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册 美女保镖 第六章 小狐狸和母老虎

金光一闪。

一只血淋淋的大手落在了地上。

海姬缓缓收掌,掌边缘,光芒闪耀,犹如金黄色的刀锋。“扑通”,壮汉痛得昏倒在地,断腕鲜血喷涌,右手被海姬切断了。

我摇摇头,这个壮汉够倒霉的,惹谁不好,竟敢惹我。海大美女,你真是尽忠职守,老子对你很满意。

众人面面相觑,半晌,才有人叫道:“她是海姬,是罗生天脉经海殿的首席女武神!”人群立刻骚乱起来,又有人嚷:“老天!那个穿白色道袍的是甘柠真!是甘柠真啊!怪了,她们怎么会在一起?”另一个低声道:“嘘,轻点声,还有一个像是鸠丹媚,千万别惹这个煞星。”

我们从街上穿过,人群噤若寒蝉,自动让开了一条空路。我靠,就像皇帝出来巡游那么威风。过了很久,周围才恢复了喧闹声,众人一边买卖,一边偷偷瞧着我们。我东转转,西逛逛,这里的货物确实很新奇,会飞的宝剑、人形的药草、薄如蝉翼的兽皮、妖怪的内丹……,琳琅满目,可惜我没钱买。在一个摊位前,我停下了脚步。

皱巴巴的羊毛毯上,乱七八糟地摆了许多东西,其中,有一个紫铜八角盒,盒里盛着一颗玛瑙珠,圆溜溜的,色泽鲜红,粗一看,和龙蝶的内丹很像。

我蹲下身,好奇地打量着玛瑙珠。卖主是个身穿道袍的老头,凑近我,神秘兮兮地道:“买吗?这是龙蝶妖王的内丹,绝对真货,吃了很补的。”

我的内丹?我差点一口气呛住。

三个大美女看看我,鸠丹媚和海姬忍不住娇笑起来,就连孤冷的甘柠真,也闪过一丝隐隐笑意。

老头色咪|咪地看了一眼美女们,又把目光转向我,殷勤地道:“小哥你一看就是个识货的人,这颗内丹,我给你打八折,只卖你一万两黄金,怎么样?”

我好晕,当着我的面卖假货,还狮子大开口。这个老家伙恐怕做梦也没想到,龙蝶就在他的面前。我摆摆手,正要离开,老头一把拉住我的衣角,急切地道:“对折,我给你对折!这可是龙蝶的内丹,稀世之宝啊!算了算了,我对小哥一见投缘,一口价,三千两黄金!”

把我卖了也不值三千两黄金啊。我摊开空空的两手:“我很想买,就是没钱,老丈你既然对我一见投缘,不如白送给我吧。”

老头眼睛一瞪,挥挥手:“去去去,没钱还说什么。穿得倒不错,没想到是个穷光蛋。”

日他奶奶的,北境和大唐一样,都是些势利眼啊。我哼了一声,转身就走,刚走了几步,忽然停下。

奇怪,离开那个摊位后,我心中忽然升起一丝失落感。

“怎么了?”鸠丹媚问。

“没什么。”我茫然道,继续向前走。真他奶奶的古怪,离那个摊位越远,我心里的失落感,也就越强烈。似乎在那里,有什么奇特的东西,被我错过了。

我终于忍不住,掉头往回走。一直走到那个摊位前,我的情绪才恢复正常。我心中恍然,这里一定有玄虚。

老头看了看我,也不理睬,继续吆喝别的客人。

我盯着玛瑙珠瞧了半天,海姬古怪地看着我:“你不会真的想买这颗——这颗内丹吧?”

我摇摇头,真的龙蝶内丹在我额头内,这颗当然是假的。我目光掠过玛瑙珠,打量着其它物品:青铜剑,熏黑的羊皮纸,蓝宝石项链……,我摸摸这个,掂掂那个,摊子上摆放的东西都翻遍了,却没有一样,让我觉得异常。

真是怪事。我失望地抽身走开,可茫然若失的感觉又来了。

难道还是那颗玛瑙珠?我霍然转身,抓起紫铜八角盒,凑到眼前,细看玛瑙珠。

“嗡”,刚摸到铜盒,我就双耳微鸣,额头里的内丹,突然发热,心中涌起一种异常充实的感觉。

老子明白啦!怪异的不是玛瑙珠!而是盛它的紫铜八角盒!

