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册 美女保镖 第七章 冤大头

绣凤的金丝锦被,软软的,闻起来喷香。我躺在华丽的牙床上,飘飘然,就像睡在了云端里。

临走时,有个侍女还偷偷拧了一下我的屁股。

厢房里,只有一张床,原本欧阳圆要加床,鸠丹媚说不用了。想起欧阳圆呆如木鸡的表情,我就想笑。

一男三女同床,我开始想入非非。海姬瞪了我一眼:“几个狐狸精把你乐坏了吧。”

“狐狸精?”

“哼,只有你看不出来,那些侍女都是狐妖。没出息,被几个低级小妖迷得晕头转向。”

我不服气地嚷道:“狐狸精怎么啦?低级小妖又怎么啦?我就是喜欢她们,就是瞧不起某些高高在上的人!再说了,我也是个低级妖怪,海武神,你和我走在一起,真是辱没你了。”

海姬哼了一声:“我可没说你低级。”

我扭过头,又道:“你的命好,高贵,是脉经海殿的女武神。但如果你一生下来,就是个低级小妖,还能像现在这么趾高气扬吗?”

海姬呆了呆,甘柠真看了我一眼,指尖吐出一朵雪莲,转眼放大,冉冉浮在半空。甘柠真轻盈跃上,躺在雪莲花里,沉默无语。

鸠丹媚袅袅走过来,妩媚一笑:“有什么好吵的?海姬就是这个脾气,又不是故意针对你。何况高低贵贱,自古就有,那都是天意。对了,你白天看中的那个铜盒,一定有点古怪吧。”伸手一探,从我怀里掏出了紫铜八角盒。

我欣然道:“这个铜盒不同寻常,你帮我看看,到底有什么鬼门道。”

鸠丹媚摸弄了半天,摇摇头:“没什么特别的地方,这个东西,最多只值几钱银子。”

“我看看。”甘柠真忽然道,伸手一招,铜盒倏地飞起,投入手心。她仔细看了一会,突然闭上眼睛。一朵透明的莲花从她额头绽出,花瓣一张一颤,犹如一只眨动的眼睛。

过了很久,莲花轻轻溅开,散作了一丝水烟,甘柠真慢慢睁开眼,把铜盒抛还给我,淡淡地道:“里面有夹层,藏的是一张绢纸。”

我惊讶地看着甘柠真,鸠丹媚抓起铜盒,“呲啦”一扯,把它硬生生撕开。一张泛黄的绢纸飘了出来,写满红色的蝇头小字。

“久闻甘仙子的莲心眼能洞穿金石,果然厉害。”鸠丹媚娇笑一声,拿起绢纸,低声念道:“云光石流飞丹——丹鼎方秘述之第九品。咦,我好像听过这个名称。”

“云光石流飞丹,那是昔日丹鼎流的入门秘道术。”甘柠真道,停顿了一会,又道:“丹鼎流的秘道术以炼制丹药为主,分为九品。丹鼎流神秘灭亡后,这一派的秘道术也就从此失传。林飞你自身便是一个鼎炉,云光石流飞丹,也许对你有点用。”侧过身,她再也不瞧我一眼,似乎睡觉了。

奇怪,这个冰山美人,今晚怎么对我特别热心?

鸠丹媚把绢纸还给我,懒洋洋地道:“原来只是炼丹的心法。”

我随手接过绢纸,啊?我能动了!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举举手,踢踢腿,灵活自如。

我哈哈大笑:“欧阳圆这个骗子,还说要躺一晚上。老子几个时辰就生龙活虎。”

海姬哼道:“他没有骗你,只不过你是天生的鼎炉,所以能轻易炼化朱果。”

鸠丹媚趁势躺在床上,对我睒睒眼:“小色狼,和我一起睡吗?”

