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册 美女保镖 第八章 脚底抹油

石九郎忽然厉声道:“鸠丹媚,你可知道,就在一个月前,魔刹天的沙罗铁树开花了。”

鸠丹媚浑身一震。

石九郎森然道:“铁树开花,魔主降世。魔刹天千万年的传说,鸠丹媚你不会忘记吧?实话告诉你,魔主已经降临,即将一统魔刹天,这三件东西,是魔主指定要的。”

鸠丹媚神色不停变幻,许久,忽然一笑:“那种骗人的传说,我可不相信。”一爪探出,快似闪电,扑向石九郎。

“鸠丹媚,你好大的胆子!连魔主也敢违抗!”石九郎怒吼着迎了上去。

“咚——咚——”石九郎一拳快似一拳,六只拳头眼花缭乱,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像是无数擂鼓,此起彼伏。地上、墙面,出现一个个凹坑。

鸠丹媚的双爪化作一片红影,双方兔起鹘落,频频交击,激战中,鸠丹媚娇笑一声,臀部扭动,伸出了九根长长的蝎尾,唰唰挥动,射出艳丽的红光。

“啪”的一声,一根蝎尾抽中了石九郎,后者闷哼一声,身形一个跟跄,其余八根蝎尾立刻缠住他的四肢,蝎尾末端的针尖齐齐向他扎去。

石九郎全身骨骼作响,忽然肤色发灰,变成了坚硬的石头人,蝎尾针刺在上面,被反弹出去。石九郎狞笑一声:“我早说过了,你的蝎尾对我毫无用处。”

鸠丹媚沉声道:“海姬,快,打破那根石柱,那是他的内丹所化。”

海姬深吸了一口气,手掌直劈,一面金盾脱手飞出,击中石柱。

石柱摇晃了一下,金盾盘旋而回,再次撞向石柱。

石九郎面色一变,张开嘴,用力吸气,石柱向他急速飞去,海姬冷哼一声,飞身追上石柱,双掌幻起金光,厉如刀锋,连续劈下。

一瞬间,几百记掌刀击在石柱上。一道道裂纹渗出石柱,“轰”,石柱炸得粉碎,石九郎浑身一震,石化的身体恢复了血肉之躯,三头六臂的样子也消失了。蝎尾针趁势刺入石九郎体内,皮肤立刻肿起来,变成紫黑色,石九郎惨叫一声,猛力一挣,脱离了蝎尾纠缠,像一头发疯的野兽,向外冲去。

甘柠真轻拍剑鞘。

一道朦胧的水雾射出,犹如匹练,后发先至,追上了石九郎,后者浑身炸开,化作激溅的石屑。

在三大美女的合击下,来势汹汹的石九郎,落得个粉身碎骨。我现在才真正意识到,龙蝶替我找的这三个保镖,有多么厉害。

欧阳圆赞道:“甘仙子的三千弱水剑,已经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了。”

鸠丹媚对我使了个眼色,我嘻嘻一笑:“欧阳城主,现在六个客人都死了,这三件宝贝,变成了无主之物。依我看……”

不等我说完,欧阳圆笑了笑:“当和各位共享。”

我满意地点点头,肥佬倒也识相。坐地分赃这一套,看来他熟练得很。

欧阳圆先掏出一柄银色小刀,小心翼翼切开雪魄脑,将它一分为二,半颗用白玉盒盛好,揣入自己怀里,另半颗递给海姬,恭敬地道:“有了雪魄脑,海武神的甲御术定会再进一层。”

他又端出一盆水,把魅舞玉鉴投入水盆,取出纸笔,对鸠丹媚道:“等我把魅舞的舞姿临摹一遍,就立刻奉上玉鉴。”

我好奇地盯着魅舞玉鉴,它沉入盆底,又慢慢浮了上来,水波摇晃,玉鉴上的魅像复活了一样。

一盆清水,慢慢变成了绿色。

水面气雾氤氲,丝丝缕缕的绿烟,从玉鉴里飘出,在半空中,幻化做无数魅的形状,翩翩起舞,欧阳圆脸露喜色,飞速挥笔,画下种种舞姿。

三个美女都抬起头,凝神注视着魅舞,我知道这是好东西,也想把魅舞的姿势记住,但绿烟千变万化,灵矫飞扬,我眼睛都看花了,更别说记住了。

我揉揉酸痛的脖子,颓丧地低下头,看来,我是学不到什么了。这时,我眼角忽然瞥见,在水盆底,映出了一个魅的影子。

影子很淡,也在舞蹈,但所有人都被半空中的绿烟吸引,没人注意到。我精神一振,盆底的魅舞速度很慢,动作比较清晰,也容易记住。我立刻全神贯注地盯着水盆,强记舞蹈的姿态,虽然比不上空中的魅舞奇幻,但有总比没有强。正所谓别人吃肉,老子只好喝汤。