老头一把夺过铜盒,怪声怪气地道:“到底买不买?没钱就别浪费时间。龙蝶的内丹,随便在哪一重天都是抢手货。”

瞄着紫铜八角盒,我沉思了一会,决心把它弄到手。

它不该是只铜盒那么简单。

我移开目光,故意去瞧其它货品,装作对铜盒毫不感兴趣的样子。讨价还价这一套市井的玩意,我太了解了。这种小摊贩,要是摸准了你要买的心理,一定会坐地起价。我问问弯刀的价格,再摸摸蓝宝石项链,老头终于不耐烦了:“你到底买不买?”

我苦着脸:“我就一两银子,能买什么?”

老头气呼呼地瞪着我:“这里最便宜的东西也要五十两黄金!”

我装模做样地叫起来:“你胡吹什么!难道连这个装龙蝶内丹的破盒子,也值五十两黄金?”

老头一呆:“这个,这个十两黄金总是有的吧。”

我不屑地哼了一声:“一两银子还差不多。”说完扭头就走。

一步,两步,三步,我的心怦怦地跳,等老头叫住我。走到第四步的时候,声音从背后传来:“小哥,别走!这个铜盒一两银子卖给你,要不要啊?”

我笑得合不拢嘴,果然如我所料,老头上钩了。故意犹豫了一会,我才抓起铜盒,对三个大美女努努嘴:“帮我付钱。”

甘柠真冷冷地看了我一眼:“那是你的事,和我们无关。”

这也在我的预料中,我自顾自把铜盒揣进怀里,扬长而去。

“你还没给钱!”老头追上来,手里握着一把闪光的匕首,恶狠狠地道:“臭小子,在如意城你也敢抢东西?”

我笑嘻嘻地看着他,铜盒我是拿定了。只要老头一动手,三个大美女就会被迫保护我。如果不想背上抢劫的恶名,她们就只能帮老子乖乖付钱。

三个大美女面面相觑,也猜到了我的用意。甘柠真蹙眉道:“我真的没钱。十六年呆在那个地方,怎么会带着钱?海姬,你有么?”

海姬摇摇头,鸠丹媚挺起酥|胸,对我一笑:“你摸摸,我身上能藏钱吗?”

我彻底傻了眼,我靠,原来是四个穷光蛋啊!

“铜盒还给我!”老头目露凶光,一把向我抓来,干枯的手掌,忽然暴涨数倍,血肉尽消,变成白森森的骷髅爪,透出腐烂的尸臭。

甘柠真拍了一下腰间的长剑,一道清冽的水气,如冰似雪,透鞘而出,白茫茫地横在老头身前。后者怪叫一声,被震飞出去,手里的匕首碎裂片片。

鸠丹媚赞叹一声:“甘仙子的三千弱水,真是名不虚传。”

“抢东西啊!有人抢东西!”老头爬起来,哭天喊地,不敢再动手了。周边的人都围上来,一双双眼睛盯着我们,有人小声道:“甘柠真、海姬、鸠丹媚那么大的名头,怎么也公然抢东西?”“你懂什么,就是名头大,力量强,才敢破坏如意城的规矩。”

海姬尴尬地对鸠丹媚道:“要不,你把猫眼耳环给那个老头做抵押?”

鸠丹媚微微一笑:“不用那么麻烦。”走到老头边上,俯下身,在他耳边悄声说了几句,老头浑身一震,鸠丹媚又说了一句话,老头面色变幻不定,过了一会,咬咬牙,垂头丧气地道:“没事了,没事了,刚才是我在开玩笑。大家都走吧,我还要做生意。”

众人陆续散开,鸠丹媚冲我眨眨眼,海姬好奇地问:“你到底对他说了什么?”

我懒洋洋地道:“无非是一些威胁的话,比如,龙蝶的内丹是假的,老头你要敢再闹,我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卖假货。哼,就算还你铜盒,我九尾蝎妖也会半夜来要你的狗命。试想,为了一只不值钱的盒子,老头怎敢得罪我们的鸠大美人?”

鸠丹媚噘起性感的嘴唇:“林飞你真知道人家的心思,好想亲你一口。”

“免了!老子受不起。”我嘿嘿一笑,心里那个爽啊,只要有三个大美女撑腰,我以后就能白吃白喝白拿。这不正应了那句话:“狐假虎威”嘛。

我拍拍肚子,对美女们嚷道:“现在老子很饿,你们没钱,我也只好吃霸王餐了。哪里有最贵的饭馆?”

