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册 美女保镖 第十章 好像不太妙

一觉醒来,正好看到日出。

在海天连接的地方,闪烁着一条条沸腾的金线。云霞托起太阳,慢慢地拱出海面,把天空染成一片姹紫嫣红。海水色彩缤纷,像起伏的锦缎。我出神地望着眼前的海景。

鸠丹媚伸着懒腰,对我抛了个迷死人的媚眼:“小色狼,一早起来就发呆啊?”

我回过神来,道:“海上的日出太美了。”过去在洛阳,我整天为吃喝拼命,哪有什么心思看风景。饿狠的时候,看到圆圆的太阳,只会想起葱油大饼。现在吃喝不愁,当然有闲情逸致了。

海姬道:“你现在贪新鲜,所以觉得美。一旦看惯了,就会觉得单调。”

我嬉皮笑脸地道:“我天天看你,也看惯了,可怎么没觉得单调,反倒是越看越美呢?”

海姬瞪了我一眼,声音却喜孜孜的:“小无赖,就会胡说八道。”

甘柠真从莲花中坐起,冷冷地瞧着我:“你有时间打情骂俏,倒不如多练习一下魅舞。还有半个多月,我们就会抵达大千城。到时候,说不定会有不少高手找我们的麻烦,你最好做好恶斗的准备。”

鸠丹媚点点头,正色道:“甘仙子说得没错,三件宝贝,使我们变成了北境的众矢之的。小色狼,这几天不如我们帮你练功,提升一下你的妖力,以免到时被人所趁。”

我心中一乐,这可是求之不得啊。

“我来陪他练!”不等我说话,海姬身子一晃,闪到我面前,手掌炫起一道灿烂的金光。

我靠,说打就打啊!我心中一慌,急忙大叫:“等一下!”

海姬的掌刀在距离我脸半寸的地方停住:“怎么了?”

“现在——开始!”趁她一愣之际,我身体左倾,施展魅舞,右腿潇洒飞起,直踢她的肋下。

海姬又好气又好笑:“好狡猾的小子。”伸掌切向我的右脚。

右腿倏地收起,仿佛从来没有踢出过,我俯身、弯腰、悠悠转了个圈,左腿毒蛇般地昂起,踹向海姬的膝盖。

“果然是神出鬼没的武技!”边上鸠丹媚喝一声彩。

海姬被迫向旁避开,但我的双臂犹如柳条拂出,早就封好她的退路,等她出掌直劈时,我的左腿无声无息,踢中她的肩膀。

“砰”,海姬娇躯微晃,一股锋锐的金气从她肩膀透出,我脚尖一麻,被震飞出去。海姬如影随形地追上来,一连串掌刀劈下,嘴里笑道:“用点力气踢啊,怎么像是给我挠痒?”

金黄色的掌刀眼花缭乱地在视线中闪动,空气“嘶嘶”作响,我暗叫不妙,忽然想起一个魅舞姿势,身躯后仰,平平向下跌去。

海姬直追而下。

我的双臂轻柔向上甩出,整个人在空中翻了个筋斗,反跃到了海姬对面,小腿弹出,直逼她的小腹。这一腿,犹如羚羊挂角,无迹可寻。海姬无奈之下,被迫收掌回挡。我偷偷一笑,这一腿其实是虚招,一旦海姬接实,我便会顺势转身,肘击对方。

“小心!”鸠丹媚突然对我叫道,脚踢在海姬的手掌上,就像是被刀锋切割。疼死我了!下一步肘击再也无力使出。

海姬立刻停手,失色道:“你的脚没事吧?为什么硬挡我的脉经手刀?”

我摸摸脚,活动了几下,道:“完好无损。”

鸠丹媚和海姬对视了一眼,后者惊讶地道:“千万别硬撑,脉经手刀可以斩金截铁,你真的没受伤吗?”