我悻悻地咽了口唾沫,这时候,我莫名其妙地出了一身臭汗,体内热烘烘的,周身血液就像是一只小老鼠,窜来流去,十分活跃。整个人觉得神清气爽,目光所及,窗外的深沉夜色,犹如白昼般清晰。我想大概是吃了朱果的关系。

鸠丹媚和甘柠真都睡了,海姬伫立在门口,一动不动,我坐在地上,仔细看着绢纸。

云光石流飞丹,的确是丹鼎流的炼丹心法,不过是最初级的第九品。根据绢纸上所说,必须配齐药草,放在铜炉内,加上什么硫磺、五金、云母之类的东西,再配合心法炼制。日他奶奶的,这个心法没什么用啊!我现在最需要的,是让我立刻变强的秘笈,而不是炼什么狗屁丹药。

“喂,喂。”海姬在低声叫我。

我哼了一声,不理她。

海姬咬了一下嘴唇:“林飞。”

我促狭地道:“叫我低级小妖就行了,何必这么客气。”

海姬狠狠瞪了我一眼:“小气鬼,人家又不是看不起你,只是瞧不惯你对那几个狐狸精色迷迷的样子。”

月光洒在窗框上,像是一层薄薄的白霜。海姬沐浴在月光里,凝视着我,肌肤胜霜,发如金丝,艳丽得像是一个幻影。我忽然有点自惭形秽,低声说:“瞧不起我也没关系,反正我习惯了。”

海姬瞄了一眼甘柠真和鸠丹媚,悄声道:“其实和你斗嘴,蛮有意思的。在北境,大多数人都对我毕恭毕敬,像是一块呆木板,弄得人家闷死了。只有你,不把我放在眼里,我反倒欢喜。”

我目瞪口呆,我靠,美女你有点受虐倾向啊。

海姬又道:“今天你抢喝朱果的时候,欧阳圆的脸色真够可笑的。这个家伙,过去总是缠着我,烦都烦死了。”

我恍然道:“原来他喜欢你,难怪会拿这么稀罕的朱果汁讨好你。”

海姬满脸不屑:“他不过是想通过我,搭上脉经海殿这座靠山罢了。嘻嘻,明天,你帮我捉弄捉弄他。因为他和脉经海殿关系不错,所以我不方便给他脸色看。”

我贼兮兮地道:“那要看你给老子多少好处了。”

海姬对我粲然一笑,艳光四射:“你可真够无赖的!鸠丹媚叫你小色狼,我就叫你小无赖,好不好?”

牙床上闭着眼睛的鸠丹媚,忽然“噗哧”一声笑了。海姬脸红了一下,转过身,不说话了。

不一会儿,她双目微闭,浑身金光流动,仿佛入定。

我在地上躺了一会,但睡不着,吃了朱果以后,精力特别旺盛。反正闲来无事,我就照着绢纸,练练云光石流飞丹。

没有炼丹的鼎炉,我就想象自己的身体,是一个丹炉。没有药草,我就把体内不停流窜的血气,当作药草。

“以石为堤防,云入乃优游。两物相含受,变化状有神。先液而后凝,云石互换形。下有流光石,云蒸须臾间。二者以为真,云光石流飞。”我默念绢文,开始修炼,渐渐地,体内血气被我控制,一分为二,浊气如石,向下沉淀,清气如云,向上升起。

我的身躯像是被割成了两截,头向上飘,脚往下沉,哈哈,还挺好玩的。接下来,就是“云石互换形”,要把刚才的浊气、清气颠倒,这个很难练,我试了好久,都做不到。

正练得起劲,额头突然发热,脑门“轰”的一声,玛瑙珠悠悠转动起来。整个肺腑,一片炽热,就像是一个烧红的丹炉。

“怀玄抱真,伏炼九鼎。”刹那间,我脑海中闪过绢文上的一句话,福至心灵,我立刻意守肺腑,进入冥想,恍惚中,从丹田内升起了一座鼎炉,浊气、清气在炉内流转,清气仿佛化作了一块石头,急速沉下,而浊气化作云烟,袅袅上升。

鼎炉一涨一缩,石头流光,云气蒸氲。

不知过了多久,我低喝一声:“二者以为真,云光石流飞。”