“你!”海姬跺了一下脚,嗔道:“怎么这么无赖?”

我诧异地道:“你们不带钱就出来混,不是摆明了要吃霸王餐吗?我是小无赖,你们就是大无赖。”

海姬给了我一个白眼:“我一直带着干粮。”从耳朵眼里,变戏法般摸出一只金色海螺,圆圆的螺口,吐出了一粒黄橙橙的粟米,在掌心滚动。

我瞪着粟米粒:“这么小的干粮怎么吃?每天舔一口?”

海姬傲然道:“这是九穗米,其大如山,只是被我用甲御术缩小了。至于甘柠真,向来餐风饮露,鸠丹媚是吸食月华的。不像你,完全是个低级小妖。”

我冷笑一声:“餐风饮露,吸食月华,当自己是神仙啊?有本事,你们点石成金给我看看!”

甘柠真淡淡地道:“点石成金,是清虚天丹鼎流的独门秘道术。可惜,多年前,丹鼎流就灭亡了,点石成金也从此失传。”

这时,几个身穿银丝绸袍的人,簇拥着一个独臂大汉走过来,看到三个大美女,独臂大汉呆了呆,随即问:“刚才是谁买东西不给钱?”

老头有气无力地答道:“是我弄错了,您别见怪。”

“以后别乱嚷!”独臂大汉板起脸,盯着海姬看了几眼,忽然神色恭谨:“如果我没有猜错,您是脉经海殿的海姬女武神吧?”

海姬漠然点头,独臂大汉脸露喜色:“小人是如意城城主欧阳圆大人的手下,二十一年前,有幸跟随城主,拜访过脉经海殿。当时远远地瞧到了女武神一眼,绝世风姿,至今难忘。”

海姬“嗯”了一声,独臂大汉躬身道:“女武神既然来到这里,无论如何,请赏光城主大人的府邸。我想欧阳圆大人,会深感荣幸的。”

海姬皱了皱眉,鸠丹媚笑道:“这样最好,我们的林飞也能有个吃喝的地方。否则他闹起来,我们就只好替他打架。”

甘柠真犹豫了一下,点点头。海姬问我:“你去吗?”

独臂大汉惊异地看着我,名震北境的女武神,去哪里,竟然要征求我的意见。嘿嘿,他一定没想到,现在老子往东,三个大美女就不敢往西走。

我顿时觉得很有面子,手一挥:“前面带路,让你们城主备好筵席。”

“多谢各位赏光。”独臂大汉仔细瞧了我一眼,趴下身,三肢着地,仰头深吸了一口气。

他的身体立刻像个吹起来的皮球,不断涨大,黑色的鳞甲翻出皮肤,三肢伸出了厚厚的肉垫,屁股钻出尖尾巴,变成一只巨大的蜥蜴,只是脸还保持人形。

独臂大汉低下头:“请各位上来,我驮你们前去。”

我倒吸一口凉气,看他像人,原来是个蜥蜴妖啊。三个大美女似乎对此见怪不怪,依次跃上蜥蜴背,我刚坐上去,蜥蜴妖就向前窜去。别看他只有三条腿,但速度奇快,而且跑起来很稳,坐在上面,一点都不感到颠簸。

耳畔风声呼啸,景物飞快倒退。长这么大,我连马都没骑过,现在居然有个妖怪当坐骑。我兴奋极了,手舞足蹈,大呼小叫起来。

海姬凑到我耳边,悄声道:“我要提醒你,欧阳圆交游极广,和红尘天、清虚天、罗生天、魔刹天的很多门派都有点交情。等会见到欧阳圆,你千万小心,不要暴露身份。”吹气芬芳,弄得我耳朵痒痒的。

盯着她丰润的樱唇,我悄声道:“我也要提醒你,再和我靠得这么近,我就要亲你了。”

海姬脸一红,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无赖,和你说正经事呢。”

我拍拍胸脯:“美人放心,老子没那么傻,去自惹麻烦。不过我倒想问你,妖怪都能随心所欲地变形吗?就像这个家伙一样?”

