彗有说梦话的习惯,她害怕被祝小彗吓着。

林瓶儿躺在床上开始给万丰发短信。自从她和万丰好上以后,晚上互发短信就成了他们的必修课。发完短信,林瓶儿关掉手机,正准备睡觉的时候,突然听到外面有细碎的脚步声,抬头看时,只见一个黑影从窗户底下一闪而过。她的心顿时紧张起来。

第二天一早,林瓶儿把自己昨晚看到黑影的事情告诉了祝小彗,祝小彗不以为然的说:“可能是你看花眼了吧,这山沟里哪来的盗花贼,可能是只野猫。”但林瓶儿不这样认为。

因为昨晚没有睡好的缘故,午饭后,林瓶儿准备好好睡个午觉。她正准备拉上身后的窗帘睡觉时却发现了令她震惊的一幕:在楼后的平房里,祝小彗的父亲正压在一个女人身上。因为他们没有关窗户,所以看的非常清楚。林瓶儿凭直觉认定:那个被祝小彗父亲压在身下的女人肯定不是祝小彗的母亲。

本来她是不愿意把这件事情告诉祝小彗的,但又一想:自己和祝小彗情同姐妹,要对她负责,于是去敲祝小彗的房门。

祝小彗在里面“哎”了一声,好长时间才出来开门,出来时衣衫不整,一脸的倦容。

“你干什么呢,叫了你那么长时间才开门,在家偷汉子呢?”林瓶儿和祝小彗开玩笑。

“别逗了,找我有什么事?是不是又见到盗花贼啦?”

“不是。有件事想问你:怎么没见你妈妈,她在哪儿呢?”

听到林瓶儿问这个问题,祝小彗的脸色突然就变得十分难看。

见祝小彗不方便说,林瓶儿转身要走。

这时祝小彗一把拉住了她,“瓶姐,告诉你也无妨,谁叫咱们是姐妹呢。来吧,你跟我走。”说着就把林瓶儿领进了另外一个房间。

进了房间,祝小彗指着一个瘫痪在床的老女人对林瓶儿说:“这就是我妈妈。”林瓶儿顿时吃惊不小。

“你肯定觉得不可思议吧,现在我来告诉你其中的原因。”

“她(妈妈)不是个好女人。听爸爸说,他刚参加工作的时候,职位很低,她看不起爸爸,和爸爸的一个领导上了床,我就是他们的‘孽种’。我出生后,爸爸慑于那个领导的淫威没有把我们赶出家门,但仇恨却在他心中扎下了根。后来爸爸终于搞倒了那个领导,让他进了监狱,然后又搞了他的女人。爸爸搞的女人很多,在他眼里,女人都是虚情假意的,他见到女人就会有一种厌恶和报复的心理。我想你肯定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

“另外,有一点我需要告诉你,老头子可能心理上完全变态了,现在连我都不能明白他心里在想些什么?要不,我明天就送你回去吧。”

听完祝小彗的讲述,林瓶儿心惊胆战。她感谢祝小彗的善意提醒,又回了自己的房间。

这天,林瓶儿处于高度紧张之中。夜里,林瓶儿刚躺到床上,正在考虑如何保护自己的时候,突然看到一股黄色烟雾从门缝中飘了进来,她突然感到出奇的困,很快就睡着了。

睡梦中,她感觉有人压在她的身上……

清晨,林瓶儿从睡梦中醒来,发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床单上还有昨晚留下的污秽。她当即意识到:自己被迷奸了。她恼怒至极,却又不敢声张,她害怕因此招来杀身之祸。那个算命先生的话还在她耳边萦绕。

她在门口捡到了一件男式衬衣,她闻了闻,只有老年男性才有的味道。她心里已经清楚昨晚迷奸她的那个人是谁了。

早饭的时候,祝平津问女儿祝小彗有没有看到自己的一件衬衣,祝小彗说没有。林瓶儿听完差一点就跳起来,她想大骂祝平津一顿,骂他是个臭不要脸的伪君子,老色狼,变态狂。

吃过早饭,林瓶儿就催促祝小彗赶快送她回学校。祝小彗准备好了车子,却不想天空中竟然飘起了小雨,行程被迫推迟。雨淅沥淅沥的一直下到晚上,林瓶儿只好等到明天。

晚上,村中突然停了电,楼道中出奇的黑,但林瓶儿还是隐约看到了那个黑影,她悄悄的躲在门后,手中握着一根白天准备好的钢筋。她看见那黑影踉跄地推开自己的房门,她使尽全身的力气举起钢筋向那黑影的头上砸去,那黑影应声倒地。林瓶儿借着手机的光线发现此人正是自己一直怀疑的祝平津。

第二天,警察把祝小彗的父亲祝平津带走了。很明显,他计划再次入室强暴林瓶儿。

回到学校后,为了维护自己的名誉,林瓶儿对自己被强暴的事只字不提。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自从她从祝小彗家回来之后,阎尚志不再纠缠她了,并且还和自己的好朋友祝小彗谈起了恋爱。林瓶儿对这样一个完美的结局甚为满意。

转眼到国庆节,林瓶儿已经厌倦了万丰,又换了一个房地产商作为自己的男朋友,万丰一如阎尚志一样纠缠她。

国庆节,同样是为了散心,林瓶儿、祝小彗还有阎尚志一起来到了祝小彗的家。

一天中午,林瓶儿闲的无聊,决定出去走走,她漫步在山路上,远远的看见两个妇女对她指指点点,她隐约听见她们说:“祝平津这辈子倒霉大了,年轻时老婆跟别人跑了。老了,还被这小妖精给害了。唉,谁让他眼睛看不见哪,家里藏了个男人也不知道。”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