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公众平台 > 生活旅行 情绪 > 正文

热到抓狂,原来情绪也会“中暑”!

2017-08-05 14:30 关键词:情绪

夏天这么热,简直让人心烦气躁、不想动弹,连脑子也转不动了。

做事效率变得低下,全是天气太热的错。

总是听人抱怨:“这么热的天一点也不想出门,如果穿戴整齐出门肯定汗流不止,裤衩拖鞋外出又太不不雅观。我只能呆在家里了。”

“总觉着好热好难受,什么事都不想干,本来计划的好的事情一拖再拖,生活节奏全打乱了!”

这样的抱怨究竟是给自己的懒惰和无能找借口,还是确有其事呢?

科学家发现,高温对人们的心理状态的确有影响。

高温让我们变迟钝

在高温下,我们的头脑不如平时灵活了。

在生活中,我们需要用有限的认知资源来维持工作与学习,例如注意力、记忆力、思考能力等等(Zijlstra&Sonnentag,2006)。

然而,高温环境迫使个人将认知资源更多地分配到评估和应对温度带来的的威胁,从而减低了能够分配到人们处理与任务相关的信息上面的资源,降低了工作和学习的速度和准确性。例如,一边在炎热中工作,一边担心自己会不会中暑,那么就不能像平时那样专心了。

同时,高温对认知资源分配的影响,也使得人们在面对问题时,难以想到解决的策略,从而问题和麻烦堆积起来,恶性循环,情况也就越来越糟(Hancock,Ross,&Szalma,2007)。

也就是说,高温让我们解决问题、完成任务的能力变弱,即使能完成,也需要更多的时间。

高温让我们不友好

面对令人不舒服的高温环境,我们会变得对外界不那么友好。

因为高温会削弱人们的积极情绪。心情不好的我们也没有了助人的意愿。

而且,难以忍受的高温可能预示着,环境中存在某种会损害自身的威胁,防范这种威胁会使我们更加疲惫,机体也因此而形成一种防御机制,让我们更多关注个人利益而忽视别人的存在,在人际交往中变得冷漠和利己(Belkin&Kouchaki,2017)。

甚至,高温还会增加我们的敌对情绪、对其他人的负面印象、以及攻击行为(Andersonetal.,2000)。

也就是说,“天气这么热,我连自己的事都不想做了,更别提帮别人做事……”

既然炎热天气会破坏我们的工作学习和人际交往,而天气这个因素没有办法改变,那么,我们只能提前准备一些改善疲惫状态、调节情绪的方法,以缓解高温天气带来的不良影响。RalphVernacchia,和SylviaVeit-Hartley(1999)提出的建议是:

了解你将要面对的挑战

在工作和任务开始之前,了解你将要面对的挑战,并且为高温可能带来的压力做好心理准备。如果条件允许,事先模拟将要做的事情,这有助于适应环境和应对压力。

回想过去在类似的高温下,你是怎样工作和学习的,用类似的速度和节奏面对现在的任务。

制定一个宽松的计划

做一个宽松的计划。你的计划需要适应你的才智和技能,比平时的计划放宽时间限制,以免高温带来的低效率让你无法按时完成任务;

保持计划的灵活,按照实际情况随时调整和适应,留出处理突发事件的时间。

倾听你的身体

对高温天气下你的生理情况保持敏感,如果感到不适,立即调整你的行动节奏,或者转移到阴凉的地方。

如果高温使你过于兴奋和烦躁,想象自己在冰天雪地中前行、或者上一个冬天的景象,即使是假想的清凉环境,也能让你的感受好一些。

信任自己的能力

提前做好计划,按部就班的进行工作和学习,犹豫不决的行动会让任务更加艰难。

高温会让大家的效率都降低,所以觉得自己做事变慢了也不意味着落后于别人。

虽然,似乎空调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参考文献:

Hancock,P.A.,Ross,J.M.,&Szalma,J.L.(2007).Ameta-analysisofperformanceresponseunderthermalstressors.Humanfactors,49(5),851-877.

Belkin,L.Y.,&Kouchaki,M.(2017).Toohottohelp!Exploringtheimpactofambienttemperatureonhelping.Eur.J.Soc.Psychol.,doi:10.1002/ejsp.2242.

Vernacchia,R.A.,&Veit-Hartley,S.(1999).PsychologicalAdaptationToHeatStress.TrackCoach,Summer,4730-4735.

Anderson,C.A.,Anderson,K.B.,Dorr,N.,DeNeve,K.M.,&Flanagan,M.(2000).Temperatureandaggression.AdvancesinExperimentalSocialPsychology,32,63–133.

Zijlstra,F.R.,&Sonnentag,S.(2006).Afterworkisdone:Psychologicalperspectivesonrecoveryfromwork.EuropeanJournalofWorkandOrganizationalPsychology,15(2),129–138.

赞助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