“嗡”,我浑身剧震,鼎炉喷出一团异物后,缓缓没入丹田。异物在我体内乱窜,像一匹脱缰的疯狂野马,连续窜了十来圈,猛地炸开,像千万丝水银喷泻,流过周身百脉。

一股清冽之气充斥体内。我好像脱胎换骨一样,轻悠悠,洒洒然,如同要乘风飞去,体内流动着的,仿佛不再是血液,而是一道道流光飘忽的液体。

甘柠真说得没错,云光石流飞丹,对其他人来说,仅仅是炼丹的心法,但对我这个天生的鼎炉,却等于是度身定做的修炼法门。丹鼎流恐怕做梦也没想到,多年后,云光石流飞丹会被我修炼出了一片新天地。

我凝视着绢文,想了想,将它记熟后烧毁了。云光石流飞丹练到这一步,已经小成了,按照绢文所述,将鼎炉内的液体最后凝固成云石精,才算大功告成。今后,我只要勤加修炼,日子久了,就能达到这一步。

想到另外八品丹鼎流的炼丹心法,我不禁心痒痒的。不知道它们流散在哪里,要是全都得到,详加参研,我一定能逃过十年的小劫吧。窗外,曙色映白,不知不觉,我已经修炼了整整一晚。

这一生,我好像都在忙碌,为了活下去,不停地忙碌。

“小无赖。”身后传来鸠丹媚腻人的声音,我扭过头,瞪了她一眼:“干嘛偷听我和海姬说话?”

鸠丹媚嘻嘻一笑,忽然惊讶地盯着我:“啊呀,你气色不同了。双眼灵气飞动,是朱果的作用吗?”

我得意地道:“是不是我变得厉害了?”

“还差得远。”甘柠真飘然落下,雪莲徐徐缩小,钻入指尖。

海姬浑身金光散去,对我看了几眼,点点头:“真的神采奕奕呢。”

我自夸自赞了几句,走出厢房,一大早,宅楼内就有不少侍女在忙碌,见到我们,纷纷弯腰行礼。

“不用行大礼,我可不习惯。”我笑嘻嘻地凑近侍女,深深一嗅,虽说是狐狸精,却没有狐臭,香得很呢。

欧阳圆出现在回廊的拐角处,向我们走来,满脸笑容:“各位睡得可好?经三位仙子一住,今后在下的这座宅楼,一定身价倍增,名震北境了。”

真是个马屁精,我冷哼一声,马屁这玩意,只有拍在自己的屁股上,才会舒服。拍别人,那就是阿谀奉承了。

“欧阳城主,我们该走了。”我开口道。

欧阳圆笑道:“何必急着走,今天,会有几个客人来这里交易宝物,都是罕世之珍,各位不想瞧瞧吗?”

我心中好奇,于是大大咧咧地道:“既然城主热情挽留,我就给你这个面子。只是这份人情,城主怎么回报呢?”

欧阳圆一愣,又笑道:“我早就为各位备好了厚礼。”双掌一拍,一会儿,几个侍女捧上了四色礼盒,正要分别交给海姬她们,却被我抢过,三下五除二,扯开包装的丝缎。

日他奶奶的,都是些草啊、丹药啊之类的,我还以为是金银珠宝呢。不过,老子的鼎炉正好进食。我抓起药草,一股脑儿塞进嘴,生吞了下去。

欧阳圆的脸色有些难看:“林公子,这些都是很宝贵的丹药。”

我砸吧着嘴,把手搭在海姬的香肩上:“不用担心,我吃得再多,也不会比你胖。咦?你瞪着我干嘛?还不去准备早饭?”