一顿饭的功夫,绿烟缓缓散去,水盆底的魅舞也消失了。我算了一下,自己大概记住了九十多个魅舞的姿势。

“奇怪。”海姬忽然皱眉:“魅舞虽然奇妙,但纯粹是舞蹈,我怎么看不出藏有任何武技呢?”

鸠丹媚沉吟道:“恐怕需要潜心研究,才能发现里面的奥妙吧。”

欧阳圆从水盆里拿出玉鉴,交给鸠丹媚时,大家都愣住了。

玉鉴上的魅,全部消失了。魅舞玉鉴,变成了一块平滑的普通玉鉴。就连翠碧色,也消褪成淡淡的乳白。

呆了半天,欧阳圆道:“听说魅舞玉鉴是通灵之物,一旦内藏的武技被人看破,魅便会自动从玉鉴上消失。看来,三位已经领悟了魅舞的奥秘了。”

鸠丹媚美目闪动,盯着甘柠真:“甘仙子,你到底比我们厉害,竟然发现了魅舞中隐藏的武技。”

甘柠真摇摇头:“我也没有看出来。”

鸠丹媚咯咯一笑:“欧阳圆,不会是你看出来了吧?”

欧阳圆苦笑:“连三位都不行,我就更别提了。”

我本想说出自己的发现,但以他们四个人的资质,都看不出魅舞的奥妙,我说出来,恐怕会被他们讥笑。

鸠丹媚将信将疑,也不再多说,收好了玉鉴。最后,欧阳圆摊开自在天的地图,看了很久,才递给甘柠真。后者犹豫了一下,海姬道:“我们替他解决了石九郎,这是应得的报酬。”

甘柠真终于接过地图,分赃到此结束。三个美女似乎还算满意,欧阳圆完全摸清了她们的喜好。

我咳嗽一声:“城主,我好像两手空空啊。”

欧阳圆暧昧地笑道:“林公子,我府上的侍女,你不妨挑几个中意的带走。”

我嘿了一声:“女人就不需要了,我养不起啊。正人君子,向来是两袖清风的。”

不一会儿,欧阳圆就让人送上一个沉甸甸、硬邦邦的大包袱。我一捏,就知道是金银珠宝。欧阳圆,你可真是一朵解语花啊。正人君子,看来老子是没福气当了。

就这样,我们四人满载而归,离开了欧阳圆的府邸。

阳光灿烂,路边的草尖白花花得耀眼,我数着包袱里的金银,手不争气地在抖,这么多钱,几辈子也花不完啊。如果回到洛阳,我一定变成大财主,说不定,还能迎娶王大小姐呢。

一路上,鸠丹媚都不说话。我奇怪地看着她:“你怎么了?”

鸠丹媚勉强笑了笑,我心中一动:“那个铁树开花,魔主降世,到底是怎么回事?”

鸠丹媚望着天空,沉默了一会,道:“在魔刹天的最高峰鲲鹏山,生长着一棵巨大的沙罗铁树。古老相传,沙罗铁树是由十万个妖魔的鲜血化成的。千万年来,沙罗铁树从不开花,但一旦开花,将会诞生出一个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妖魔。他将统一魔刹天,成为君临北境的一代魔主。”

我咋舌道:“现在铁树开花,魔主岂不是出现了?那个石九郎,想必就是魔主的奴仆了?”

鸠丹媚面色沉重:“如果这是真的,北境就要大乱了。”

我大叫起来:“我们抢了魔主要的三件宝贝,还杀了石九郎,不是平白结下了一个大敌?”

海姬不屑地道:“魔主降世,只是魔刹天的妖怪们故弄玄虚罢了。我就不信,那个魔主能拿我们怎么样。鸠丹媚,你向来胆大心狠,怎么也有害怕的时候?”