我猜测,是因为炼成了云光石流飞丹的缘故,所以脚才没事。我大剌剌地道:“受伤?挠痒还差不多。海姬,我们继续打。”

鸠丹媚沉吟道:“不用打了,你的弱点明摆着,就是力量太小。即使击中对方,人家也不见得受伤。还有,你对妖术、秘道术、甲御术都一窍不通,也不知道如何利用内丹变化妖力。遇上高手,必死无疑。”

我涎着脸道:“那你们教我啊。什么妖术、甲御术、秘道术,老子是来者不拒的。”

海姬摇摇头,歉然道:“没有脉经海殿的长老们同意,我不能私自传授脉经甲御术。对不起啦,小无赖。如果我偷偷教你,让长老们知道了,反会给你带来麻烦。”

甘柠真一口拒绝:“碧落赋的秘道术,只传本门弟子。”

鸠丹媚对我苦笑一声:“我的妖术全靠蝎尾的变化,你不是蝎妖,怎么学我的妖术?不过吐气纳元、吸食日月精气的基本妖术,我倒是可以教你。”

我苦着脸:“只好学一点算一点了。”

对着太阳,我按照鸠丹媚所述,张大嘴,用呼吸吐呐之法,吸入一口日光精气。接下来,就该引导它,流过全身。但就在这时,丹田内的鼎炉忽然现出,旋转起来,日光精气自动投入鼎炉。

咦?这是怎么回事?我连吸了几口日光精气,结果又被鼎炉没收了。我刚要问鸠丹媚,后者忽然面色一寒,目光投向海面。

海姬轻声道:“在一百多米的地方,先别惊动他。”

甘柠真淡淡地道:“他跟了我们有一段时间了。”

我吃了一惊,凝神望去,起伏的海水中,什么都看不见。鸠丹媚凑近我的耳朵,悄然道:“仔细看,他化作了水浪的形状。”

再次看去,我才发现,在螺尾的百米处,一波涌动的海浪有些古怪。颜色比海水略淡,而且始终凝聚,不会消散。金螺向前驶去时,这波海浪一直不紧不慢地跟着。

我小声问:“是什么怪物啊?”

海姬道:“杀了他就知道了。不过他似乎擅长水遁,弄不好,会被他溜掉,所以要把他引出来。”狡黠一笑,掏出雪魄脑,呼吸吞吐起来。

甘柠真侧过身,躺在雪莲花里,仿佛睡着。鸠丹媚冲我眨眨眼,故意扭过头去。

过了很久,那波海浪丝毫没有异动。他始终耐心地跟在我们后面,并没有出手抢雪魄脑。

海姬收起雪魄脑,哼道:“真是狡诈,连雪魄脑都不能把他引出来。我没功夫跟他耗着,我要动手了。”

“我来吧,你们护住林飞。”甘柠真身形不动,剑鞘快似闪电,无声刺入海水。

海面下,一道水烟茫茫闪过。百米之外,那波海浪猛地“哼”了一声,白沫飞溅,海浪妖异地扭动起来,慢慢直立而起,化作一个肌肤几乎透明的英俊少年。就连他的长发,也像丝丝琉璃,在阳光下晶莹剔透。

海姬面色微变:“他居然没受伤!”

我心中骇然,每次甘柠真出手,必然一击而中,今天还是头一回无功而返。

英俊少年并没有立刻逃逸,神色镇定,目光缓缓扫过我们:“甘仙子的三千弱水剑的确厉害,难怪土八郎不是对手。在下水六郎,见过甘仙子、海武神、鸠蝎妖。”

我心道,这个水六郎倒是斯文有礼,不太像是个凶狠的妖怪。

鸠丹媚妖艳地一笑:“看来土矮子没死,所以你才找上了我们。还有个什么木七郎呢?他没和你一起来吗?”