鸠丹媚笑道:“这个你该问我。低级妖怪,是没有办法变形的。只有妖力增长,达到初级进化状态后,才能想变人就变人,想变妖就变妖。”

“初级进化状态?难道妖怪的进化状态有很多种吗?”

“当然了,初级状态,称作身态。随着妖力修炼的递增,妖怪也跟着不断进化,迈入更高层次的受态、数态、意态、神态、转态、世态、末那态和最终的阿赖耶态。反正以你现在的妖力呀,跟你说你也不明白。”

我听得头晕脑涨,老子现在,连身态都达不到啊。

鸠丹媚悄然道:“前世的你,达到了转态。在红尘天,差不多算是横行无忌了。”

我扳起手指,数了数,妖怪的进化状态,由低到高,共有九个阶段。要想恢复过去的妖力,我至少要进化六次。

在一座闪闪发光的宅楼前,蜥蜴妖停了下来,扭头道:“城主大人的府邸到了。”

我跳下蜥蜴背,惊奇地看着宅楼,它居然是一个庞大无比的乌龟壳,高高拱起,十三块壳背上,中心一块挖空,半数用整块的彩色宝石镶嵌,半数保留原来的玳瑁色。

蜥蜴妖低沉一吼,变回了独臂大汉的样子,领我们走进圆形的大门。里面,是一个很大的花园,四周回廊环绕,亭台楼阁错落分布,华丽的琉璃屋顶在阳光下,闪烁不定。

我啧啧道:“这个欧阳圆很有钱啊。”

鸠丹媚道:“那当然了,在如意城做买卖,必须向城主交税。作为回报,欧阳圆保证他们的财物安全。”

“难怪今天一早,门口就飞来了一只彩凤,原来是贵客光临的吉兆。”人还没到,暖洋洋的声音就春风般吹了过来。

从内院,迎出了一个白白胖胖的中年人,眼小如豆,满脸堆笑:“在下欧阳圆,有失远迎,还请各位见谅。”

独臂大汉躬身道:“见过城主,这位是来自罗生天的……”

“不用介绍了。”欧阳圆打断了他的话,笑道:“脉经海殿的首席女武神,我怎么会不记得呢?只要见过海姬小姐一面,无论隔多少年,都不会忘记。”

海姬点点头:“欧阳城主,你好。”

欧阳圆的目光移向甘柠真:“如果我老眼没有昏花,这位可是名动北境的甘仙子?”

甘柠真应了一声,负手望着天,瞧也不瞧欧阳圆一眼。够性格!我暗赞一声,原来甘柠真无论对谁,都是一样的清傲孤洁。

欧阳圆毫不介意,始终满面春风:“我想嘛,除了清虚天碧落赋的甘仙子,还有谁能有这样的风采?真是见面更胜闻名。”又转向鸠丹媚:“彩凤不和乌鸦同行,除了魔刹天的第一美女鸠丹媚,北境再也没有第三个女人,能和甘仙子、海武神走在一起,而毫不逊色了。”

鸠丹媚咯咯一笑:“欧阳圆你好巧的一张嘴,难怪执掌如意城多年,没人能打你的主意。”

我翻翻白眼,欧阳圆这个肥佬,马屁功夫倒是不错。

欧阳圆看了看我,我立刻道:“我叫林飞,没什么名气,你就别客套了,否则我会起鸡皮疙瘩的。”

海姬噗哧一笑,鸠丹媚更是笑得花枝乱颤,甘柠真看了我一眼,似乎很欣赏我的回答。

欧阳圆呵呵笑道:“所谓真人不露相,今天我总算明白了。不过,林公子你虽然不爱虚名,但天生的卓越气质,如同璀璨的明珠,难以遮掩啊。”

林公子?我忍不住想笑,“公子”这两个字,对我来说太新鲜了。虽然我明知欧阳圆在拍马屁,但还是不得不承认,他拍得我很爽。

我摸摸空肚子,暗示道:“欧阳城主,你很好客嘛。我们刚到如意城,还没来得及吃饭,就被你请来了。”

欧阳圆连忙道:“是我的手下鲁莽,各位还望海涵。我已经在中厅备好粗茶淡饭,为大家接风洗尘。”

筵席当然很丰盛,但以蔬菜瓜果为主,欧阳圆显然摸清了美女们的喜好。席间,他巧言善令,玲珑八面,绝不会冷落任何一个人。

“这些年,一直都没有海武神、甘仙子和鸠大美人的消息,北境的各大门派,还以为三位失踪了。”欧阳圆看似随意地道。

三个美女对视了一眼,不等她们回答,我抢过话头:“城主,你这句话说得大有问题。鸠丹媚是大美人,难道海姬、甘柠真就不是大美人吗?嗯,情人眼里出西施,难道你看中了我们的鸠丹媚?”