鸠丹媚一脸肃然:“石九郎的实力,你也见识了。连他那样桀骜不逊的人,都做了魔主的奴仆,想想就让我觉得不安。”

“不对!”甘柠真目视前方,突然开口道。

我也发现了,如意城内的摊贩,都不见了。街道上,冷冷清清,几乎没有行人走过。

繁闹的如意城,一下子变得死气沉沉。

“你们看!”我指着欧阳圆宅邸的方向,从那里,升起了滚滚的黑烟。

鸠丹媚沉声道:“一定是欧阳圆烧掉了自己的房子,他想必跑了!”

我叫道:“好狡猾的肥猪!很多人都知道我们去过欧阳圆的家,现在,他房子被烧,别人说不定会以为是我们干的。这下子,三件宝贝的去向,魔主就会追查到我们头上,欧阳圆便可置身事外了。”

鸠丹媚道:“不光是魔主,很快,整个北境恐怕都会知道,三件宝贝落在了我们手里。欧阳圆老奸巨猾,说不准,他会故意透露这个消息,好借此脱困。”

海姬哼道:“我倒要看看,谁敢动我们。”

甘柠真看了我一眼,海姬恍然道:“就怕我们拖累了小无赖。”

我拍拍胸脯:“我不怕,老子对你们有信心!”

海姬“噗哧”一笑,甘柠真漠然道:“情形不太对,我们先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我举双手赞成,拿到了好处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脚底抹油,溜之大吉。老子过去深谙此道。

走到城门口,三个美女忽然都收住脚步。海姬把我拉到身后,目光灼灼,紧盯着前方的地面。

我不解地问道:“怎么啦?”

鸠丹媚对我摆摆手,一声娇笑:“快出来吧,躲在地下,要啃我们的脚吗?”

前面十米处,地面忽然缓缓蠕动。接着,像一条蚯蚓拱起。泥土喷溅,一个浑身黝黑的矮子窜出地面,贪婪地盯了一眼鸠丹媚的丰乳,尖叫道:“我是土八郎,咦?你是鸠丹媚吧?”

我心中一凛,这个土八郎,难道和那个石九郎是一伙的?

三个美女对视了一眼,鸠丹媚不动声色:“原来是魔刹天的土矮子,好久不见了。这么巧,你也来如意城买东西?”

土八郎吹胡子瞪眼:“我最恨别人叫我土矮子,鸠丹媚,你要是再乱叫,我可不客气了。”

鸠丹媚满不在乎:“你能拿我怎么样?不过现在我要出城,没功夫和你罗嗦。”

土八郎怪笑道:“对不起,今天,谁也不能出城。否则的话,就和他们一样。”双掌按向地面,一具具尸体从地下拱出,血肉模糊。

不一会儿,街道四周,就堆满了尸体。

鸠丹媚笑了笑:“难怪如意城里见不到人,原来都被你杀光了。这么久没见,你还像过去那么残忍好杀。”

我汗毛倒竖,这个不起眼的矮子,竟然杀了那么多人。

土八郎傲然道:“不听话的东西,当然只有死路一条。还有一些识相的,被我同伴关了起来,暂时看押。鸠丹媚,念在大家都是魔刹天出来的,我劝你留在这里,等我兄弟办妥了事,就放你出城。”

鸠丹媚故意问道:“你们来这里,到底是办什么事啊,还不许别人出城,真够霸道的。”

土八郎色迷迷地道:“你让我摸一下,我就告诉你。反正我皮粗肉厚,不怕你的嫩肉扎手。嗯,你两个同伴,也美嫩得能掐出水。”

鸠丹媚话锋一转:“听说沙罗铁树开花了?”

土八郎点点头:“整个魔刹天都轰动了,你多年没回魔刹天,想不到消息倒是灵通。”扫了我一眼,道:“怎么,你现在找了个小白脸?这种货色,中看不中用啊。”

我懒洋洋地道:“她找谁关你屁事!老子虽然外强中干,但鸠丹媚就是喜欢。”

土矮子骂道:“臭小子,你算哪根葱,敢和老子这么说话?”

鸠丹媚笑意盈盈:“他说的话,就是我要说的。”

我得意地挺直腰杆,土八郎刚要发作,海姬忽然插口道:“你那个同伴,是不是叫做石九郎?”

土八郎呆了呆:“你们见过他了?还有一个木七郎,你们也见到了?”