欧阳圆走后,海姬“啪”地打落我的手,嗔道:“毛手毛脚的小无赖。”

我挤眉弄眼:“还不是为了你?有我这么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高大威猛、金枪不倒的情敌在,肥佬一定会知难而退。”

海姬正色道:“你别看欧阳圆一团和气,其实是个厉害角色,你要小心点。”

“有美女们护驾,天塌下来当被盖。反正他想巴结你们,我就借机要点好处,让他当一回冤大头。”我哼着小调,走进大厅。用完早餐,蜥蜴妖走进来,低声道:“客人都到齐了。”

欧阳圆点点头:“请他们进来,你守在外面,如果有人闯入,给我格杀勿论。”

侍女们清理完桌子,又抬进来八扇大理石镶面的紫檀屏风,绕着圆桌摆好,关上窗户,退了出去。

三个美女盯着紫檀屏风,露出深思之色。这时,六个人急冲冲地走进大厅,个个戴着五彩面具,还不时地四处张望。见到海姬她们,都呆了呆。为首的一个高瘦汉子向后退了一步,厉声道:“怎么还有外人在?”

欧阳圆笑了笑:“你放心,我欧阳圆负责的买卖,从来不出差错。她们是我的朋友,决不会泄漏交易的内容。”顺手关上大门。

一个矮子低声道:“别说废话了,快点交易。东西扎手,卖完后我们得赶紧离开。”

另一个身材颀长的人松了口气:“原来是名动天下的甘仙子、海武神和鸠丹媚小姐,难怪城主敢接下我们这一趟货。有三位在这里,我们可以喘口气了。”

我心中一动,看着欧阳圆眯起的笑眼,感觉像是被他算计了。

高瘦的汉子沉吟了一会,毅然解下背上的包袱,放在桌上,轻轻一抖,滚出了一颗东西,在桌上滴溜溜地转动。

这是一颗椭圆形的珠子,雪白莹亮,形状像葡萄,仔细看,珠子表面暗生红色纹路,红纹有点像虫卵,还在蠕动。最奇异的是,从放到桌上开始,直到现在,珠子始终转动,一刻不停下。

海姬娇躯一震:“是雪魄脑!”

高瘦的汉子点点头:“海武神好眼力,雪魄脑的价值,不用我多说了。”说完一挥手,矮子从怀里掏出第二件东西,竖在桌上,是一块翡翠玉版,碧绿欲滴,十分可爱。玉版上,密密麻麻地刻着一群跳舞的怪异生物,长着许多条手臂,一条腿,舞蹈姿态奇异。

鸠丹媚忽然颤声道:“难道是魅舞?”

高瘦汉子嘿嘿一笑:“烟波生,魅舞传。失传了几千年的魅舞玉鉴,放入水波中,便知真假。”

鸠丹媚美目中闪过炽热之色:“传说魅舞是一种古老的生物——魅的舞蹈,不但是舞技,还暗藏一种必杀的武技。”

高瘦汉子轻咳一声,压低了声音:“最后一件货,是通往自在天的地图。”

“你说什么?”三个美女异口同声地叫起来。欧阳圆笑了笑,神色镇定,显然早知道了。

颀长汉子蹲下身,撩开裤子,从小腿肚上,轻轻揭下一片薄薄的皮,放在桌上。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盯着这片巴掌大的薄皮。

高瘦汉子道:“虽然地图残缺不全,也无法确认真伪。不过,这份破损的地图辗转经过十六个人手中,而这十六个人,都一一神秘死亡。其中,包括红尘天的龙蝶妖王。”

我浑身一震,难道龙蝶的死,和这张地图有关?

欧阳圆深吸了一口气:“雪魄脑,魅舞玉鉴,自在天的地图,一件比一件珍贵。不过红尘天除了如意城,恐怕没人能接,也不敢接下这样大的买卖。说吧,你们想要什么?”

“他——们——什——么——也——要——不——了!”生硬的声音,如金石迸裂,破门冲入!

我听到第一个“他”字时,大门被震得粉碎,听到“们”字,一具尸体直飞进来,七窍流血,正是蜥蜴妖。

我眼前一花,一个人鬼魅般出现在大厅内,跨步、侧身、挥拳!