水六郎微微一笑:“鸠蝎妖不用套我的话,木七郎从陆路追踪你们,我走水路。在下的运气,似乎更好一些。”

海姬冷笑道:“依我看,你的运气太差了。既然知道是我们,还敢跟来,想必你是有所恃了。”

水六郎道:“虽然明知不是各位的对手,但魔主之命,我却难以违抗。如果你们交出自在天的地图、雪魄脑和魅舞玉鉴,我便立刻离开。”

“做梦!”海姬不屑地道。

甘柠真缓缓站起,剑鞘笔直指向水六郎。后者面色凝重:“甘仙子,要不了多久,三件异宝的消息就会在红尘天传开。到那时,整个北境都会知道。你们几个,应付得了层出不穷,前来夺宝的高手吗?”

甘柠真道:“这是我们的事,和你无关。”

水六郎道:“石九郎应该是死在你们的手里。如果肯交出异宝,我会向魔主请求,不再追究此事。否则,一旦魔主亲临,你们谁也别想活命。”

鸠丹媚眼珠一转:“三件异宝,我们和欧阳圆平分了,你怎么不去找他?”

水六郎笑了笑:“欧阳圆算什么东西,能争得过你们吗?鸠蝎妖你也是个人物,怎么抢了异宝,却没胆子承认?”

海姬不耐烦地道:“跟他罗嗦什么?杀了!”

甘柠真手腕一抖,一道白茫茫的水气透鞘射出。

水六郎凝视着水气,动也不动,胸口骤然裂开一个空空的大洞,水气穿过洞,从背后射出,犹如穿过无形的空气。水六郎得意地耸耸肩,忽然面色一变,向旁急闪,原来水气又拐了一个弯,回射过来,幸好他见机得早。

甘柠真剑鞘挥动,姿态宛如行云流水,挥洒出道道水气。水六郎就像是水做的一样,身体一会儿缩成细长条,一会儿变成扁扁的一片,任意扭曲,避过道道水气。我看得眼花缭乱,这个水六郎,比土矮子和石九郎还要厉害。

“甘仙子,恕我无礼了。”水六郎突然化作一波海浪,融入大海。

海水立刻汹涌滚动,惊涛骇浪,冲天而起,仿佛咆哮的千军万马,撞向甘柠真。甘柠真挥动剑鞘,在四周划出了一个圆弧。海浪冲到圆弧边上,像遇上了铜墙铁壁,被纷纷震退。

海潮起伏,水六郎不知哪里去了。我紧张地道:“人呢?难道逃跑了?”

鸠丹媚摇摇头:“不会,只是匿藏起来了。不过在甘仙子的莲心眼下,他躲不了的。”

一朵晶莹的莲花绽出甘柠真的额头,莲心眼一闪一闪,片刻后,甘柠真倏地横移三丈,转身,剑鞘斜斜刺向海水。

海面上炸起一朵浪花,向后飞窜,逃过剑鞘的追击。

“甘仙子真是名不虚传。无论我如何变化,都难逃你的法眼。”浪花耸立,化作了水六郎。

我咋舌道:“这个水六郎好厉害!”

鸠丹媚微微一笑:“那是因为甘仙子的三千弱水剑还没有出鞘。再等会,你就可以一饱眼福了。”

水六郎伸手虚探,从甘柠真身后,暴涨出一个高高的浪头,化作巨大的手掌,轰地拍向甘柠真。后者头也不回,轻拍剑鞘,一道水气向后射出,把巨掌打得粉碎。甘柠真白衣如雪,兀自静立不动。

“太牛了!”我忍不住鼓掌,大声叫好。甘柠真就算和人动手,也是清贵飘雅,凌波出尘,不带一点的烟火气。

水六郎清啸一声,双掌拍向海水,身体像陀螺旋转起来。

海面上,蓦地生出两个漩涡,飞速旋转,两条水龙突然从漩涡里钻出,张嘴怒吼,飞起几十丈高,气势汹汹,张牙舞爪,凌空扑下。

巨大的两条水龙,几乎遮住了整个蓝天。与此同时,水六郎像泡沫一样,消失了。再看,他已经出现在半空,脚踏两条水龙的背,长发直直竖起,宛如一柄海水凝聚的宝剑,寒光闪闪,直刺甘柠真。四面海浪墙立而起,配合水六郎的攻势,排山倒海般撞向甘柠真。

