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平台 > 影音娱乐 > 正文

“肥皂台今天火了吗?”

2017-08-03 22:21 vice中国

我曾做过一个正经的社会实验:半夜观察室友的睡相,几乎每个人的大拇指都会抽搐——没毛病,梦里也在刷手机。要我看,一天当中根本不存在什么碎片时间,但是碎片化阅读方式早就成为了现代人最重要的生活方式之一:我们时刻需要新的内容来填充续命,而快速、猎奇的信息是缓解手机依赖症和任何其他焦虑症的首选,搞笑视频自媒体因此成为了情绪的发泄地——你除了在这儿噼里啪啦打着“红红火火恍恍惚惚何厚铧”之外,还能从网友匪夷所思的脑洞里激发出无限灵感。

肥皂台便是其中之一,尽管他们才成立还不满两个月,却立志于传播“比你想象的更糟糕的视频”。通过“移花接木”公共画面,恶搞明星、电视剧、网综或者土味视频,在low的同时又贱得有些高级。为了对该台做一个全面深入的了解,我坐在主任旁边偷摸摸地花了一个下午时间看完了所有视频,同时还要忍着不笑装作认真工作的样子,真的很辛苦。

肥皂台的第一条热门是《我第一次去GayBar的时候》,再联系一下“肥皂台”这三个字,合理地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微博散发出的“贱”同我周围那些Gay蜜气质如出一辙。台长熊小默,作为VICE的资深读者,也有一种熟悉的“骂骂咧咧阴阳怪气”的性格。所以我们的交流特愉快,你们肯定也喜欢。

粉丝福利,“肥皂台”牌肥皂

VICE:“肥皂台”跟捡肥皂到底有没有关系?

熊小默:有,很多人第一反应都是肥皂剧,这一点没有错,但是捡肥皂也是,其实肥皂都做出来了。

只送男粉丝吗?

那不至于,每个人都可以弯腰。

抛开肥皂不说,你觉得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平台?

刚开始的时候,我是基于这么一个顿悟来的:单靠高级感,是无法从恶俗电视节目手上抢到观众的;所以我要做就做一个更恶作剧,伪装更好的频道。你们不是有什么芒果TV、浙江卫视吗,天天看垃圾节目的?那我干脆也做一个台,让它更垃圾,更恶俗,但是是恶趣味的——所以就“肥皂”+“台”。

听说你以前是个挺“高级”的人,怎么变成一个段子手了?

我做了很多年的杂志,杂志是对精英传播,云上的日子——香槟鸡尾酒头等舱鱼子酱。文化解读是我的强项,当代设计的来龙去脉,新的艺术运动、思潮溯源……基本就是格物致知那套东西。这些东西在人民那儿可走不通,不过有没有读者在看不太重要。只不过对白羊座来说,有点闷了,还是想要搞些恶作剧,目标对大众传播。从对精英到对大众,从建筑师、设计师、名流和艺术家,到路人皆知的公共面孔,大众桥段。所以很多人听说我现在做了一个段子号后都惊了。

台长熊小默

之前关注过同类的账号吗?

没有……我对中国主流的流行文化非常不熟悉,选秀、综艺、中文流行歌、毯星什么的一概不关心。在肥皂台开始做之后,我才逼着自己去看。上个月,我一下午看完了蔡依林的所有MV,之前对她几乎一无所知。一些国产剧,比如《我的前半生》,我是在YouTube看的——因为只有YouTube才有2倍速快放功能,比较节约时间。

——总之,非常惊讶,真的是另一个世界。在此之前我觉得非常low的东西,相比而言已经算很高级了......大众真的是神秘莫测,无法琢磨的。有时好多我自己觉得快笑死的视频,发出去无人喝彩。倒是几段很随手的东西,能转发好几千。太震惊了,规则到底在哪儿,我们正一边走红一边琢磨。

Iammotherf**king罗子君的妈妈

能举几个例子吗?

我很喜欢恶搞变形金刚5那条,但转发才26条。那真是部超级烂片,充满了毫无意义的鸡汤台词和莫名其妙的打斗逻辑。所以我猜啊——可能哦,如果大家没有怀着和我一样的对这部电影的鄙夷,就不太会明白为什么要给电影画面配上非常不祥的结局。但“我第一次去GayBar”那条,纯粹是个人情绪抒发,却火了……

恶搞变形金刚5

肥皂台在跟观众互动时说的“我”是谁?这个“我”第一次去GayBar的时候真像葫芦娃爷爷进山洞一样吗?