“咚”,拳头击出,像是一面石鼓击响,几个戴着面具的人没来得及吭一声,就浑身溅血,横七竖八地飞了出去,只剩下那个高瘦汉子,仓惶飞窜,躲到欧阳圆身后。

这时,“什么也要不了”六字才刚刚说完。地上,却多出了六具尸体。

我浑身发冷,来人太可怕了,短短一瞬间,就连杀了五个客人,而我几乎没看清他的动作。我忽然意识到,在北境,我是多么弱小。三个美女不动声色,伫立在我身前。

来人戴着竹笠,遮住了脸,只露出一双眼睛闪动着冷漠的光芒。他一步步向高瘦汉子走去,走得很慢,每一步重如磐石,“咚咚咚”,像敲击的擂鼓。

高瘦汉子颤声道:“他来了,欧阳城主,你答应过,要保证我的安全。”

欧阳圆不动声色:“你放心,如意城这么多年的名声,不是纸糊的。”目光盯着来人,笑容可掬:“不知阁下尊姓大名?”

“石九郎。”来人涩声道。

欧阳圆从容道:“石兄追杀我的客人一路到此,又破我门外禁制,杀我手下,如此横行无忌,未免太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如意城虽小,但多年来的规矩,却不容任何人破坏。”

石九郎面无表情:“别跟我说废话,交出我要的东西,否则你们都得死。”

鸠丹媚忽然轻呼一声:“你不是魔刹天的石曲曲嘛,什么时候改了名字,叫做石九郎了?”

石九郎盯着鸠丹媚,神色一凛:“我道是谁,原来是九尾蝎妖鸠丹媚。现在的石九郎,只是一个奴仆,石曲曲的本名早就遗忘了。”

鸠丹媚讶异地道:“你做了别人的奴仆?什么人有那样大的本事,居然让你甘心为奴?”

石九郎哼了一声,目光射向桌子上的三件异宝,身形飞起,五指如钩,刚扑到桌前,八扇紫檀屏风骤然射出耀眼的紫光,犹如一道光墙,将石九郎震了出去。后者在半空一折,猛然掠向高瘦汉子。

拳风铿锵,犹如击鼓。

高瘦汉子吓得脸色发白,躲到欧阳圆身后,欧阳圆目光闪动,忽然像一条游鱼般滑开,高瘦汉子来不及躲闪,被石九郎一拳击毙。

欧阳圆淡淡一笑,也不动手。我心中恍然,欧阳圆这个家伙,分明是借石九郎的手,除掉六个客人,从而白吞这三件宝贝。

欧阳圆悠悠地道:“石兄,杀人容易,取宝却难呢。”

石九郎冷笑一声,盯着紫檀屏风,后背耸动,忽然升出一根粗壮的石柱,轰隆隆旋转,石柱上雕刻着一只三头六臂的怪物,像活的一样,蠢蠢欲动。

石九郎抱着石柱,盘旋而上,灰白色的光射出石柱,石九郎身体扭动,竟然和三头六臂怪物融为一体!

一声吼叫,三只脑袋的石九郎扑向屏风,六条手臂风车般旋转,将八扇屏风射出的紫光绞碎。眼看他就要抓住三件宝物,鸠丹媚咯咯一笑,迎了上去,五根艳红的针钻出指甲,抓向石九郎。

石九郎被迫后退,扑回石柱上,涩声道:“鸠丹媚,你什么时候变成如意城的走狗了?”

鸠丹媚舔了舔嘴唇:“这三件宝贝,谁都想要,不是么?姓石的,你不过只是一块成了精的顽石,也敢和我争吗?”

石九郎喝道:“鸠丹媚,别不知好歹,别人怕你,我可不怕!”

欧阳圆微微一笑:“石兄,当着鸠小姐、海武神和甘仙子的面,你如果能抢了这三件东西,那我还真服你。”

石九郎浑身一震,目光扫过甘柠真和海姬,露出惊骇的神色。

欧阳圆道:“各位千万不能让他溜走,否则三件宝贝的消息泄漏,我们后患无穷。”

海姬冷笑一声,我明白了欧阳圆的如意算盘,他早就收到了石九郎追杀六个客人的消息,因此一开始,就打算利用三个美人,替他挡灾。这三件宝贝,更是他利用美女们出手的诱饵。日他奶奶的,我们没拿到他多少好处,反倒被他当枪使,做了一回冤大头。