我的一颗心悬到了嗓子眼,如果我是甘柠真,该怎么应付?就算逃,我都不知道往哪里逃。

甘柠真雪白的身影仿佛被淹没。

“呛”的一声,长剑出鞘。视线中,一匹瑰丽的彩虹横空贯出。

仿佛天女散出无数朵美丽的鲜花,又好像是一座迷离的海市蜃楼,梦幻般地出现了。水光潋滟,彩虹宛如三千滔滔弱水,倾泻而下。我呆呆地仰着头,这一刻,我完全沉醉于这一剑的美。

“砰”,水六郎口喷鲜血,远远地飞了出去。水龙、海墙化作激溅的浪沫,无力地消融在海水中。

甘柠真长剑回鞘,静静地站在雪莲花上。我揉揉眼睛,日他奶奶的,居然没看清三千弱水剑是什么样的。

“别留活口!”鸠丹媚森然道,闪电般追出去,九根蝎尾唰地射出红光,刺入水六郎的胸膛。

水六郎一声惨叫,向大海深处急速沉去,鲜红色的血水汩汩冒上来,他的人影又消失了。

鸠丹媚哼了一声,跃回金螺上,道:“他就算没死,也得扒层皮了。”

甘柠真用莲心眼察看了一会,道:“他不在附近了。”

鸠丹媚面色沉重:“这下真的麻烦了,土矮子没死,魔主一定知道三件宝贝落在我们的手里。一个水六郎就这么难缠,魔主可想而知。”

海姬道:“我们倒是不怕什么魔主,只是连累了小无赖。”

甘柠真点点头,对我道:“你跟着我们,只会有危险,不如,我们分道扬镳吧。”

我呆呆地看着她:“你要赶我走?”

“不行!”海姬断然否决:“甘柠真,你难道忘记了轮回毒誓?”

甘柠真平静地道:“只要他愿意,就可以替我们解开轮回毒誓。”

“哼,就算没有毒誓,我也不会让小无赖离开!”望见鸠丹媚和甘柠真讶然的眼神,海姬俏脸飞红,跺了一下脚:“你们瞧什么?小无赖有什么不好?他风趣可爱,长得又俊,和他在一块儿一点也不闷。”

我脑中嗡地一声,傻傻地看着海姬,一颗心怦怦乱跳。海姬的话,是什么意思?难道高贵艳丽的海武神,竟然喜欢上了我这个低级人妖?

我用力敲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鸠丹媚奇怪地看着我:“你做什么?”

“我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我的声音,好像在云端里飘。

海姬“噗哧”一声笑了,随即板起脸,对我嗔道:“我只是随便说说,你别打什么坏主意!瞧你眼珠乱转,又想耍无赖了吧?”

我嬉皮笑脸地道:“对我们的海武神,我哪敢打什么坏主意啊,顶多是香主意,香艳的主意。”

甘柠真冷冷地道:“林飞,命是你自己的,你想清楚,要不要跟着我们。回到龙蝶的洞府,你至少还能平平安安地多活几年。和我们在一起,却是九死一生。海姬,如果你真为林飞好,就该劝他走。”

我低下头,不说话,再和三个美女混在一起,也许真的会有性命之忧。但就此分开,我又舍不得。

想了很久,我抬起头,迎上三双美丽的眼睛,摇了摇头。

“你要走?”海姬颤声道。

我静静地看着她们:“我不离开。”

海姬欢呼一声,鸠丹媚对我眨眨眼睛,甘柠真转过头,望着大海,默默无语。

“不就是死嘛,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咬咬牙,嚷道。

其实我清楚,分开,是最明智的选择。大难来了,同林鸟也要各自飞逃。我也从来不认为自己会为了女人,而去送命。对我来说,自己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但说不清为什么,我说出了那样的话。

