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平台 > 影音娱乐 日本,日本人,八路军 > 正文

万余日本人加入八路军反对倭寇入侵,父不义子奔他乡

2017-08-03 19:21 关键词:日本,日本人,八路军

世间有一种人,他们总是在表面上抱着“悲天悯人”的情怀去指导众生。西班牙人为了黄金而去屠杀阿兹台克人。他们的名义很动听,那就是皈依上帝,因为上帝将把他们带入天堂。人类历史总有一些人干着这样的“好事”似乎他们真的是那样的博爱无私。再如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东亚、东南亚国家的旗号就是“大东亚共荣圈”以及抵抗西方列强、帮助各国摆脱奴役。

然而,有一些日本人却不受这种调调的诱惑,一往无前地与自己的同胞刀剑对峙。因为,他们认为:自己的同胞在干着丧尽天良的事情,自己能做的就是尽快打败自己的同胞,让他们更快地醒来。自己不是在与同胞为敌,而是在拯救自己的同胞。

我的英文不好不知道啥意思。但很切合我的思想,看上去。人嘴两张皮,官字多一口。当打开宣传机器去向百姓兜售歪理邪说的时候,绝大部分人都会受其蛊惑。就比如日本军国主义。

1943年深秋,山东文登县某处夜风吹袭,如刀似剑的寒气夹杂着黄海的海腥味吹刮得人们不得不畏手畏脚起来。然而,有一个身材瘦削的男人却来到了一处黑魆魆的碉堡前,丝毫没有冷意。他高声向这对面喊着,顷刻间,对面的人叽里呱啦地叫喊叫着显得极为紧张,紧随其后的便是砰砰数声枪响。随着枪响,一曲优美哀伤的曲调传来,伴随它的是文字的哭泣诉说“夜半人静月更明,寒光斜射照进窗。期待在渺茫异国的丈夫啊!妻子和孩子非常寂寞和哀伤……”

这一幕,好熟悉。两千多年前的楚王项羽也曾见识过这一幕。然而,今天有幸听到这家乡美乐的并不是历史英雄,而是一群异国的豺狼和本国的犬狈。他们能够有幸享受这一美好时光的缘由就在于:博大仁爱的中国人民保有着深切的爱心。在我们的理念中,他们也是受到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毒害,因此,他们本身也需要救赎。

向他们喊话的并非是中国人,而是一群被称作是“日本八路军”的日本人。唱歌儿的人名字叫做石田雄。

随着1840年鸦片战争失败后,中国国际地位的逐渐衰落。中国人的形象在日本人眼中就成为了“落后”的代名词。日本军阀向国人灌输着一种理念:近百年来,亚洲之所以被西方侵略,就是因为日本失去了领导地位。在日本的帮助下,亚洲人民将脱离西方列强的奴役。可愚昧无知的中国人对这种帮助却置之不理,反而和西方列强一道阻止日本的领导。日本人民只有打败了这些抵抗者,才能使中国人获得真正的独立。

许多人都怀着朴素的心情怀疑着日本是否正义,由此,日军思念家乡的情感日益突出,厌战情绪非常明显。许多秘密反战组织在各地出现。例如广东的“南支那派遣军反战大同盟”,河南、山西的“日本陆军飞行将校俱乐部”、山东的“反战大同盟”等。

古老的“三字经”早就告诉我们“人之初,性本善”。之所以,日后有好人、坏人、畜生不如的分类,就是源于后天的熏陶。哪个国家、哪个民族、哪个种族都一样,只要他是人。日本民众受到了军国主义的蛊惑后,许多人由人变成了魔鬼。然而,在中国人民强大的感召下,一些魔鬼再次转变成了人。前田光繁就是其中之一。

当前田光繁背着枪,跨海东来的时候,他的内心却非常可笑地可悲地装着“帮助中国人民富强”的信念。1938年7月29日前田光繁来到了今天的河北省藁城市双庙村,他的任务是监督中国人采石。入夜,前田在昏睡中被人绑了起来。当他醒来时,已经发现自己成了俘虏。因为,就在那一刻一支冰冷的枪管正在他的脑门儿前一尺的地方。完蛋了,八路地该活。恐怕是他当时心中唯一的心声。

仍然受着日本军国主义迷惑的光田,仍然高傲着抬着他的头,他要让自己死得像个武士。因为,上级早就灌输过“八路军专杀俘虏”的思想。可是,令他没想的却是如下场景:

八路军义正言辞的对他训诫了一番之后,就像他出示了一份儿优待俘虏的文件。那份儿文件是用日文写的,前田能看得懂,但打死他也不相信。然而,八路军的行为不能不令他确信自己的上级错了。以后的种种反常举动,使他大为吃惊。

行军中,胜利者走着,俘虏却坐着牛车有时候甚至享受着中国连级干部的待遇——骑马。

吃饭时,胜利者吃小米,俘虏却能吃到白面,甚至大米饭、炒鸡蛋、猪肉和青菜。

穿衣服,胜利者穿着各式颜色的粗布衣服,俘虏却能穿上草木灰的衣服。

逐渐的,前田觉得八路军并非传说的那样。等他到了八路军总部山西武乡县王家峪村时,他看到了两位同胞的身影。经过攀谈,他才得知一个叫小林,另一个叫冈田。三人被安排组成了一个小组,在小组内他们要求阅读另外一种声音。例如河上肇的《第二贫困物语》、早川二郎的《唯物辩证法》等。起初,他们看到这种大逆不道的言论时,往往甚是排斥。但随着阅读的深入,同样是贫苦人出身的他们,逐渐为书中的语言所打动。当年的“皇军是来帮助中国的”的真实面貌也涌现出来。正如人类派遣军的指挥上校并非是为了帮助纳美人,而是为了掠夺。

前田三人被安排去看日军“扫荡”后的村庄,种种惨状,使三人震惊,他们的内心充满着“被欺骗的愤怒和对死者的愧疚”。前田见状大哭,对着随行人员说着歉疚的话。然而,这些愧疚话在村民的耳朵中并非愧疚而是另一种声音——复仇。村民们疯了一般向三人围拢而来,八路军指战员们拼命地解释、劝说,这才使村民们冷静下来。从此,前田等人便与过去的敌人一起生活,村民们对待他们的态度也由敌视转为了接纳,进而是一种亲切。

这些人就是神秘的日本八路军,据说人数多达万人!

1939年1月2日,八路军总部开展联欢活动。朱德总司令也前来观看。前田光繁、小林武夫、冈田义雄三人,突然发表了参军声明要求参加八路军。

当前田说出“军部和政府会骂我们是叛徒和卖国贼,但这正是我们所希望的,也是我们的光荣。因为我们所走的道路是真正正义的道路,是符合日本国家和民族利益的”时,朱德总司令立刻与他们握手表示欢迎。

由此,一支由日本人组成的八路军队伍就此诞生。前文我们提到的那位石田雄也是其中之一。

1939年11月7日第一个日本人反战组织“觉醒联盟”在山西辽县(即现在的左权县)麻田镇成立。到抗日战争胜利后,由各种反战组织组成的“在华日本人民解放联盟”成员超过万人。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