欧阳圆一愣:“三位都是绝色佳人,我怎敢厚此薄彼?林公子,西施又是谁?”

“西施?你听错了,我说的是眼屎。盯着自己的情人一直看,看得久了,眼睛发酸,就会有眼屎。”我胡扯一通,欧阳圆这个家伙很精明,不过老子也不差,每当他有意无意套问三个美女和我的事,总被我耍起无赖手段,转开话题。

桌上,盆碗碰撞的声音不断,但只有我在大吃大喝,三个美女都不动筷。

天色渐晚,厅内却亮堂堂的,顶梁悬挂着几十颗夜明珠,晶莹流辉,照得四周一片通透。

指着一个翡翠盆,欧阳圆殷勤地对海姬道:“这是千年朱果汁,来自吉祥天的黛眉峰,具有伐毛洗髓、固本培元的奇效,海武神请试一下。”

碧绿的翡翠盆,血红的果汁,光看着就十分诱人,何况又能什么洗髓、固本。老子现在要提升妖力,正好用得着。不等海姬说话,我一把抢过翡翠盆,端起来,仰着头,咕咚咕咚喝个精光。

“砰”的一声,放下盆,我抹抹嘴:“味道一般嘛,还有点苦,不会是假货吧?”

欧阳圆目瞪口呆,过了一会才道:“这个,林公子,这个……”

我欣然道:“别这个那个了,我知道你想讨好海姬,不过她有干粮吃,不稀罕什么千年万年朱果。对吧,美人?”

海姬哼了一声:“吃死你,整天只知道吃。”

我洋洋自得:“民以食为天,你懂什么?吃是一种文化。等老子以后有兴致,再跟你好好探讨。”

欧阳圆看看我,又看看海姬,显然猜不透我们是什么关系。顿了一下,他道:“林公子修炼深厚,当然不要紧。否则,这一大盆朱果汁喝下去,至少几个时辰动不了。”

“什么?”我一下子跳起来:“日他奶奶的,你不早说啊!你是不是下了什么蒙汗药?”

欧阳圆苦笑一声:“林公子真会开玩笑,什么是蒙汗药?怎么我从没听说过?朱果产自吉祥天,是地心炎火所化,性子阳热。修炼的人士,吃一颗朱果就足够了。而这盆朱果汁里,足足有几十颗千年朱果。公子一口气喝完了这盆朱果汁,反倒贪多嚼不烂,如果修炼不深,就无法化开朱果的奇效,体内血气过旺而凝结,难以动弹。不过公子放心,只要休息一晚上,就会恢复如常。”

这时,我身体开始燥热,头也晕乎乎的,又过了一阵,果然四肢发软,只有说话的力气了。

海姬幸灾乐祸地道:“林飞,难得见你这么安静啊。”

我哼道:“天不早了,老子正想睡觉,这下刚好。”

欧阳圆陪笑道:“我早已备好几处厢房,雅致干净,诸位如果肯屈尊留宿,将是我的无上荣幸。”

三个美女交换了一下眼色,鸠丹媚笑道:“城主这么客气,我们也只好赏你脸了。不过,一间厢房就足够了。”

欧阳圆呆了呆:“你们四人共住一间?”

海姬无奈地点头,为了保护我,她们不得不如此。甘柠真道:“麻烦城主叫几个人,把林飞抬进去。”

欧阳圆又羡慕又惊异地看了我一眼,叫来几个侍女,抬着我,向厢房走去。侍女妹妹们个个娇俏,身上软绵绵的,虽然四肢无力,但我摇头晃脑地乱蹭,趁机吃豆腐。

侍女们连连娇笑:“啊呀,公子你弄得我好痒。”

我一脸坏笑:“可惜我动不了,否则一定帮你抓痒。”

“公子你真坏。”

“我好的地方有,就是你看不到。”

“公子长得真俊。”

“妹妹你也俏,我们俩是天仙配啊。”

一路上,我和侍女们打情骂俏,快活极了。过去在洛阳,哪里享过这样的艳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