提到“我”其实都是指“我台”,一种话术,其实后面只是草台班子。我第一次去GayBar是北京的目的地,惊悚又诱惑。紧张得拉肚子,但是从厕所出来后又去买酒了。

我第一次去GayBar的时候

你觉得除了贱与恶趣味,LGBT特别是Gay文化能算是贵台的标志之一吗?为什么?有因此获得什么好处或者阻碍吗?

我自己是LGBT人群的一份子,所以即便肥皂台是半匿名的,我的人设也会不可避免带到肥皂台的人设中去。最近风口较为严格,我们很多被删除的视频,也是这个议题中的。我的产量本来就不大,还隔三差五删我,确实很不爽。所以好处是没有的,并没有把我们变成民权斗士,只是一个开了好多天窗的恶搞账号。

我们现在也是明哲保身吧,太敏感的话题我们就不碰了,或者让隐喻藏得更深一点。还删的话……也就只能算了,公开叫骂太容易封号了,这时节非常不好。也没啥型好转,不赚钱,就是图个开心。要是真恶搞不下去了,就不玩啦。

被删的“海绵宝宝连不上VPN”

你觉得直男嘴贱会更讨厌吗?不同性取向有没有关于幽默感的鄙视链?或者这只是LGBT身上的另一个标签而已?

我觉得任何有幽默感的人都是招人喜欢的。只要是对于大众议题、对于流行文化、对于权力的恶讽,就是真好笑。我不相信这种鄙视链的存在,反而不少同性恋人群反倒是从众、跟风、整齐划一的大众文化消费者。大家觉得LGBT人群更有才华、更有趣、更懂生活,恐怕也是一种一厢情愿的误读吧。如果我被人当做一个好玩的人,我并不认为是因为的我的Gay基因造成的。比如我觉得你司有很多好玩的人,其实也都是直男——和直女啊。差点漏了,政治不正确。

你觉得你们是更接近B站的鬼畜视频还是快手上的“中华土味”?你如何看待这两个完全不同的生态圈?如果都不像,你们怎么定义自己这种内容?

我至今不太懂鬼畜是什么意思,我也不会把肥皂台定义为鬼畜,听起来太亚文化了。我想做的是每个人都应该发笑,但笑点又有点高级的垃圾视频。中华土味系列其实特别带有城市居民对乡镇居民的优越感,这一点我不太买单。

我觉得我和以上两种都很不同。将公共画面揉碎再利用的恶作剧脑洞视频,其实很个人吧,是我自己对流行文化的戏谑。做的时候也没想很多,靠“移花接木”来耍贱。

恶搞韩红

肥皂台有很多视频是在恶搞明星,你们都恶搞过哪些明星?不怕他们的粉丝来砸场子吗?

我们恶搞过的国内明星有鹿晗吴亦凡蔡依林韩红张杰(ofcourse)。其实就是把他们当成了大众娱乐文化的靶子。小鲜肉的粉丝比较多,吴亦凡鹿晗都有粉丝来骂街,韩红没有,特别惨,只有一片哈哈哈。骂就骂呗,我也不会回嘴。

你最近发了一条特委屈的微博,听说被骂了,怎么回事?

其实是因为恶搞了样板戏那条。很多小孩子冲出来骂“革命先烈岂容你戏弄?”——太神秘了。在国外,十来岁的年纪正是最反叛,最热血的时候,看不惯权力和体制,看不惯人人都说好的东西;在我国,他们却是最容易拥护体制的人群。你能想象巴特·辛普森说“谁骂政府是谁傻逼”吗?

你觉得互联网有记忆吗?靠翻墙转播而成为段子手的人,会在中国社交网络的发展史里留下一笔么?

那些搬运号一定会更有市场的。信息流通是现代人的正义,也是消灭信息不平等的必经之路,但在正义被阻止的情况下,一定只会让投机取巧者获利。

互联网可记仇了,我希望,如果顺利的话,肥皂台的每个粉丝都能自己玩这套视频移花接木,尽情揶揄,他们也可以是乱涂乱画的人。

放开那个孩子!

为什么想起来要做这么一个信息更加碎片化的平台?从长视频到短视频,设想一下社交网络产品的终极发展形式?比如有声GIF会是终点吗?

有声GIF是个好点子,能给自定义表情包带来很多乐趣。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