海姬冷冷地看着他:“木七郎嘛,我们不清楚。不过石九郎,我倒知道。”

土七郎脸色一沉:“你们去过欧阳圆那里?石九郎也在吗?”

“石九郎在等你,在黄泉天等你。”海姬纵身扑上,右掌金光闪耀,呼啸劈下。

土八郎怪叫一声,身躯像一根面条扭动,闪过了海姬的掌刀。海姬连续劈出了几百掌,都被对方灵巧闪过。

一面金盾从海姬掌心绽出,不断放大,海姬挥舞金盾,犹如狂风暴雨,杀得土八郎喘不过气。一旦动手,海姬彪悍之极,哪像个娇滴滴的美女。首席女武神,真不是盖的。

土八郎怒道:“鸠丹媚,你同伴怎么回事?”

鸠丹媚媚笑一声:“她好像要杀你。土矮子,你就乖乖牡丹花下死,做个风流鬼吧。”

土八郎仰天怒吼,双掌插地,一面厚实的土墙平地钻出,挡住了金盾。海姬飞起一脚,连环踢出,将土墙击碎。土八郎身子一沉,钻入地下,不见了。

“轰”的一声,他从海姬背后破土窜出,双掌射出漫天泥丸,大如鸡蛋。海姬霍然转身,金盾横扫,将泥丸全部震飞。土八郎不慌不忙,单拳击地,海姬立脚处,忽然裂开一个大口子,像是要把她吞入。海姬露出一丝冷笑,双足虚踏,脚下像是有一层无形的气浪,托住了她。

土八郎惊呼道:“你是谁?”

鸠丹媚笑道:“她是你妈。”绕到土八郎身后,手指微动,显然准备出击。

土八郎变色道:“鸠丹媚,你敢对我动手,可知道后果吗?”

鸠丹媚忽然问道:“土八郎,魔主真的出现了吗?”

“废话!你趁早知趣让开,不然死无全尸。魔主的力量,不是你惹得起的。”

海姬傲然道:“什么魔主,跳梁小丑罢了。”

土八郎目射凶光,手脚突然缩入体内,层层黏厚的泥土绽出皮肤,包裹住全身,不一会儿,竟然变成了一条泥蚯蚓,头顶生出一颗黄色的肉瘤,从肉瘤里,分泌出一条条土柱,射向海姬。

他时而钻入地下,时而窜出,防不胜防。海姬的金盾即使击中了他,也只能让他掉点泥土,毫无损伤。一道道土墙拱出地面,配合土八郎的攻势,迅猛压向海姬。

海姬忽然收起金盾,从耳朵里,摸出了金色的海螺。举起金螺,放在唇边,海姬轻轻吹气。从螺口,吐出一道道金色的丝线,纵横交错,像一张渔网,闪闪发光。

土八郎猛然叫道:“脉经网!你是海姬!”

金网犹如汹涌的海浪,从四面八方,罩向土八郎,后者一阵扭动,下半身已经钻入地下。

鸠丹媚喝道:“别让他逃了!”

金网缠住了土八郎的半个身子,丝线如刀,割破土八郎身上的厚泥。他闷哼一声,全身一耸一抖,泥土暴射,将金网向外稍许弹出半寸,身子瞬间没入地下。

水气茫茫,一闪而过。甘柠真出手了!

鲜血从地底下喷出,依稀听见惨叫声。甘柠真将剑鞘缓缓从地面拔出,鲜红色的血顺着剑鞘,不停滴落。

鸠丹媚急忙问道:“死了吗?”

甘柠真摇摇头:“不清楚。”

鸠丹媚不安地道:“要是没死,我们今后可就麻烦了。唉,你的三千弱水剑要肯出鞘,他必死无疑。”

甘柠真淡淡地道:“他不配。”

鸠丹媚叹了口气,海姬道:“刚才土矮子说过,还有一个叫木七郎的同伙,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鸠丹媚道:“幸好他们各自行动,否则三个妖怪聚起来,倒不容易对付,我们快走吧。”

走出城门,鸠丹媚向四周看了看:“小色狼,现在你想去哪儿?往西走,一路上都是热闹的城镇,东面则是大海,越过海,可以直达红尘天最繁华的大千城。唉,除非我们回到龙蝶的洞府,隐居起来,否则日后不管去哪里,都是步步艰险呢。”

“走水路!”我欢呼道,长那么大,我还没看到过大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