也许,我不想让她们瞧不起我,觉得我贪生怕死。

也许,在我的骨子里,还剩下那么一点点的勇气,一点点的骄傲。

也许我仅仅是想起了我们四人歌舞吹箫的情景。

但我决定了。我不想分开。偶尔,我也会做一次傻瓜。但仅此一次,我提醒自己,我林飞只做一次傻瓜,下不为例。

甘柠真的声音冷冽传来:“从今天起,我们三个轮流陪你练功。”

接下来的几天,真是苦不堪言。

美女们的粉拳玉腿,远没有想象中那么香艳,反倒是恐怖。我就像是一个沙袋,和她们过招时,不断挨揍。虽然魅舞天下无双,但我击中她们一下,她们一点没事,而我一旦挨一记,就痛得死去活来。

最要命的是鸠丹媚,就像是个刺猬,根本碰不得。但消极闪避,一味挨打又不行。我只好安慰自己,虽然每次打中鸠丹媚时,都如遭电击,但总算摸了她不少地方,也不算吃亏。苦中作乐四个字的真义,被我领略得淋漓尽致。

就在不断的挨打中,我的打斗经验逐渐丰富,动作日益灵巧,魅舞之技也越来越纯熟。一些基本的妖术,我也全学会了。只是吸食日月精华时,精气一到体内,就会被鼎炉吸收。问了鸠丹媚,她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只好糊里糊涂地修炼下去。

一清早,我刚睡醒,“啪嗒”,一个墨绿色的东西就被抛上金螺,椭圆形的,散发着腥味。鸠丹媚湿淋淋地从海中跃出,对我叫道:“趁新鲜,快点吞下去。”

我拾起这个墨绿色的东西,苦着脸问:“这次又是什么海兽的内丹啊?”

“是海花蛇妖的内丹,已经成形了。”鸠丹媚笑嘻嘻地回答,这几天,她深入大海,捕杀了好多海兽妖怪,挖出内丹,给我服用,说是能够增强妖力。这片海域的低级妖兽也真倒霉,被她消灭得差不多了。

内丹大多又苦又涩,很难吃,我只好一口咽下。墨绿的内丹入喉,立刻化作一道凉津津的液体,流进内腑。丹田内的鼎炉自动升起,吸入液体。

鸠丹媚欣然道:“小色狼,今天该我陪你过招了。”腰肢一扭,左手向我抓来,鲜红色的蝎针在指尖闪闪发亮。

“刚吃完就打,不利于消化啊。”我纵身跃起,施展魅舞,避开蝎针,手臂轻柔撩向她的小腹。不等鸠丹媚招架,我忽地弯腰,左腿屈起,右脚轻点她高耸的乳峰。

“小色狼,总是盯着这个地方打。”鸠丹媚风情万种地一笑,一根蝎尾倏地钻出臀部,快似轻烟,向我脸抽来。

蝎尾后发先至,我只好收脚,身体骤然下翻,闪到鸠丹媚背后,一个倒立,头下脚上,双掌划过两个美妙的圆弧,不偏不倚,重重地拍在她丰|满的屁股上。好痛!我怪叫一声,缩手,闪开急速刺来的蝎尾。脑海中,还回味着弹力十足,高翘圆润的臀部带来的销魂滋味。

要不是被施咒,手感一定一流。

观战的海姬狠狠瞪了我一眼:“小无赖,下流!”

鸠丹媚朝海姬眨眨眼:“昨天他也摸了你一下,你似乎没骂他下流嘛。”

海姬晕生双颊:“我,我是不屑说他。”

我振振有辞:“动手过招,打到哪里都有可能。只是男女授受不亲,你们三个嘛,似乎都被我摸到过。这个,这个……”

不等我说完,雪莲上的甘柠真,倏地向我飘来,海姬和鸠丹媚也同时向我扑来。糟糕,我犯众怒了!我刚要举手求饶,却发现,三个美女的目光并没有看着我。一道波浪从身侧激起,化作一根凌厉的水箭,又快又急,射向我的肚子。

“小心!”三个美女异口同声地叫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